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6.第1206章 扒光自己,诱他

    冷眼如冰,陆战北幽沉的黑眸静若寒潭:“相不相信,这也是事实!”

    又想告诉她,她要输了么?

    不服,于是仅用一只左手便已熟练地解起了自己胸前的衣衫,直到她深红诱-惑的蕾丝胸衣显现在他面前,她终于笑着问他:“那这样呢?”

    “……”

    身下的男人没有反应,只是眼神更冷,更寒……

    不服,所以用力挣开了另一只右手,这一次她竟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衬衫彻底脱了下来:“那这样呢?”

    “……”

    始终没有反应,虽然从陆战北的角度能看到雪山最完美的曲线,可他还是完全不为所动,甚至连身体都不曾有任何的越界。

    凌薇萱慌了,因为男人的表情可以演戏,男人的眼神也可以伪装,但男人的身体,一向很诚实。

    她都已脱-到只剩下一件胸衣了,可她骑坐的那个地方,他的身体,居然没有一丝半点的反应。

    这不科学!

    于是一狠心,她终于双手向后解下了最后的屏障,当深红诱-惑的文胸终于被她彻底扔到大-床的另一侧,凌薇萱甚至故意倾下身子,将自己的双兔直接送到了他的嘴边……

    “那……这样呢?”

    近在咫尺的软玉温香,是他一张嘴便能有的最好福利,只是……

    一直不为所动的男人终于开了口,但他发出的不但不是邀请,而是更加残忍的一句嘲讽:“凌小姐,你还想让自己变得有多可怜?”

    可怜?

    他开始可怜她了么?

    不,她要的是他的疼有,不是可怜,更不是同情般的眼神……

    她都做到这种程度了不是么?

    她都已要抛下女人最后最后的尊严了不是么?她甚至把自己脱到了半裸,只想讨好他,勾-引他。

    可她,还是失败了。

    可笑!

    她怎么会让自己变得这么可笑?

    不,不,不,他是故意的,他明明想要的……

    身子终于彻底地倾了下来,凌薇萱的双手直接撑到了陆战北的两颊边上,没有强势,没有要挟,她只是委屈无比地瞅着他问:“我只想跟你有一段美好的回忆,哪怕就一次,哪怕就一晚,你就不能成全我吗?嗯?”

    “是吗?”

    话落,男人一个翻身,直接将她反扑在了床-上,女上男下的局势立改,这一回,凌薇萱终于如愿地睡在了他的身下。

    以为他终于对自己有了该有的反应,凌薇萱激动地伸出双臂重新缠上他的脖子:“北,就一晚,我只求你一晚,好不好?”

    闻声,男人的眸瞳迅速变色,原本还撑在床-上的大手突然反转着扣住了她的手腕。

    然后,毫不留情地扯了下来……

    怔愣中,凌薇萱还来不及判断到底发生了什么,陆战北欣长的身体已是退了开去。

    “我想,我应该离开了……”

    什么?

    她衣服都脱了,他居然跟她说离开?

    所以,他是真的不想要自己,就算自己主动脱成这样了他也不肯?

    “陆战北……”

    恶狠狠地,她哭着大喊:“你会后悔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