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阴阳侦探

第一百二十七章 神迹

    李康恺看着马铁心远去的身影,心里十分的悲痛,自己是亲眼看见小龙中箭倒地的,以小龙的道行,若是普通的箭枝不可能会跌地不起,可是最让自己无奈的是,虽然心悬邓龙,李康恺却不能像马铁心一样,去寻找自己的好兄弟,因为小段与昏迷的黑百合离不开他,这也是小龙对自己的唯一嘱托

    马铁心一路疾驰而去,顺着冥河而上,来到那棵古树旁,邓龙早已经失去了踪影

    “小龙,你在哪?”马铁心跳下马背,疾声呼道

    邓龙早已不见了踪影,地上只剩下一片猩红的血迹……

    马铁心脑中一阵轰鸣,如遭雷击,邓龙受伤之重自己是知道的,看着地上的血迹,马铁心第一时间反应过来,邓龙遇害了

    “啊!”马铁心痛喝一声,拔出军刀,朝林子中急窜而去

    “怎么会呢,怎么会呢!”马铁心急得冷汗直冒,眼眶通红似血

    “小龙,你可千万别有事啊,千万别有事啊!”马铁心从来没有想过,邓龙会有离去的一天,这么多年来,邓龙一直是自己哥几个信心与动力的源泉,失去了邓龙,哥几个的天都会塌下来

    “邓龙,你死了没啊,没死吭个气啊!”马铁心在树林里跌跌撞撞,也不知道摔了多少跤,心底直是一阵阵的绞痛,完全失去了方寸

    “啊!啊!”马铁心寻遍了整个林子,哪里还有邓龙的踪影啊,尤典叛军刚刚从这经过,难不成小龙被掳走了,又或遇害了,想到这马铁心仰天痛喝,猛的扬起军刀朝古树狂劈了起来

    “不!不!邓龙是五世奇人,绝对不会这么容易死的,绝对不会的!”马铁心也不知道古树被自己劈了多少刀,直到双手再也握不住军刀,这才颓然倒地,靠在古树上,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下来

    “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怎么能在那么关键的时候离开他呢!”马铁心心头后悔的直是滴血

    马铁心心头痛的滴血,后悔与自责让他完全失去了方寸,全然不知,杀机已经悄然而至

    “嗤!”一声尖锐的破空声从树顶上疾驰而下,耀眼的红芒甚至让马铁心完全看不到偷袭的是何方神圣,红色血芒带着森寒阴柔的杀气完全把马铁心气机锁定,马铁心根本来不及作任何反抗

    当死亡即将来临时,心灰意冷的马铁心闭上了双眼,邓龙果然先自己而死了马铁心完全没有任何抵抗,邓龙的死对自己的打击是没有人能够体会的,马铁心反而希望那个刺客能够给自己一个痛快,早点下地府与邓龙相逢

    “叮当!”两声,一把银色的飞刀准确的命在刺客的剑尖,另一把飞刀带着尖锐的破空声直取刺客喉咙

    刺客冷笑一声,身子在空中一旋,血红的宝剑凌空一卷,准确挑飞了两把飞刀,身手敏捷,动作一气呵成、潇洒凌厉,绝对是顶尖级用剑高手

    “老马,谁说我死了!”邓龙一身白袍从另一棵树上,跳了下来笑道

    马铁心以最快的速度翻身而起,仔细的打量了邓龙一眼,一把抱住邓龙,哽咽道:“好,好兄弟,没死,没死就好”

    邓龙笑了笑道:“老马,我还是第一次看见你掉眼泪呢,他奶奶的,我哪有这么容易死,别忘了我是五世奇人的”

    “他奶奶的,差点吓死老子了,真想掐死你小子!“马铁心一擦虎泪,松开邓龙板着脸骂道

    “我在等他,我们的李能大将军”邓龙指了指全身笼罩在黑色夜行衣里面的杀手,笑道

    杀手冷冷一笑,扯掉面巾,露出冷峻苍白的面孔,笑道:“邓龙,你果然是个值得尊敬的对手,我这趟没有白来”

    马铁心看着自信满面的邓龙,十分的不解,邓龙完全像个没事人一样,没有半点受过伤的痕迹,而且身上散发的灵力似乎更加的充沛强烈了

    “李能,我听说你是李高手下第一用剑好手,昔日也算是一英雄好汉,为何也干这些背后袭人的小人勾当”邓龙向李能笑问道

    “邓龙,你不也是一样吗?在这林子中与我绕了快一个时辰,何不早点跟我痛快一战呢?”李能血红宝剑在手上挽了个剑花,潇洒问道

    “这很简单,论剑我不是你对手,论道术你不是我对手所以,我在等马大哥,他才能与你公平一战”邓龙笑道

    马铁心竖起大拇指笑道:“小龙,还是你了解老哥我啊”

    “看来陛下还是低估你了!”李能冷冷道

    李高绝对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大军虽然撤退了,但是却暗地留下了李能,伺机暗杀重伤的邓龙,以绝后患

    “任何低估我的人,都会付出沉重的代价,李高也不例外!”邓龙笑了笑道

    于此同时,马铁心大喝一声,高举长刀,以雷霆万钧之势向李能卷了过来确实没有人更明白马铁心,只有血,只有刀才可以让马铁心在最短的时间内恢复庞大的斗志,李能无疑是一个有资格激发马铁心体内血性与斗志的对手

    李能冷冷一笑,“傲血剑”轻轻一抖,发出一声清脆的低鸣,带着漫天的血红迎上马铁心的刀网

    马铁心只觉得一股庞大冷森的邪力透剑而来,当下不敢大意,军刀变砍为刺,直指李能小腹

    李能往后潇洒一退,傲血剑隔住军刀,顺势斜挑而上,潇洒利落,无论是力度还是速度都让人惊叹,不愧为李高手下第一剑手

    马铁心哈哈大笑一声,刀势不老,完全无视李能当胸而来的一剑,军刀去势不减,依然是李能的小腹

    李能没想到马铁心会如此不顾身死同归于尽,当下急忙回剑,横剑稳稳搁在小腹之上,硬顶住马铁心狂霸无比的一刀

    马铁心大喝一声,神力大发,双手推刀,丝毫不让

    李能没想到马铁心竟然如此神力,直被推得飞身急退,双脚在古树上一点,卸去马铁心致命一刀,空中一个倒翻,俯刺马铁心头顶

    邓龙看的直是心惊胆颤,好几次都忍不住呐喊提示,不过他知道那是对马铁心绝对的侮辱,出于对马铁心的绝对相信,邓龙完全相信马铁心有能力击败李能

    果然马铁心大喝一声:“来得好!”

    整个人原地一个倒翻,头部以毫厘之差躲过李能这俯冲一剑,双腿猛的一个倒蹬,一脚把李能踢的狂吐黑血

    李能哪里想得到,马铁心是千年后最好的杀手刺客青龙,所有的招式都是以险搏险,以死对生,招招致命,毫无虚招

    李能临空吐出一口鲜血往地上滚去,李能单掌着地,借力向另一棵树上跃去,身形一闪,消失在黑暗中

    “可惜了,让这小子给逃掉了”马铁心恨恨道

    邓龙笑了笑道:“马大哥,你今天好好的给这小子上了一课,我敢打赌,以后这小子再也不敢来刺杀了”

    “那是,他还敢来,下次我就踢爆他的卵蛋”马铁心心情大好,拍了拍邓龙,完全恢复了斗志与自信心,边摸烟边笑道

    邓龙接过烟,吸了两口道:“这次李高狠狠的摆了我们一道,迟早我要还回去,让他知道咱哥几个也不是好惹的”

    马铁心像是不认识邓龙似的,上下打量着邓龙,像是看怪物一样,直看得邓龙心底发毛

    “看什么?怪怪的”邓龙没好气道

    “小龙,你小子告诉我,你是不是成仙了,明明记得你小子前面装的一副要死了的样子,现在却像没事人一样”马铁心道

    邓龙脸上闪过一丝苦笑,摸了摸胸前的八卦宝玉笑道:“很多事情还是不知道的好一些,走,省的老李他们担心”

    邓龙怎么能告诉马铁心,自己差点就真的死了呢,若不是八卦宝玉再显神通,消除自己体内的修罗煞气,自己恐怕早就成了一死人

    原来,邓龙清心诀冲不破修罗煞气对三丹田的阻碍,更引得修罗之气狂冲心脉,差点爆体而亡的时候

    八卦宝玉在五行之血的刺激下,猛然生出感应,再次陡起白色圣光护主,强大的纯净灵力从八卦宝玉衍生而出,直入邓龙身体奇经八脉,修罗煞气在强大的灵力的冲击下化作血珠从邓龙身体毛孔逐渐溢出

    邓龙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得全身舒坦,体内修罗煞气不仅被驱除的干干净净,本身的灵力也完全恢复了过来,而且还比以前更加充沛了

    八卦宝玉已经是第三次显神通救邓龙了,邓龙自己也弄不清楚,这八卦宝玉是何方圣物,竟然如此神奇

    其实邓龙不知道的是,这八卦宝玉原是玉虚派上仙广成子成仙得道前的护身法宝,广成子在昆仑山修炼成仙后,此法宝遂随肉身遗失在凡间,落入五世奇人邓龙之手,也可以算是天意

    阴风峡大营内,众将齐齐跪倒在地,大气都不敢出一口,大军驻扎在魔柯山,是不可能会走漏消息的,而李高在短短时间内围剿魔柯山驻军,导致三万驻军全亡,必然是有内奸呼应

    “你们都是跟随本帅出征千年的兄弟,本帅希望你们中有人能够自动站出来,自刎给死去的兄弟祭灵”刘塔坐在帅案前,端起酒碗,重重的砸在地上冷冷道

    众将大气都不敢出一口,人人心头恨不得将那内奸千刀万剐

    左子有心头狂跳,从军师当时惶恐的表情来看,必然是李高在自己身上做了手脚,是自己出卖了三万弟兄

    “大帅,我看这内奸不是别人,一定就是军师,这魔柯山驻军就是他的主意”古达站起身来,昂头大喝道

    “放你娘的狗屁!”李康恺站起身来,指着古达大喝道

    “不是你们这些人到了灵域,哪来这么多事端,你说不是军师,那你给我解释下,军师为什么要提前打开封印,现在他又不知所踪,他不是李高的同党谁是,铁证如山!”古达冷笑道

    李康恺冷冷一笑道:“原来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信任,好!从今天起,你们的事情我兄弟几个谁再插手,我跟你姓!”

    说完,就要向帐外走去

    “且慢,李先生请留步!”刘塔大喝道

    “古达,不得放肆,跪下,不准再说话”刘塔大喝道

    古达气呼呼的跪地,满脸的不服

    “兄弟们,军师来大帐那天,本帅曾立誓,军师之令就是我令,军师之尊就是我尊,古达你当本王的话是耳边风吗?来人,将古达推出去斩了”刘塔大喝道

    几个亲锐士兵立即拥入帐反锁古达双臂,就要拉出帐

    “且慢,大帅,古达虽然出言不逊,可是他说的有道理,若是大帅要斩古达,我等愿意一同赴死!”哈穆尔、阿姆图等人同时纷纷响应

    “反了、反了,你们都要造反了是!你们以为本帅不敢杀你……们!”说到这,刘塔怒火攻心,创口崩裂,当场一口黑血,猛喷而出

    “大帅,大帅!”众将齐齐跪倒

    “拉,拉出…….去,斩了!”刘塔举起手虚弱道

    “大帅,是我,是我出卖了大家,是我出卖了三万弟兄,大帅!”左子有此刻再也忍不住,双目通红,泪水盈眶哭道

    “什么!!”众将大惊

    “子有?你,你再说一遍!”刘塔面色铁青,捂着胸口,冷冷道

    “大帅,各位将军,是我,是左子有对不起大家,出卖大家的就是我左子有,我愿意自刎以慰众兄弟在天之灵”左子有拔出长刀就往脖子上抹去……

    “叮”邓龙飞刀迅速出手,身形迅猛闪人帐篷,暗叹一声,总算及时

    “军师,你,你来了”刘塔见邓龙无恙,苦笑道

    “大帅,不要动!”邓龙走近刘塔,运起纯正灵力缓缓度入刘塔体内,助他排除冥箭邪力在体内的创伤平息怒火邪气

    刘塔面色缓缓好转,邓龙收功回气道:“众位将军,这只是一个误会,我们中间没有人是内奸,左将军更不是,相信我,明日我会给大家一个交待,大帅现在急需要休息,你们先退下”

    众将见邓龙发话,虽然内心依然不服,可是却也不得不退出大帐

    ……

    平安夜,法法祝愿大家幸福安康,快快乐乐,平平安安一辈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