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阴阳侦探

第一百二十四章 插翅难逃(二更)

    左子有站在刘塔的大帐外犹豫了很久,到底要不要告诉大元帅自己的疑虑,大元帅一直对自己如同兄长一样爱护,自己就算告诉他,他最多安慰自己几句,会认为自己是多虑了

    左子有在今晚的酒宴上很想一吐为快,可是左子有还是憋住了,毕竟连马先生都认为自己是多虑了,其他人也未必会信

    “咦,左将军你有什么事吗?大元帅刚刚入睡呢,要我去通报不?”一个亲兵走了过来问道

    “哦,没,没什么事,本将随便走走而已左子有笑道

    有谁可以消除自己的疑虑呢,左子有想了想,终于想起有个人或许可以帮助自己,这个人就是军师邓龙

    想到这,左子有快步向邓龙大帐走去

    “军师在吗?左子有求见!”左子有走到大帐外,对卫兵道

    “左将军吗?请进!”邓龙的声音在里面响起

    左子有入了帐,邓龙正在盘腿练气,见了左子有进来,双手划圆收功

    “左将军,还没歇息?有什么事吗?”邓龙笑问道,抬手示意左子有入座

    左子有坐了下来,努力了几次,竟然不知道如何开口

    “左将军,有事但说无妨!”邓龙笑道

    “军师,我自从回来以后总觉得怪怪的,总觉得有双眼睛在背后看着我,我曾经跟马先生提过这件事,他说我是太疲劳了,产生的幻觉,但是我自己心里却清楚的很,这绝对不是幻觉!”左子有皱眉苦恼道

    邓龙皱了皱眉头,一股强烈的不安油然而生,当下赶紧问道:“左将军,你把那天马先生救你的事情详细说一遍给我听”

    左子有点了点头,重新把那天自己服毒未死,与马铁心轻松出城的事情详细的向邓龙叙说一遍

    邓龙只觉得毛骨悚然,猛的站起来,脸色惨白如死灰,喘着粗气道:“不好,左,左将军,立即,哦,不,我立即去见大元帅!你去把马先生找来,帅帐内集合!”

    邓龙就知道事情没这么简单,却怎么也没想到李高如此狡诈,居然在左子有身上做了小动作,希望自己此时发现尤时未晚

    邓龙急急忙忙向帅帐走去,门口亲兵立即上前来阻拦,恭敬道:“军师,大帅刚入睡!”

    邓龙没有时间再跟一个小兵解释,拨开那亲兵的手,大步闯入帅帐,朗声道:“大帅,大帅!”

    刘塔今晚与众将喝得痛快,此刻刚睡死,哪里叫的醒来邓龙端起一个大酒缸,揭开封泥,对着刘塔的脸,猛的泼了过去

    刘塔猛的被泼醒,刚要发火,猛然见是邓龙,知道大事不妙,坐了起来急问道:“军师,是不是李高来了?”

    邓龙脸色苍白,冷冷道:“相信李高此时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军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刘塔头脑还有些昏沉,无法理解李高大军怎么会知道部队驻扎在此

    “大帅,我现在没时间解释,大帅立即动员三军转移,迟了就来不及了”邓龙急道

    刘塔看了看邓龙死灰般的面色,知道情况紧急,怒吼一声,穿上铠甲,走到帅帐外,拿起帅鼓的擂槌猛烈的敲了起来

    “砰砰”沉重的鼓点瞬间传遍了整个大营,鼓点沉重的敲在每个士兵的心中,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着整个大营

    “三十六响,帅鼓三十六响!”一个士兵喘着粗气冲进大帐,对醉眼松松的古达报道

    “三十六响,不好,出事了!”三十六响是大帅危机之时紧急号令,古达顿时酒意全消,披上铠甲往帅府赶去

    所有的将士以最快的速度集结完毕,当他们看到他们最敬爱的刘塔大帅赤足蓬发,亲自在擂鼓,每个人心中都十分的沉重

    “将士们,时不待我,本帅现在无法向你们解释,众将士听令,立即向义山撤退”刘塔举起擂槌大吼道

    众将士虽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是人人面有惧色,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龙,这到底怎么回事?”马铁心光着膀子,拖着鞋子与醉眼朦胧的李康恺急忙赶了过来

    “两位大哥,事情紧急,我没时间向你们解释,你们…….”邓龙话还没说完

    四周的山林中冒起无数的火把,将整个山头照的通红,一身猩红麒麟服的李高与李能、李闯出现在山头

    “老马,昨天我令你准备的事情怎么样了?”邓龙急道

    “已经准备好了,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要用的上了”马铁心醉意全醒,凛然道

    “老马,现在我们已经被李高包围了,你立即率领你手下一百死士,务必出去,这里的人能否活下来,就全靠大哥了”邓龙正色道

    马铁心刚毅的点了点头,飞快的离开了校场

    “李大哥,小段与黑百合就交给你了”邓龙道

    “知道!”李康恺点了点头,急忙退了下去

    “叛贼刘塔,陛下亲临,识相的立即放下武器投降,陛下许你全尸!”罗武通手提红缨枪大军出现在峡谷内

    “刘塔,你率部立即投降,孤王念在昔日情分上,可以赏你个全尸如若不从立即血洗灵域,如何?”李高傲然道

    “李高,你做梦去,本帅就是战死也不会屈从你这小人,众将士,听我令,杀出去!”右贤王刘塔举枪仰天大喝道

    李高冷冷一笑,抬起右手一挥,大喝道:“射!”

    无数冥箭向峡谷内疾射而来,无数的阴军直接被射的魂飞魄散,众将齐齐跟随在刘塔身后,当先向峡谷口的罗武通杀去

    战况猛烈无比,邓龙灵力恢复不及一半,天师护身盾只能给几个高级将领施展,饶是如此,面对潮水般的阴兵,也是防不胜防

    “陛下,那个身穿白袍的就是邓龙!“李能指着峡谷中,白衣如雪的邓龙道

    “拿箭来,孤王要亲自射杀他!”李高冷冷一笑道

    李闯吐了吐舌头,这里距峡谷足足有千步之余,邓龙身边还有众多精锐保护,能射中吗?不过李闯也只能想想,解下随身背的强弓恭敬的递给了李高

    “五世奇人,永别了!”李高右手执箭,左手将强弓拉满,一股血红的庞大能量灌注冥箭,冥箭瞬间变得血红,带着呼啸声,疾射人群中的邓龙

    冥箭穿透十几个阴兵,余势不减,向邓龙的背部射去……

    邓龙天生感觉灵敏,虽在万军之中,仍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迅猛向自己袭来,闪避已是不及,本能的往右一偏,冥箭射透天师护身盾,贯穿邓龙臂膀,邓龙闷哼一声翻身跌下马去

    “军师!”刘塔大吼一声,单手捞起邓龙,眼眶欲裂,左手长枪如同蛟龙出海向罗武通猛刺而去

    众将士见邓龙跌下马,心中激愤无比,人人拼死血战,毫不畏死

    “陛下,邓龙那小子跌下马了,哈哈,我还以为他多厉害,原来不过如此!”李闯接过李高递过来的强弓,大笑道

    “不,他还没死,不过中了我的修罗血箭,跟死也没什么区别了”李高淡淡道

    “罗武通!给老子滚开!”刘塔血红的眼眶怒盯着罗武通,怒吼道

    手上长枪如同梨花暴雨一般,逼得罗武通不敢迎接,边上小兵挨边即亡

    “大元帅,你斗不过李高的,还是投降!”罗武通苦劝道

    “罗武通,昔**是本帅的爱将,你的枪法都是本帅教的,你不是本帅的对手本帅不想伤你,你给本帅滚开!再敢阻拦者死!”刘塔提马扬枪,挑翻几个小兵,怒吼道

    罗武通面色剧变,刘塔是他最敬服的大元帅,昔日待自己恩重如山,可是沙场之上……

    “刘塔受死!”罗武通大喝一声,扬枪向刘塔刺来

    刘塔长枪一挑,罗武通借势一错身,刘塔长枪直接穿透罗武通左腹,将罗武通挑下了马

    “大帅,武通不敢对你下手,快走!”罗武通口中喷出一口鲜血,低声道

    刘塔看了一眼罗武通,大吼一声:“挡我者死!”

    众士兵见主帅落马,又多是刘塔昔日旧部,哪里敢阻拦,刘塔率领众骑,硬生生杀了出去……

    “陛下,你看罗武通落马了,刘塔他快要突围出去了”李闯急道

    “他们这是要到义山去,放心,刘塔逃不出我手掌心不过咱们不能错过这出好戏,众将听令,立即追杀刘塔”李高笑了笑道

    刘塔你敢背叛孤王,孤王也要让你尝尝背叛的滋味,孤王要慢慢玩死你!

    李高抬起头,看着天空的毛月亮,冷冷的笑了起来

    刘塔率众出了魔柯山,疾奔义山而去,邓龙一直在吐血,刘塔更是心急如焚

    “驾……”

    义山大营,主帅是阿姆图大将军的亲弟阿姆达,副将是尤典此刻所有的士兵全部集结在校场,只待主帅阿姆达的号令

    “魔柯山火光冲天,我们必须立即救援,否则大元帅出事了,我们可就万死难辞了”阿姆达看着魔柯山的冲天火光急道

    “大将军,元帅昔日曾有令,没有见到他的手令,不能妄自出军,难道你忘了吗?”尤典一捋短须,不屑道

    “尤将军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想坐视大元帅有难而不救!”阿姆达怒道

    “大将军,本将可没这意思,要去你去,恕末将不奉陪!”尤典冷笑道

    “尤典,你想造反?”阿姆达拔出长剑,怒道

    尤典冷笑道:“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来人,给我把阿姆达拿下!砍下人头,呈敦煌王陛下请功!”

    阿姆达的几个心腹大将齐齐出列,将阿姆达围困在中央,宝刀齐出

    “你们,你们干什么,都疯了!”阿姆达怒道

    “大将军,陛下天下无敌,我们不能跟着大元帅和你去做无谓牺牲,对不住了!”

    “尤典………….”

    “众将听令,齐赴冥河,斩杀刘塔叛贼!”尤典一脚踢飞阿姆达人头,走出帐外,大吼道

    ……

    “大帅,过了冥河,就是义山大营了!”阿姆达指着前面黑光流离的冥河,喜道

    “众将听令,立即渡河,奔往义山大营!”刘塔长枪指天,大喝道

    马铁心痛苦的想哭,魔柯山火光冲天,自己的好兄弟还在浴血奋战,生死未知马铁心强忍住内心的悲痛,站在冥河长提上,欲哭无泪

    “马先生,你看,好像是大帅,大帅杀出来了,他们正在渡河”一个亲兵指着山下,惊喜道

    马铁心远远望去,感慨万千,看着后面火把如同长龙一般的追兵,咬牙道:“开闸!淹死这群狗日的”

    大闸门猛然打开,冥河黑水怒吼着从闸口奔腾而下

    李高大军,刚渡到河中间,黑lang铺天盖地奔腾而来,众兵士还没明白发生什么状况,直接被巨lang卷入了冰寒的冥河底……

    冥河水渐渐退去,刘塔众骑连半个人影都见不着

    “可惜了,可惜了,又错过了一场好戏!”李高捧了一捧阴寒的冥河水,用力搓了搓脸,长叹道

    精彩仍在继续,大大们,让鲜花与pk来得更猛烈些,让侦探完美月结!!法法拜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