1864.第1864章 在她面前,从不屑做君子

    害羞?

    他若不说,连她自己都快忘了自己现在的感觉可能是害羞了……

    但,嘴硬的女人不可能承认这一点,还很不高兴地掰着他的大手:“你……”

    她越是这样,他便抱得越紧,还很邪恶地:“这两夜我们不都是这么睡的么?有什么好害羞的?”

    听到这个理由,苏翎直接就拿来当反击:“你说得不错,这两夜我们都是这么睡的,我有什么好害羞的?”

    “那……”

    反手拐他,苏翎的脸已红了,好在窗帘一直都关着,所以室内的光线暗到她不用为自己的脸红而紧张。

    她只是继续武装着自己,还大声地表示:“我病了……”

    “你这样的病不影响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

    察觉到他的意图,她不但不同意,反而挣扎得更厉害:“如果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不是为了怀孕而准备,那就没必要做。”

    “怎么会?我要做的接下来的事就是为了让你怀孕啊!”

    闻声,苏翎不满:“重病的女人,不适合怀孕,生的孩子更不适合救哥哥……”

    聂铭风无语,但对于她的担心,他却一点也不在意。

    反正,要救小耳朵的也不会是这个还未出生的孩子,反正,也不是他做这一次就一定会怀孕,所以,他的手开始不安份起来,一点一点地向下滑着。

    直到,马上就要抵达目的……

    极快地伸手,阻拦了他手的去向,苏翎很直白地拒绝道:“我不拒绝和你亲近,不是因为我愿意,而是因为我必须…但现在,必须这一条也不符合,所以……放开我。”

    “不放!”

    之前接连被这个女人套路了两次,这一回,她就是说什么他也不想听了。而且,这两天因为她生病,他根本就没敢对她怎么地,总算今天她好一些了,他又怎么可能放过她?

    更何况,她都答应要嫁给自己了,那他就完全可以合情合理全合法地,跟她睡……

    “聂铭风,你别这么无赖好不好?”

    “难道你真的不知道么?”

    说着这话,他笑了,然后,一低头咬住她小小的耳珠,吮了一下,才笑吟吟地:“在你面前,我天生就是个无赖……”

    苏翎:“你居然不以为耻,还反以为荣?”

    “谁让我是个无赖呢?”

    声落,腹黑的男人再不给她开口的机会,直接就把她反摁在了床上,再然后,毫不犹豫地堵住了她的嘴。

    试着挣扎,但身上的男人如山,苏翎在被她堵住嘴里,只能艰难地发出几个难辩的音节:“唔……会……会传染……”

    笑着应她,情动之下聂铭风的声音极具感染力:“我……喜欢……被你传染……”

    聂铭风确实没有撒谎,在苏翎的面前,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当君子。

    君子是什么?

    想亲不能亲,想抱不能抱,想上还不能上……

    对聂铭风来说,这种人活着就是大写的两个字:矫情!

    既然做无赖的福利那么好,他为什么还要做君子?

    去他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