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4.第1744章 怎么能一上来就脱?

    两清?

    她果然还是不够了解他这种人……

    在聂铭风的世界里,只有他可以两清别人,没有别人清他谈两清的这种可能。更何况,现在正极力和自己撇清关系的女人是苏翎。

    那就更没有这种说法了,因为,从他知道她为自己生了个儿子的那一刻开始,他就没打算再让她们母子离开他。

    不过,纵然他心中已有了答案,但,表面上很多话还得说清楚。

    大手,故意不安份在她背后来来回回地游动着,他吊着眼角问她:“什么叫两清?”

    “孩子归我。”

    “这可不行……”

    开什么玩笑?

    以为儿子不是自己的种的时候,他都打算要带回家去养了,现在知道是自己的了,还怎么可能放手?

    “如果不行,那就算了。”

    算了?

    这事儿可不由她说了算,将想逃走的女人的复又重新带回怀里,聂铭风一脸痞气道:“我只能答应你,孩子你亲手带,但,这是我儿子,要归也是归我们俩,不是你或者我。”

    “好,就孩子由我带,但我还有一个条件……”

    黑眸幽沉,苏翎一本正经地算计着他:“在孩子生病的期间,不许你再用现在这种方式来打扰他治疗……”

    “成交……”

    他答得痛快,苏翎却在听到如此回复时有些恍神。

    这就成交了么?

    所以,接下来……

    ——————————————

    接下来的事情根本不由她说了算……

    聂铭风因为从小的生活环境,于是造就了他天生就唯我独尊的个性,他这辈子就让过两个人。

    一个是已故去的凌薇萱,还有一个,也就是现在的苏翎了。

    曾以为,他这辈子算是栽到两个女人的手里了,但现在,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试着证明他这辈子栽的那两个女人,其实根本就是一个人。

    她骂他禽兽,她骂他恶心……

    她还骂了他很多很多,他都认了,只要能用他自己的方式证明他想证明的一切,接下来的,她怎么骂他都可以。

    修长的指,绕过她已被剪短了的发尾来到她的颈窝。

    顺着向下,向下……

    寻着那红色长礼服后领,在她前上的某个点轻轻一弹。

    嘣地一下……

    食指轻勾,他已熟练地隔着红袖解开了她的胸衣。

    骤然而松的束缚,弹跳着直击苏翎的心房,胸衣应声而开的同时,她整个人已是下意识地抱在了胸口。

    这人,怎么不按顺序来呢?

    就算是要做,一开始不都是……要意思意思一下么?

    怎么能一上来就脱?

    不过,聂铭风原本就是那种人,于是大手一挥,她红色的长裙先是被半褪在腰间,然后,上半身最后的屏障在半空中划出一道细长的圆弧,孤单地落在了房间的地毯上。

    不是第一次和他欢好,也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身体。

    但如此清醒而对面对的情况,还是令她羞涩难当,双臂环圈在胸口,她执意遮挡住那两团雪白。

    可他却轻轻摇头,直接将她半推了换了个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