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0.第1780章 肉偿这种事,我可真不行

    骁爷说十五分钟就到,还真就踩着点来。

    十五分钟,一分不差,一分不少……

    只是,人到了后,脸却肿得厉害,且很不高兴:“不说叫他来的么?”

    “你说十五分钟,人家又没说十五分钟到……”

    白岑骁吃了一噎,没话了,但脸还是肿得厉害,陆战北可不管:“你来早点也好,在容二来之前,咱们先说点正经的……”

    换言之,容二来了,正经的就说不成了。

    这话……

    白岑骁算是听明白了,肿着的那张脸总算是收了很多,然后,单刀直入,毫不扭捏地:“那件事我已经听说了,不过,有我家老爷子压着,我也不能明着帮你打击凌大伟,他会不高兴的……”

    听到这里,陆战北可算是明白了。

    原来,刚才他一直说有事有事的指的是‘不能来见他’这件事,好在他够机智,直接给他下了重料,要不然,这小子今晚还真就不肯来了。

    不过,到底人还是来了,陆战北也不计较这些小问题,也直言:“没让你出手,就想让你给点消息,准确的。”

    “那个人死了……”

    白岑骁没有明说那个人是谁,但陆战北立刻意识到他指的人是那个伤了叶绮罗的凶手。

    不过,那人似乎前两天才刚刚抓到,就死了?

    “怎么死的?猝死?打死?”

    “自杀,还留了遗书……”

    闻声,陆战北笑笑,呵呵一声:“那种人渣还有羞耻心知道要自杀?你要我相信这是事实?”

    “相不相信这也是事实,而且,他在死之前已经认罪了。”

    说着,白岑骁自顾地灌了一口酒,才说:“就在他的遗书里对所有罪名供认不讳,甚至提到了你们那段录音,说是当时随便说说的,当不得真……”

    “随便说说?”

    谁都知道那话信不得,但,大家都是明白人,所以白岑骁也没跟他客套:“死无对证,再加上也没有其它直接的证据,还有凌大伟间接干预,现在要想证明你那岳母是顾锦途派人所伤,挺难的。”

    陆战北:“……”

    “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话落,白岑骁长手一伸,直接越过自己面前的酒杯取了陆战北的酒,尝了一口后,又说:“比如,舍近求远。”

    他这一句,正合了陆战北的本意:“你是让我放弃现在的案子,从26年前开始追查?”

    “以顾老太太的谨慎程度,26年前的资料要么就是毁了,要么就是被她收了起来了,但如果是后者,就看你有没有办法弄出来了。”

    这一点,陆战北也想过,只是:“如果有,倒也不难弄出来,就怕是没有……”

    “这边我会尽力帮你找,但……毕竟是26年前的案子,希望不算大。”

    “不管怎么样,谢了……”

    闻声,白岑骁又不高兴地瞥了他一眼:“谢谢是用嘴说的么?”

    “肉偿这种事情,我可真不行……”

    半是调侃地开他玩笑,陆战北还笑言:“还得养精蓄锐,回家给老婆交公粮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