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阴阳侦探

第一百一十五章 丧家之犬

    地宫内,李高头带金冠,身穿麒麟火红服,高大身材被衬托的异样威武李高此刻正抚摸着自己的宝剑天玄剑,天玄剑已经五百年没有喝过鲜血了,剑锋都已经开始生锈了

    “陛下,舍利子的能量以及被魔血化光了,现在只剩下地宫入口的五行封印了”头戴着黑斗篷的黑百合,冰冷的声音在李高身后响起

    “孤知道,这两天孤王会聚集全部地宫阴力,冲开封印,没有了舍利子的能量供应,封印破开指日可待”李高站起身来,猛的把天玄剑插回剑鞘,发出一声清脆的铿锵声

    “那东西怎么处理?”黑百合低声问道

    “就供在魔血池,让所有地宫众将永远记住这个耻辱与沉痛的教训”李高背着手走下宝座,想了想道

    “对了,传孤王令,着左哈德、李高、李闯整顿三军,即日准备出地宫”李高道

    “陛下,刘塔与王冲仍然执意要战吗?”黑百合低头问道

    “刘塔与王冲是自寻死路,本王将会亲率三军,杀他们个魂飞魄散,让他们知道背叛本王的后果哈哈……”李高仰头大笑起来

    黑百合只觉得一股恐惧油然而生,永远没有人能够猜到这位西域霸主心里的想法,没有人敢背叛他,背叛他的人下场一定会很惨很惨

    邓龙靠近天罡诛魔阵,只觉得一股浩然之力扑面而来,逼得邓龙难以靠近阵眼万字真言一步

    其实要破天罡诛魔阵并不难,只是天罡诛魔阵强大的浩然之力有着很强的反震之力,邓龙虽是五世奇人,修为快接近天师级别,依然只觉得呼吸困难,被震得气血翻腾

    由此可见天罡诛魔阵的霸道,怪不得以李高与众鬼之能,也不得不被封印足足五百年

    其实在马铁心三人看来,李高三日之内必出地宫,邓龙此举倒有些多余

    邓龙其实何尝没有仔细考虑过,只是战场战机稍纵即逝,只有处处先发制人才能掌握战场的主动权,把敌人牢牢的牵制住李高如果三日之后出地宫,那表明李高已经深思熟虑,准备妥当,凭着李高的兵力,灵域只能处在被动挨打的位置

    如果邓龙能够提前神不知鬼不觉的替李高打开封印,以李高的想法,灵域的人是不可能主动献殷勤破封印的,李高只会觉得自己地宫的力量自行冲破封印或者说是上天相助,那时的李高自信心很可能会膨胀到极点,也是他最轻敌的时候,首战只要李高一败,灵域就掌握了主动权,这就是邓龙的攻心之策

    邓龙给自己加持了天师护身神咒,强顶住天罡诛魔阵的巨大压力,接近阵眼,阵眼的万字真言佛光流转

    “法良圣僧,弟子邓龙今为拯救灵域除李高,不得不破除圣僧法阵,望圣僧护佑”邓龙双手合十,对着万字真言拜道

    同时咬破中指,血滴向万字真言,万字真言散发出强烈的光芒,似乎对五行之血有很强的感应,邓龙只觉得反震之力全消

    邓龙长吁一口气,站起身来,面色凝重,双手迅速捏法诀,口中念道:“天地五行,金木水火土,五行真雷,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金雷!”

    一道金色雷电在半空凝聚,邓龙双手合拢指向万字真言,大喝一声:“破!”

    金雷带着无坚不摧的霸烈灵力狠狠的砸向万字真言,“轰!”邓龙直接被两股巨大的碰撞之力给弹飞,万字真言被金雷猛烈一轰,顿时破去,天罡诛魔阵红光顿失,整个荒丘顿时被炸出一个巨大的坑

    邓龙爬起来,张嘴吐出一口鲜血,头也不回的奔下荒丘,跨上灵马飞一般的回到帅府

    “小龙,怎么回事,刚刚那地动山摇的巨震是你小子搞的吗?”李康恺迎上来,一把扶住邓龙

    邓龙坐在椅子上,猛喘了几口气,擦掉嘴角的血渍,笑道:“成功了,老李,我破了地宫的封印,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你小子至于吗?看你累的像只狗一样,你哥我都替春天心疼啊”李康恺点了一根烟,吸了两口,塞进邓龙嘴里

    “对了,李大哥你去找把强弓来,顺便把找老马来,咱们今天晚上要好好打一个胜仗”邓龙眯着眼吸了两口,尼古丁的味道就是这么的醉人,香烟入喉,烦愁顿消

    李康恺出了帅府,不一会儿手里拿了一把弓,与叼着烟的马铁心大步进了帅府

    “两位大哥,你们先坐下,我再去拿点东西”邓龙转身步入后厅,不一会儿拿了两筒箭枝走了出来

    “老马、老李,你们一人一筒,这些箭枝是我用五行之血开过光的,只要射中阴兵,绝对的一击必杀,怎么样这个惊喜你们满意不?”邓龙笑问道

    “好小子,真有你的,这个我收下了”马铁心高兴的收下了箭枝

    “战场上一些厉害的阴灵精通隐匿与瞬移,所以小弟要再送两位大哥一份礼物,替你们把阴阳眼给打开如何?”邓龙眨了眨眼道

    “早就想提这事了,上次槐鬼那家伙就是靠隐匿偷袭我们,如果早点开了阴阳眼,也不用受这鸟气了”李康恺道

    邓龙利用灵术帮两人开了阴阳眼,待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众人齐上城头,准备迎接李高的先头大军

    “报!陛下,大,大…大……”一个阴灵士兵急急忙忙跑进地宫,激动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什么事,大惊小怪,不想活了吗?”李高身边一个穿着华丽蟒袍的中年**喝道

    “什么事,快说”另一个面色幽青的锦服青年,抬手问道

    “封印,封印被破了,小的刚刚正在地宫入口当值,忽然听到一声响雷,紧接着封印就破了,小的还亲自出了地宫打探了一番,封印被神雷给破了,踏了一个好大的坑”小兵激动的指手画脚道

    李高与两位王弟面面相觑,良久才缓过神来,仰头大笑起来

    “天助我也,两位王弟,这真的是天助孤王啊!”李高高举双手激动道

    李能、李闯同时跪倒,“陛下,五百年了,我们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了,终于等到了,我就知道古拉神还没有遗弃我们”李能带着哭腔,激动道

    “两位王弟请起!”李高扶起二人

    “来人,速度传左哈德来见孤王”李高挥手道

    那小兵得令,飞快的出了寝宫,李高举起手道:“不,两位王弟立即随孤王去广场检阅大军!孤王要亲口告诉他们,封印被破的消息”

    地宫广场二十几万阴灵大军,整整齐齐的站在广场上,封印被破的消息瞬间传开,每一个阴灵士兵的心中都十分激动,五百年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了,所有的士兵只待他们的圣主李高一声令下,就可以杀出地宫

    李高凭空出现在广场中央的高台上,三军齐齐跪倒,大呼:“恭迎敦煌王,我王万岁无疆”

    李高露出五百年难得一见的笑容,一扬血红披风,高举双手傲然道:“众位儿郎,五百年了,我们被困在这里五百年了,今天古拉神降下神雷,破了法良妖人的封印,儿郎们,欢呼”

    所有的阴兵阴将同时高举刀枪齐声大呼起来,良久,李高举起手,底下瞬间安静下来

    “儿郎们,过去的仇恨要用今日的血来偿还,那些背叛我们,抛弃我们的人必将血债血偿,左右贤王背叛了我们,我们在这被封印了五百年,这是无法忘记的仇恨,本王在此立誓,一定要洗整个灵域,让他们魂飞魄散,以消众人之恨”

    “杀叛贼,血洗灵域,杀叛贼,血洗灵域!”广场上沸腾了起来,五百年来他们的仇恨与屈辱与日俱增,到了此刻完全爆发了出来

    “末将请命,血洗灵域,提刘塔与王冲首级来见我王”左哈德一扬巨斧,上前请命道

    李闯冷哼了一声,单膝跪倒在地,朗声道:“陛下,愚弟不才,愿领三万黑甲精骑,三日内血洗刘塔大军,七日荡平王冲阴风城”

    李能暗自叹了口气,自己的亲哥李闯与左哈德这些年在地府各持重兵,表面上和气,实际上暗中相争,彼此各不服

    “李能贤弟,你是孤王的智囊,你说说孤王该派谁去呢?”李高笑道

    一个是御弟,一个是心腹爱将,李高对于两人相争素来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左哈德将军,向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我看这先锋军应由左将军担当较为适合”李能低头道

    “能弟,你什么意思,难道我的黑甲精骑比不上左哈德的铁甲军吗?”李闯站起身,怒道

    “好,就这么定了,左将军,孤王命你领三万铁甲骑兵立即出发,趁刘塔不知道我们已破除封印,以雷霆之势,血洗刘塔三军”李高举手豪气道

    “我王圣明,左哈德领命”左哈德跪地领命,朝李闯冷笑了一声,迈着大步退了下去

    李闯只恨的牙痒痒,埋怨的看了李能一眼,气的直锤拳顿足

    “众将听令,整理三军,即日出发,血洗灵域”李高举起手臂用力一挥,朗声道

    “血洗灵域、血洗灵域……”

    “能弟,你什么意思,帮着外人对付起你哥来了?”李闯回到府上,大发雷霆

    “闯哥,你先别生气,听小弟分析”李能端起茶杯泯了两口道

    “你说!”李闯没好气的说道

    “闯哥,自古有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陛下眼下与众将都兴奋过头了,急急忙忙出军你想想那刘塔、王冲都是能征善战之辈,甚至在你我之上,封印被破是迟早的事,他们肯定暗中早已经有了准备,你如果贸然出军,很可能会中了他们的奸计,你明白了吗?”李能放下茶杯,解释道

    李闯皱眉道:“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奉劝陛下,还同意派左哈德出军呢?”

    李能笑了笑,走到李闯身边,长叹一声道:“陛下的脾气你是知道的,你想我当时能说吗?搞不好一个扰乱军心,就会让我魂飞魄散再说了,左哈德怎么说也是一名将,让他打头阵,即便是遇到埋伏,相信也不会损失太大进一步讲,即便是他全军覆没,不正合了大哥的心意吗?”

    李闯想了想,哈哈大笑起来,抓住李能肩膀大笑道:“哈哈,我总算是明白了,能弟,你这招可谓是一举多德啊”

    “哈哈,走,闯哥,咱们饮酒去,等消息便是”李能大笑道

    …..

    “众将听令,随我血洗刘塔大军!”左哈德一扬黑色披风,举起巨斧怒吼道

    三万铁甲精骑像野狼一样怒嚎着,狂风般的向刘塔的阴扬城卷去

    五百年没有见过灵域的毛月亮了,在朦胧月色下,左哈德率领群骑疾驰三百里,很快到了阴扬城外

    “吁!”左哈德勒住缰绳,仔细的打量着阴扬城,阴扬城上点着冥火盏,远远望去只有少数的士兵在巡逻,城门也是敞开着

    “陛下果然没猜错,阴扬城全无防备,真是天赐良机”左哈德仰头大笑起来

    “四周这么安静,会不会有诈啊,将军”左哈德身边的副将小声道

    “刘塔怎么也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就破了地宫封印,你看到没,阴扬城防备松弛,这可是天助我们,这头功咱们拿定了,回头看看李闯那小子有什么屁放”左哈德对副将笑道

    “是,将军圣明”副将被左哈德这么一说,最后一丝怀疑也被抛之脑后

    “兄弟们,血洗阴风城,砍下刘塔头颅者,连升三级,杀啊!”左哈德举起巨斧,当先朝阴扬城冲了过去

    群骑疾迅如风,飞一般的向阴风城冲去,眼看阴扬城就在眼前,突然地下猛的一陷,无数骑兵掉入了陷马坑,发出阵阵惨叫,化为烟气

    “将军,不好有埋伏!”副将大喝一声,左哈德猛提缰绳,已经明白中计了

    “撤,兄弟们快撤!”左哈德临危不乱,大喝道

    “左哈德,你中计了,受死!”城墙上瞬间涌出无数手持强弓的阴兵,左子有站在城墙,遥指左哈德大笑道

    “撤,快撤!”左哈德朝已经乱成一团的铁甲骑兵大吼道

    “放箭!冥器准备,放!”无数巨型冥器上不断的飞射一个个冥火球,这些冥火球一落入敌阵,就猛烈爆炸,每次爆炸带走无数阴灵,冥箭支更像是长了眼睛一般,准确的射入乱成一团的铁甲骑兵

    “刘塔,有种的出来与我决一死战”左哈德巨斧隔开箭枝,大吼道

    “将军,快走啊!”几个副将拉起左哈德的灵马,在盾牌的护卫下,往后撤去

    “左哈德,本帅在此,拿命来”后方发出一声雷霆大吼,白马白盔甲的右贤王刘塔,率领亲锐骑兵从后方闪电般的卷来,手下没有一合之将,势如破竹

    “老子跟你拼了”左哈德勒马就要回杀

    “将军,求求你,快走,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啊”副将苦劝道

    “来人,快助将军突围”副将大喝一声,十几个骑兵下马,死死的拉住左哈德

    “将军,求你快撤”众将苦劝道

    “哎!”左哈德发出一声痛呼

    左哈德举起巨斧大吼道:“兄弟们,后方已成死路,我们往古槐林撤”

    在大元帅刘塔的穷追猛打下,左哈德与剩下的铁甲骑兵再没了来时的豪气,个个胆战心惊如同丧家之犬一般,往古槐林疾驰而去,却不知道古槐林内等待他的将会是另一场更大的浩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