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5.第1655章 额抵着额,唇抵着唇……

    我有多喜欢你,还要我说吗?

    心里有那么那么多的话要讲,但到了这种时候,却一句也说不出来。

    撩不起她的情绪,男人似乎更加卖力了。薄唇,贴着她的耳壳吞吐,每吮一下,就说一句情话。

    意乱情迷之下,顾浅浅只知道他一直含糊地对自己说着什么话,可他说了什么,她一句也没有听见去。

    额抵着额,唇抵着唇……

    耳鬓厮磨……

    男人的气息火热,却按捺着激涌的狂潮在卖力讨好她:“浅浅,浅浅,浅浅……”

    她闭着眼,不敢看他的脸,更不敢直视他的眼神。故意硬起心肠,用一种视死如归的口吻道:“要做就做,废什么话?”

    气血翻涌,听到这话时陆战北简直想要用拳头去砸墙。

    他都这样讨好她了,结果人家一脸不耐烦,这是有多嫌弃他啊?

    “你这话的意思,是让我快一点么?嗯?”

    瞧着她硬要跟自己的身体作对的倔强模样,陆战北想要征服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炙热的唇贴着她的耳背,说话时的呼出的气体全部喷在她敏感的肌肤上,男人邪恶地扯开她的衣衫。

    陆战北璀亮的黑眸锁着宛如罩上层水气般的迷蒙星眸,他慢条斯理的开口:“那我就如你所愿…”

    声落,男人的大掌破空袭来……

    轻扣她的下颚,墨黑的眼瞳生生望进她的眼眸深处,那锐不可挡的目光彷佛穿透了千年,要直闯入她的灵魂深处,窥看她的全部。

    她不肯就范,他便反扯着又将她的脸扭正:“除非你说为什么生我的气,否则,我会要你一整晚……”

    话说到尾时,陆战北的手劲加重,捏得她腮帮子都疼了起来。

    离得那样近,她能清楚地看清他那双莫测高深的黑瞳里闪烁的愠色,可她却丝毫不将那些感觉放在眼里,还冷哼:“你原本就打的这个主意吧?何必找借口?”

    借口?

    她说他是在找借口?

    其实,他若真想要她,何需要借口?

    陆战北的世界,素来就是顺着昌逆者亡,对这种事更加是说一不二,可她却这样看他。

    “我再问一次,为什么生气?”

    不想答他的话,顾浅浅倔强地咬紧牙关。

    为什么生气?他还要问为什么生气?

    呵!所以他到现在还没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或者说,在他心里,那种事根本就不是错的,所以才会……

    想到这里,泪眼更迷,顾浅浅忍不住便出言嘲讽:“因为讨厌你这样三心二意,又不负责任的男人。”

    三心二意?

    不负责任?

    陆战北此人,别的不敢说,但这两顶大帽子他确实不敢认……

    阒黑的眸仁跃动着复杂的光芒,他深深地看了她好几眼,然后,顾浅浅便感觉到下颚上的箝制陡然一松。

    还以为他这是要放过自己的意思了,可下一秒,男人低沉醇厚的嗓音已再度响起在她的耳侧:“很好……”

    沉默半晌,他徐徐开口,语气看似平淡,声音却异常的紧绷沙哑:“原来你一直是这么看我的。”

    “是,我一直就是这么看你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