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5.第1705章 死蠢死蠢的聂铭风

    与许多大男人主义的男人一样,聂铭风对于处-女一说虽然没有那么极端的要求,但,他可以不是苏翎的第一个男人,但怎么还能不是她第一个孩子的爸爸啊?

    简直不能忍有没有?

    也许是他过于极端的情绪让顾浅浅觉得再这么暗示他也不会有太明显的效果,于是她干脆就明示道:“那你就没有想过,那孩子也许不是陆战北的孩子呢?”

    “怎么可能不是?”

    提到这个,聂铭风似乎是更气了,还说:“那天不还是你捉的奸么?他们在一起春宵一度,就在你的家里……”

    “喔!那天啊……”

    顾浅浅长长地喔了一声,这才明白聂铭风和苏姐的问题也是从那天开始的。

    但,那一天的事情苏翎的意思是她是应了陆战北的要求演的一曲戏,重点是,那是特意给自己看的。

    可是,给自己看的戏,不是应该给自己看了就行了吗?为什么连聂铭风也误会了?

    苏姐没有解释?

    还是说,苏姐解释过了,这个被爱冲晕了头的男人根本不相信?不过,想当时那种情况,顾浅浅自己都气成那样了,何况是聂铭风对不对?

    但,小耳朵是聂铭风的孩子这件事她一个外人虽不好直说,但与自己有关的事情,她总还是可以解释的吧?

    所以,单就那一天的事情,顾浅浅特意解释了一句:“那天是个误会啊!苏姐只是在我家住了一晚上而已,而且,当时我婆婆也在家……”

    “什么?”

    “我是说,那天是我误会了陆战北。”说着,顾浅浅还强调地补充了一句:“后来,他给我解释过了,所以……”

    原本听她说的前一句时,聂铭风还是很震惊的,可后面一听说是陆战北解释的,他又撇起了嘴:“他解释了你就相信?”

    面对如此质疑,顾浅浅几乎是毫不犹豫:“我爱的男人,我为什么不信?”

    聂铭风:“……”

    “而且,我确实和你不是一类人,因为如果今天我和你异位而处,我绝对不会不管小耳朵。”

    不是一类人,聂铭风也认可,但,后面的那个说法他就有些不高兴了:“谁说我不管了?我今天来就是来帮她儿子做配型的……”

    闻声,顾浅浅眸光一灿,也很激动:“那如果配上了,你会愿意帮孩子捐骨髓么?”

    “废话,不愿意我为什么来做检查?有病啊?”

    听到这里,顾浅浅几乎要欢呼了,甚至情不自禁地来了一句:“那大概也可以准备手术了。”

    其实,顾浅浅的意思是,他毕竟是小耳朵的爸爸,直系亲属骨髓匹配上的机率是最高的,说不定就能配上。

    配上了可不就得准备手术了么?

    但,这话说得太急,一说完她便意识到了不妥,正想解释说自己的意思只是期待可以马上准备手术,聂铭风却没好气地来了一句:“说得好像我一做就能配上似的。”

    得,顾浅浅刚才心里还在喊糟糕,感觉自己这一多嘴,似乎是要坏事了,结果人家根本就没意识到她在说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