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4.第1394章 有道理的话,总是很伤人

    休息室的门关得并不算严……

    所以,从顾浅浅和陆战北所立的方向很容易就能看到正伏在沙发上低泣的女子。

    漂亮的礼服已再不是她炫亮全场的重点,因为白岑曦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陆芯白的难过,如同海啸……

    闻之,不忍!

    顾浅浅红着眼睛,又抽了抽小鼻子,很难过地问身边的男人:“就留她一个人吗?”

    “这种时候,她大约也是不想见任何人。”

    “也是!”

    小舅舅说的她都明白,因为,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她可能也不想在自己最狼狈的时候见任何人,只是,她还是第一次看陆芯白哭得这样厉害。

    所以……

    “可我还是很担心她,这打击,毕竟太重了。”

    对此,陆战北反倒看得很开:“打击一下她也好,省得以后死心都死的不彻底……”

    “你说什么呢?”

    “既然不是因爱而结合,那么最好趁早就死心。”

    他毕竟长了她九岁,看问题自然要比顾浅浅深刻得多,再加上豪门联姻这种事情,原本就很少有幸福可言,所以,他很直接地挑明了事实:“越是要求越伤心,越是贪心越痛苦,芯白选了这条路,就得学会早早适应!”

    “你……干嘛要说得这么吓人呀?”

    小舅舅的话总是有道理的,可有道理的话,总是很伤人的……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理想与现实,但,每个女人都天生爱做梦,所以,就算心里已认可了小舅舅所说,但嘴上,还是有些侥幸:“说不定,岑曦以后真的会发现芯白的好呢?”

    其实,顾浅浅也觉得这样的可能性不大,但她还是想要期待一下。

    毕竟,在她心里的白岑曦真的是个好男人,而陆芯白也真的是个好女人,她们若是真的能幸福地在一起,一定也很令人羡慕。

    只是……

    “你当他真的不知道芯白是个好姑娘么?”

    挑眉反问,陆战北猿臂一展,已是直接将她圈入了怀中:“他只是不甘心,不甘心输给我罢了。”

    “没有的事,他真的对我死心了好么?”

    陆战北不以为然,挑明事实道:“若真的死心了,又何来今天这一出?”

    顾浅浅:“……”

    她不说话,男人于是更有理由了:“没话说了?”

    “什么没话说我,我只是……只是……”

    她对白岑曦无心,自然也不会因为这种事情感到心虚,所以,就算小舅舅合这件事来调侃她,她也一点不紧张。

    只是,她的话还没有说完,不远处某个熟悉得几乎刺眼的身影,正面向着她怯怯而来。

    避之已来不及,只能面对。

    可是,多日不见,她真的已经不知道应该再用什么心情来面对陆盛琳。

    是这个女人一口米糊一口面地养大了自己,也是这个女人,为了陆芯白试图夺走自己的一切。

    虽然,直到现在陆芯白还以为自己是于百合的亲生女儿,可这也丝毫不影响陆盛琳对她呵护有加。

    一想到曾经的那些伤害,顾浅浅原本还微垂在两侧的双手,又死死地,死死地握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