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阴阳侦探

第一百二十一章 弃城

    李高站在地宫入口的荒丘上,冷冷的看着邓龙与巫师的决斗,邓龙发出的乾坤前字诀,给李高带来了巨大的震撼,李高知道这个年青人就是灵域来的五世奇人,如此庞大的浩然之气,恐怕足以比肩昔日国师查拉不罕,当看到邓龙人剑合一散发的惊天动地的威力,李高心下没来由的一颤

    “越来越有趣了,希望你不会让孤王失望”李高冷冷一笑,率众进入了地宫

    “陛下,巫师他,他……”李闯急道,李能打了个手势制止了李闯接下来的话

    “孤王不需要酒囊饭袋,巫师技不如人,废物一个,孤王要他何用”李高转过头,锐利的双目紧盯着李闯,冷冷道

    李闯只觉得全身一寒,赶紧低下头,不敢多言

    “李能,你有何看法,孤王想听听的意见?”李高背着身摆了摆手道

    “陛下,臣弟认为是时候攻城了,左哈德、黑百合背叛地宫,巫师惨死,这对我们的军心已经造成了严重的损害,我们必须趁早攻城,必须打一个大大的胜仗,来挽回我们的军心”李能绕开巫师死亡的话题,躬身道

    “能弟所言极是啊,古拉神似乎并没有眷顾我们,让我们接连受挫,既然上苍不助孤王,孤王决定从现在起,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孤王相信没有任何人、任何力量可以阻止孤王,孤王要凭自己手中的剑杀出一条血路”李高转过头,负手昂首傲然道

    “我王圣明,臣弟请命攻打阴扬城!”李闯道

    “不,孤王这次要亲自领兵攻打阴扬城,我要让那些叛贼知道背叛我李高的后果”李高冷冷道

    “是!“李闯道

    “你们先退下去!“李高背过身挥了挥手道

    李闯、李能躬身退下

    “能弟,你说陛下这到底是怎么了,明明可以救巫师的,却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什么邓龙杀死巫师”李闯怒道

    李能皱眉道:“闯哥,你说话小声点,你知道陛下为什么要杀巫师吗?”

    “什么意思,什么陛下要杀巫师?”李闯不解道

    “巫师对众将有种强大的影响力,大多数阴灵士兵把巫师当做神一样对待,在地宫徒众上万,是除了陛下以外对地宫影响最大的人,你说陛下能不杀他吗?即便是今日邓龙不杀巫师,陛下迟早也会除掉他,你明白吗?陛下是不允许有人能够影响他的权威的”李能压低声音道

    “可是,没有巫师,我们能破掉舍利子吗?巫师怎么说也是陛下的大功臣啊!”李闯不悦道

    “闯哥,你没怪我没提醒你,你如果再对巫师的死不满,或者对陛下有一丝不恭,下一个死的就是你”李能拉住李闯,正色道

    “我,我可没有对他不恭!”李闯紧张道

    “陛下的手段你是知道的,没有人可以违背他的意志,我知道你为巫师鸣不平,其实是舍不得黑百合,黑百合你是惹不起的,我劝你别再对她有什么心思,否则,杀身之祸不远矣!”李能道

    “能弟,能弟你说啥呢,我,我怎么会对黑百合这个叛徒有意思呢?你可别乱说”李闯结巴道

    “闯哥,你可是我亲哥,你的一个眼神我就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同样陛下更是如此,我劝你以后少在陛下面前说话,陛下深不可测,你知道吗?”李能压低声音道,冷冷的声音直让李闯浑身寒毛倒立

    “陛下今天明明可以出手杀死那邓龙的,可是陛下却没有做,我是真的不明白,能弟你能告诉我吗?你比我聪明百倍,我想你一定是知道的”李闯大步走进自己的帅府,朗声道

    李能面色一变,摇了摇头道:“闯哥,我有时候真的恨不得掐死你,你当我前面说的话是耳边风吗?我说了,你不要随便去揣摩陛下的意思,那样会招来杀身之祸的我跟你说,自从陛下破了舍利子之后,我就越来越看不透他了,陛下的实力已经不是你我可以想象的,他随便动动指头,就是咱们兄弟魂飞魄散之时”

    李闯面如死灰,急促道:“陛下以前实力最多跟你和刘塔相差不远,能弟你不会是危言耸听了”

    “希望如此,总而言之,以后你少说话,陛下叫你干啥你就干啥,懂了吗?”李能叹了一声道

    “是,我听你的总行了,真不明白到底你是大哥,还是我是大哥,整天教训我”李闯坐在帅椅上,端起酒碗闷了一口,郁闷道

    “当然你是大哥,我总不能看真你往火坑里跳!”李能笑了笑道

    李闯、李能离开之后,李高面露冷笑,向寝宫密室缓缓走去,一踏入密室,血池内邪恶血腥之气铺天盖地而来,李高贪婪的吸了一口,快步向血池走去

    血池内黑血翻滚,血池是李高用万千怨灵的阴魂炼制而成,天下至邪至恶,就连佛教至圣之物舍利子都被血池的化解了,李高跳入血池,无数怨魂齐齐向李高撕咬了过来

    李高冷冷一笑,整个人没入血池,血池黑血翻滚的更厉害了,无数怨魂厉鬼在血池内发出凄厉的呼喊声,诅咒声……

    “轰!”李高从血池猛的跳跃而出,双目血红,血水顺着脸颊直流,李高阴笑的tian了tian嘴角的黑血,面目狰狞的大笑起来……

    阴扬城内,邓龙一直在昏睡之中,灵力的消耗与乾坤剑法的反噬之力,让邓龙再也支撑不住,右贤王刘塔、马铁心、李康恺几人一直守在大帐内

    阴扬城内现在可以说是无人不敬服邓龙,邓龙表现出来的惊天神迹,在每个阴灵的心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记忆,在此之前,不少人都对邓龙口服心不服,此刻邓龙展现了强大的实力,对于崇拜实力的西域古阴灵来说,邓龙在他们心中无疑于神的存在

    “马老弟,军师他不会有事,你看这都几个时辰过去了,军师依然还在昏迷之中”右贤王刘塔,焦急的问道

    “大元帅放心,小龙很快就会没事,这不是头一次了,放心,没事!”李康恺笑道

    邓龙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喧闹无比,邓龙皱了皱眉,轻咳走出帐外,外面火光冲天,喊杀声不断,邓龙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李高攻城来了

    “军师,李高亲率十万大军正猛攻四门,弟兄们快顶不住了”一个阴灵士兵,飞奔而来,单膝跪在地上,喘着粗气道

    “什么,李高亲自来攻城了?”邓龙惊讶道

    太快了,邓龙没想到李高竟然来的这么快,自己的灵力恢复三成还不到,谁能够阻挡李高呢?

    想到这,邓龙强忍住身体的剧痛向城楼上快步走去

    “大帅,李闯三万大军猛攻东门,东门火器箭枝消耗殆尽,弟兄们快顶不住了”左子有满脸鲜血,单膝跪倒,急道

    刘塔皱了皱眉头,李高这次亲率而来,看来势必夺城了,军师还在昏迷之中,刘塔一时也是完全没有注意,要说弃城,那不是刘塔的风格,自己也没法说服众弟兄誓死殉城的决心

    “报!李能大军开始撞击南大门,南大门即将失守!阿姆图将军请大帅下指示!”传令兵急道

    “报,报,西门告急!”又是恶讯传来

    “各城门立即弃守,全部将士北门集合”邓龙扶着胸口急道

    “军师,你来了太好了,眼下情况危急,我们需立即决断”刘塔扶着邓龙双肩,急道

    “大帅,立即令各部按照原来计划往摩柯岭、义山后撤!”邓龙道

    刘塔面色一变,想了一下,咬牙对传令兵道:“传本帅令,东门、西门、南门三门将士立即弃城,北门而出,速度!”

    战况十分惨烈,除了靠后山的北门外,东西南三门将士面对三倍于己的敌军展开了坚强的反击,直到射尽了了最后一根箭枝,仍是死守城门

    城楼下堆满了死去阴兵留下的盔甲,每个士兵用尽最后一丝气力守护着阴扬城,不过这并不能阻挡李高大军进攻的脚步

    李高冷笑着看着惨烈的战况,良久举起右手朗声道:“擂鼓,三通鼓毕,未破城门者,斩!”

    几百擂鼓力士齐声大呼:“陛下有令,三通鼓毕,未破城者,斩!”

    “咚,咚,咚……”激昂的鼓点声中,所有攻城士兵眼眶通红,奋不顾身的抬起攻城檑木猛烈撞击城门

    轰隆一声,东门、西门、南门城门在猛烈的撞击中,轰然而倒

    “众将士,两通鼓毕,给老子杀进城去!”李闯举起长枪,仰天大喝,当先提枪杀进阴扬城,左挑右刺手下竟没有一合之将

    李能、罗武通相继杀入城中,士气昂扬,无数阴扬城士兵魂飞魄散,阴扬城在李高十万大军猛攻下终于告破

    邓龙、刘塔率众将出了北门,一路疾奔魔柯山而去,守城的三万士兵大多死战不降,余者不足万人了

    “左子有、阿姆图、古达何在!”刘塔勒马大喝道

    “阿姆图,在!”

    “古达,在!”

    两将齐声应道,唯独没有左子有

    “左子有哪去了?”刘塔怒目一睁,大喝道

    “左将军负责殿后,不知道他……”古达欲言又止

    “众将听令,随本帅杀回阴扬城,救回子有!”刘塔勒转马头,拔出腰刀,怒吼道

    “大帅,不可啊!”邓龙与众将急劝道

    “子有随我征战多年,本帅视他如亲兄弟,怎么能够舍弃他,听令,杀回阴扬城”刘塔怒道

    “大帅,我去就行!我愿意立下军令状,不救回左将军,甘愿砍头”马铁心虎目一睁,斩钉截铁道

    刘塔想了良久,看到马铁心满脸的刚毅,收回腰刀,拍了拍马铁心的肩膀,凝重道:“小马,左将军就交给你了”

    马铁心点了点头,看了邓龙与李康恺一眼,勒转马头,疾驰而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