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9.第1729章 是不是觉得我很犯贱?

    她无情,他就比她更无情。

    若她不肯就范,他会做的比现在更过份,虽然,他带走小耳朵的真实意图并不是伤害孩子,但嘴上还是故做狠毒:“不过,我保证,你敢让我伤一分,我就让你的儿子伤十分,你敢让我痛一分,我就让你的儿子痛十分,总之……我痛,他只会比我更痛……”

    “人渣!你简直是人渣……”

    听不下去了,苏翎气得全身都抖了起来:“你混蛋,我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她说要杀了他,可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

    苏翎后悔了,后悔得无以复加,她不该对这个男人还心存期待的,更不该故意支走哥哥给他可乘之机。

    如果今天小耳朵有任何的闪失,她不会原谅聂铭风,更不会原谅自己……

    双眼已哭肿,苏翎发狠扑了上去,双手死死地卡住了他的脖子:“放了我儿子,放了我儿子,要不然,我要你死……”

    她是真的在用力,力道之大是苏翎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

    聂铭风起初还算是淡定,可渐渐的,只觉得空气完全被阻断了一般,他想忍下去,看看这个女人会不会收手。

    可惜,她看上去似乎真的想要他死……

    最后的一刻,他终于重新扣紧了她的双手,艰难地问她:“你真的想杀了我?”

    窒息……

    他的双眼里已布满了血丝,苏翎看在眼里,渐渐的,双手都软了下来,再也使不上气力。

    可就算是手上松了力气,可她的眼底还是写满了狠色:“是,我要杀了你,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明显感觉到她的松懈,聂铭风布满红丝的双眸中亦同样闪过一丝苦涩:“那你到底是想杀了我,还是跟我同归于尽?”

    “无论我选哪一种,你都是一个死……”说着,苏翎的眼泪猛地流了下来,然后,她就在他面前直接哭成了泪人……

    再伤他不下去,苏翎原本还卡在他脖子上的双手滑了下来,人也在那种松动之下,彻底软了下去。

    要不是他及时伸手扶了她一把,她能直接跌到地上去。

    看着她在自己怀里哭得伤心欲绝,聂铭风的心比谁都疼,手,无意识地在她腰上施力:“好好说话,我只要你好好跟我说话,只要你肯,我就不会伤害他……”

    “可你已经伤害了!”

    从你诅咒孩子的那一刻,从你当着我的面抢走孩子的那一刻开始,你已彻底失去了做小耳朵父亲的资格……

    这些话她不说,可心里却已徘徊了数十遍!

    她恨他,好恨好恨好恨……

    “心疼了?”

    其实,她一哭他就心软了,恨不得什么都依了她,从了她。

    可就只有这一点,他是怎么也过不去心里那道坎,所以,她越是哭,他心里的痛就越沉:“呵!你对那个男还真是真爱啊!他不要你,你就守着他的儿子……”

    “是啊!是不是觉得我很犯贱?”

    闻声,聂铭风心头一哽,但最终还是恨声:“是,贱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