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第257章 那件事,当年闹得很大

    陆家,菁城第一豪门。

    一个儿子做了市-委-书记,一个儿子年纪轻轻就在商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虽然二十年前因为养女被驱逐的事情让陆家一度陷入风口浪尖,但风平浪静之后,无论从哪个方面来讲,陆家在菁城仍旧是响当当的头一户。

    至于陆家的那位老太太,也因为有了这么三个传奇人物般的儿女,也一度被口口相传为菁城的第一夫人!

    而今老太太年过七十精神头却比年轻人还要好,脾气大起来的时候,仍旧是谁都敢骂,谁都敢吼……

    但这一次,面对陆盛琳的到来,老太太却难得地没有发脾气,只吊着那高高的眉头问陆战北:“怎么?你和她不是姐弟情深么?怎么关键时候还要把人推到我老太婆这儿?”

    “妈,不关小北的事,是我自己想来跟你住……”

    “你,想来我这儿住?”

    闻声,老太太眼皮子一挑,完全不相信:“啊呸!你以为我会相信你这骚蹄子说的鬼话?”

    当妈的,对女儿说话却这么刻薄,骂的那叫一个难听。

    陆盛琳打小就是个软性子,就算受了委屈也不敢怎么吭声,但陆战北是个男人,听到这样的话,便忍不住刺道:“或者,您想听的实话是,这么大个家里却没有人乐意陪您住?”

    这是个大实话,但实话伤人,也刺得老太太嘴皮子都哆嗦起来:“我老太太一个人住着清净,谁也不要谁陪!”

    “是吗?”

    眉一挑,陆战北凉凉地笑了一下:“大妈这么想清净的话,不如我让大哥再送您去宗祠堂里住上一阵子?”

    一听这话,老太太老脸一白,气得全身都哆嗦起来。去宗祠堂里住上一阵子,这是老太太此生最大的心结!

    当年,因为陆老爷子生性风流,老太太便上蹿下跳地跟老爷子足足闹了几年。

    最狠的一次,老太太一时失手竟把陆老爷子的脸抓伤了,就那一下,让老爷子发了狠。直接将老太太捆了绑了,直接送回了远在另一个省的老家的宗祠里。

    老太太在那边一住就是几年,待她学乖了想办法让老爷子接回来,结果,家里却凭空多了一个陆战北。

    有了前车之鉴,就算老太太再生气也不敢再拿这个事来闹,结果,就在她万念俱灰之时,儿子和女儿又闹出了丑闻。

    那件事,当年闹得很大。

    再加上陆盛琳是老太太亲自抱养的,陆老爷子竟再度迁怒于她。于是才被接回来没多久的老太太又被赶去了宗祠,直到陆盛琳珠胎暗结被赶出陆家,她才得以重新回来。

    但自那之后,陆老爷子却再也没有踏进过老太太的房间半步。

    本是豪门第一夫人,却事事不顺到这种程度。

    老太太一时想不通便到庙里求了一签,结果遇到个所谓的大师说她这一生原本应该是富贵及天之命,之所以会遇到这么多挫折皆是因为她无意中收留了个丧门星在身边。

    如今丧门星走了,她的霉运也就自然走了……

    --------------

    大师的话点得这么明,老太太回来后仔细想了想,一下便恨上了自己的养女。觉得自己一生的悲剧都是因为抱养了陆盛琳这种不知廉耻的丧门星。

    所以,现在谁敢再跟老太太提宗祠老太太就会跟谁急。

    对老太太来说,那不单单只是一个住的地方,是冷宫,是耻辱,更是她此生最不愿面对的最大污点……

    可陆战北倒好,哪壶不开偏偏提哪壶,于是老太太手指颤颤地指着他的子:“你,你敢……”

    “我是不敢!”

    陆战北嘴里说着不敢,但表情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得这一声,老太太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你……你不就是想让我留下她么?好,好好,我留下这个贱蹄子,留下还不成吗?”

    “成!”

    陆战北头点得痛快,老太太气得要吐血。

    可太害怕自己又被送去宗祠那种鬼地方,所以这么大气也只能生生咽下去,可气虽是咽了,却更回看陆盛琳不顺眼。

    瞧!大师说的一点也不错。

    这个丧门星一回来,她的好日子便又到头了,恨!

    将老太太怨毒的眼神看在眼里,陆盛琳心里别提有多苦,但,如今只要能留在陆家,再大的委屈她也认了。

    所以,微一弯身,她给养母鞠了一躬:“那就谢谢妈了,我不会麻烦您太长时间的,要是过几天大屋那边有空房间了,我就搬回去……”

    一听这话,老太太又是气不打一处来了:“你当然想搬回去了,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的贱东西,我老太太当年是瞎了眼,才会把你抱回来养。”

    被当着弟弟的面骂得这样难听,陆盛琳其实也难为情,但骂她的人偏偏是养育她多年的母亲,她也只能垂头接受,还说:“妈,您的养育之恩,我会铭记一辈子……”

    “哼!说得好听,你若真是这么孝顺,当年又怎么会那么害我?”

    说着说着,老太太气血上头,竟抄起身边的一根‘不求人’便对着陆盛琳的身子招呼了起来:“都是你,都是你这个贱蹄子,要不是你,这个家里哪有别人说话的份?”

    老太太下手重,那一下一下的完全没有余地,陆盛琳是咬着牙一直在忍,但陆战北却怎么也看不下去了:“老太太还是别打了,既然知道我这个‘别人’还有说话的份,又何必惹我生气?”

    “你也住口,别以为我老太太怕你……”

    “不是以为,是事实!”

    话落,陆战北一记眼刀直杀过去,原本还气焰嚣张的老太太当时便翕着嘴皮子不敢吭气了。

    ‘制服’了老太太,陆战北转眸又去看陆盛琳,问她:“二姐,还要住这里么?”

    老太太打得太疼,陆盛琳眼里已有泪花,但她还是强颜欢笑:“小北,我没事的,你要是有事忙就先忙去吧!我和妈再好好聊几句!”

    知道二姐这是打定主意了,陆战北也不好再主动帮她出头,只状似无心地说问了一句:“突然想吃二姐做的糖醋排骨了,要是二姐有时间,晚上帮着厨房做顿饭怎么样?”

    知道他这是想帮自己,陆盛琳眼圈一热,忙道:“那有什么问题,二姐一会就给你做……”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