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6.第1846章 没经历过,永远不懂那有多痛

    虽然顾浅浅真的很希望,苦了一辈子的父亲母亲能幸幸福福地安度晚年,但,看如今的情况,还得慢慢来……

    在父亲期盼的眼神中推开母亲的房间,顾浅浅进去的时候,叶绮罗正坐在一楼的窗边看风景。

    说是一楼,但因为陆家大屋的下面还有地下室,所以,一层朝外,也是不错的风景。

    顺着母亲的视线,恰能看到一对相偎的倦鸟……

    那画面看得顾浅浅心神一动,当时便半开玩笑地问了母亲一句:“妈,您要一直不理我爸到什么时候呀?”

    仿佛这时才注意到房间里多了一个人,叶绮罗回神过来,脸上的纱巾恰被窗外的微风吹拂起一角,那狰狞的伤疤便直接暴露在顾浅浅的眼前。

    不是第一次看到母亲的脸了,但每看一次,她都忍不住露出心痛的表情。

    看到女儿的神色,叶绮罗很快扯过纱巾将脸挡住,还笑说:“我有不理他吗?”

    “来这儿都十天了,听说您一句话也没跟我爸说过,这也叫理?”

    闻声,叶绮罗笑了一下,反应很淡:“该说的时候,自然会说,这不是你小孩子能操心的事……”

    “妈,我也当妈了,不是小孩子。”

    “那就管好你自己的孩子和老公,爸爸妈妈的事,让我们自己来处理,行吗?”

    顾浅浅:“……”

    进屋的时候,她其实还挺不理解母亲的,毕竟是自己深爱过的男人不是吗?26年不认也就算了,这现在都相认了,不理不睬又是要闹哪样?

    但,就刚才那一下,只看了母亲的眼一眼,顾浅浅又在心里怨起了自己。

    没有经历过的,永远不懂那有多痛……

    别的不说,就母亲的那张脸,每天只要看一眼,大约就能记起那些不好的事,又如何能那般轻易的原谅父亲?

    所以,这么一想,她又觉得自己根本没什么资格怨母亲……

    毕竟,她曾吃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罪,现在又有什么义务一定要因为别人的期待,做自己并不想做的事情呢?

    很自责,所以顾浅浅再不多说这些话,只安安静静地坐到了母亲的身边,顺手便将父亲刚刚让自己拿来的资料交到了母亲的手上。

    “您的脸,想让这位医生给您治,这是他的从医资料,您看看……”

    不等女儿说完,叶绮罗笑着摆手:“这种事情,你们定下来就好,不用问我。”

    顾浅浅眨了眨眼:“那可是您要做手术,首先得您满意啊!”

    “你为我安排的,必然是最好的医生,我还能不信……”

    这无条件的信任,顾浅浅一听便红了眼圈,当时便蹲到了妈妈的脚边,将头枕在她腿上,幽幽道:“我一定会想办法让您恢复以前的美貌的。”

    这一点,叶绮罗比女儿看得开的多。

    所以伸手轻抚女儿的长发时,只浅淡地说了一句:“美貌什么的,我也不强求了,只要能见人就行。”

    “不!”

    顾浅浅摇摇头,态度很坚定:“我一定要想办法恢复您以前的容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