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2.第1732章 放了孩子,有事冲我来

    那么了解这个男人,所以一眼便读懂了他的表情,苏翎冷笑:“想不起来了对不对?那我提醒你一下,我说,我和陆战北没关系,我说,你是我第一个男人……”

    听到这里,聂铭风可算是什么都想起来了,但,他还是不甘心地:“我怎么可能是你第一个男人?你明明……”

    “没有处子血对不对?”

    这种事情由自己说出来还真是难堪啊!

    可是谁让她命不好遇到了这样一个男人?

    在沉默了多年之后,苏翎终于就那件事开了口,还反问他:“谁说没有的?只是你不记得罢了……可你不记得的事情就能当成是没有么?”

    有时候,苏翎也觉得自己真的很犯贱……

    爱他这么多年,她几乎没有一天好受过,可纵然如此,她还是爱他,还爱得死去活来。

    八年前,他眼疾治好归来,她打扮得跟个花仙子的在桥边等他,可等到的却是他痴看着凌薇萱微笑的侧影。

    一开始,是自卑……

    因为真的觉得自己比不过凌薇萱所以才不敢主动上前,可她怎么能想到,就因为那一时的迟疑,之后又是错过的四年。

    那四年,她听了太多太多他疼着那个女人宠着那个女人的事迹,可纵然如此,她还是趁着公干之机,偷偷跑去了他的身边。

    那一晚,就是那一晚她把自己交给了他……

    事后,她虽然主动离开,可她怎么能想到,他却再也没找来。

    她原以为,他不找来是因为他对那一夜完全无所谓,可后来,后来她才知道……他不记得!

    十一年前,他记得她却错认了凌薇萱。

    八年前,他不记得她后还是错认了凌薇萱。

    那个女人就像是他们之中的魔咒,于是,她终于告诉自己要死心,不死心又能怎么样?

    他的眼里,根本没有她不是么?

    带着这般绝望的心情一直生活着,直到,三年前他又以那般的姿态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明明说好了不要再理他,明明说好了……再不要沦陷!

    可她还是傻乎乎地……

    万般委屈在心头,苏翎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再说出来,但今天,她到底还是没能忍住:“聂铭风,你可真能啊!这辈子,你除了会欺负我以外,还能干什么?”

    聂铭风:“……”

    她刚刚说的……

    什么时候的事?他怎么不知道?

    他们在一起的那天晚上他记得很清楚啊!事后,他还想着要换床单,可后来,凌乱的床上什么也没有……

    他在西方国家生活过多年,对于是不是处子这种事根本就不那么介意。

    但,他当时确实是因为那件事而误会了苏翎,几乎是当时就断定了,苏翎的第一个男人是陆战北……

    毕竟,那天晚上,他在陆战北的高层公寓下守了一夜,没守到她出来,却守到了顾浅浅去捉奸。

    之后,顾浅浅绝望而走,他也就……

    认定她一定是和陆战北睡过了,所以,所以她当时告诉自己他是她第一个男人,他怎么会相信?

    但是,今天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难道真的还有什么事情是自己不记得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