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阴阳侦探

第一百零七章 鬼新娘

    红衣撒花女旋转着,银铃般的笑声像针一样刺激着段宇轩的双耳,段宇轩不敢看这些死白的笑脸,拔腿就往林子里跑去,双腿却像是惯了铅一般,又像是被人从后面牢牢拉扯住,哪里还跑得动

    撒花女篮子中那白色的花瓣,在林中纷纷洒洒,如同雪花一般落在段宇轩的头上,段宇轩心冷若寒冰,已知必死无疑

    “小哥,你害怕了吗?”一个撒花女凑到段宇轩耳边森森道

    段宇轩知道遇到‘送阴婚’如此倒霉的事情,小命是难保了,长叹一声,闭上双目只待死亡来临

    一股暖流流变全身,段宇轩睁开眼一看,自己全身被金光闪闪的护身盾包裹着,四周传来红衣撒花女的惊诧声与咒骂声

    “小段,不要怕,向西边走!”邓龙熟悉的声音在段宇轩耳内想起

    段宇轩朝四周看了看,根本没有邓龙的身影,暗道,难道是邓哥的鬼魂在保护我,心下是有悲有喜

    天师护身神咒根本不是这些撒花女鬼所能抵挡的,段宇轩咬牙往山路的西边猛奔过去,撒花女也不敢阻拦,纷纷躲避不及

    “想走,没那么容易!”一声冷喝声从轿内传了出来

    一条白绫从红花轿疾射而出,段宇轩只觉得耳边一阵风声,白绫已经绕到了眼前,段宇轩吓得一个趄蹑,滚到在地

    白绫呼啸一声,稳稳卷住段宇轩往轿内猛拖而去

    “邓哥,救我!”段宇轩慌乱之中发出一声惨呼,身子已经被卷入轿子

    “生人?果然是活人,王郎几百年没吸过生人血了,这么好的邀宠之礼,奴家怎么能错过!”那新娘掀开红头巾,仔细的打量了一番段宇轩,桀桀的怪笑起来

    段宇轩只觉得那白绫勒的自己快要断气,奈何双手被缚,全身更是被白绫勒的像是被割成了几节,最要命的是,那白绫冰寒无比,一股死亡之气把天师护身神咒瞬间破去,段宇轩连呼喊的力气都发不成来,只能咬牙闷哼

    “你是不是很痛苦,告诉你,我千年前被我爹勒死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不过我可不想让你这么快死去,你可是我送给王郎的新婚之礼”鬼新娘把脸凑了在段宇轩的耳边,冷森森的说道

    段宇轩这才看清楚,这鬼新娘相貌虽然柔美,但是冷寒的双目与涂着紫黑乌沙的双唇,浓黑的眼影,让她显得邪气无比

    鬼新娘袖子一动,白绫瞬间卷入衣袖,冷冷的看了一眼段宇轩,放下头巾,淡淡道:“奴家知道你还有个有些道门的朋友躲在树林中,不过这里是‘阴城’,是我们亡魂的地方,他是逃不掉的,你还是死心”

    段宇轩心下一沉,原本还抱着希望的心顿时冷却了下来,这里阴气冲天,阴鬼横行,看来这次就是神仙也难搭救以邓龙的性格,自己遇难了,他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唯一的解释就是邓龙自己也遇到了麻烦

    邓龙幽幽醒来之时,李康恺与马铁心早已经醒来,奇怪的是,段宇轩不见了踪影

    原来邓龙三人都是精通闭气之术,在进入漩涡之前,全都闭住了气息,进入了龟息状态不过这让段宇轩产生了误会,因为段宇轩并不知道他们有这本事,还以为他们已经死去

    三人在漩涡的剧烈冲击下,肉体也是伤痕累累,醒来之后疲惫不堪,手电以及好不容易准备的干粮全部丢失了,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内衣防水袋的香烟与火石依然还在

    邓龙给两人点了香烟,自己也点了一根,香烟此刻比起干粮来似乎变得更重要,尼古丁的香气一入口,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大脑也开始清醒了起来

    很快三人发现段宇轩丢了,李康恺懊恼的摸着头道:“我记得我一直都握着小段的手的,凭我们三人的保护,他不应该会被漩涡冲丢的”

    “这可不一定,我们是在闭气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完全不知道,小段也许真的被冲散了”马铁心吐出烟雾,满脸的凝重

    “两位大哥,这地方阴气冲天,你们在这别乱走,我去四周找找”邓龙扔掉香烟,抬头看了看阴暗的夜空中的‘毛月亮’,心底涌起一股寒意

    邓龙钻进那莽莽丛林,仔细的查看了一番,这丛林中密密麻麻的全是古槐与枯藤,邓龙一走进丛林就知道事情完全不对劲

    槐树集阴,古藤聚灵,这么一大片丛林全是参天怪槐与老藤,可见这里的阴气是多么的重,能够集结这么多阴气的地方,要么是万人坑,要么是古战场

    林子里面静的吓人,邓龙虽然是身怀异术,灵力充沛,仍觉阴气逼人,给自己加持了护身神咒,邓龙没有在林子久留,飞速退了出去

    “老马,你手表还在吗?快看看时间!”邓龙从林子退了出来,满脸苍白的问道

    马铁心感觉到邓龙的紧张,但并没有多问,看了看时间,完全傻眼了,时间的指针滴滴嗒嗒的在晃动,清楚的指着八点十五分

    “八点十五分,这地方太古怪了”马铁心看了看昏暗的夜空挂着的朦胧弯月,声音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三人的脸色瞬间惨白了起来,即便是不精通阴阳之术的李马两人也知道了事情的不寻常,八点十五分,这个时间很容易解释,如果是白天,那么此刻不应该还是朦胧的黑夜,可是如果是夜晚八点十五分,那么月光不可能升得这么高

    邓龙苦笑道:“哥仨要做好心理准备,这第五层根本不是人间,‘毛月亮’、‘古槐林’、‘万人坑’,道家最忌讳的三大最强阴灵现象全部集结,唯一的解释就是这地方是人、神皆惧的‘灵域’”

    邓龙有点苦笑不得,千猜万猜也没猜,这第五层竟然是片灵域,所谓灵域,是一些厉害的鬼魅,从阴间逃出来以后,纠集大量不愿意转世投胎,或者是一些地府为了逃避十八层地狱酷刑的凶灵厉鬼形成的特殊空间

    在灵域里面,完全是阴灵的世界,这里不会有任何生的迹象,死是它的代名词,由于灵域里面厉鬼众多甚至还有恶灵或修罗级别的阴魂存在,即便是强如钟馗天师也不敢贸下灵域追捕鬼魂,如此以来灵域就成了孤魂野鬼的避难所

    邓龙终于明白为什么钟馗天师明明知道李高等万千鬼魂在地宫,随时有可能冲出地宫作恶,却也无可奈何

    钟馗虽然是地府天师,但毕竟是幻化肉身,真正的钟馗在千年前早已经死去,没有凡人血肉就无法在阳光底下生存,即使是道行再高,也要被阳光的天罡浩气化为空气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灵域的强大与隐蔽,从海巫机关到这灵界,一切都是那么的诡异,也许海巫机关的漩涡把几人是卷入了地下黄泉,经黄泉才到了这灵界,所有的一切都是如此的隐蔽诡异,奈何天师如何厉害,也不见得就能找到灵界难怪自己在地府时,天师说自己这次寻宝会涉及到地府

    想到这,邓龙不禁苦笑了起来,钟天师或许太看得起自己了,地府那么多厉害的鬼差都不敢来灵界,自己如何能如他所愿,把李高等被困在地宫的千年鬼魂锁回地府

    三人正在惊诧之际,从莽林那边隐隐约约传来唢呐声,邓龙三人的耳力远远不及段宇轩,到了此刻才完全听到,紧接着似乎传来一声惨呼,邓龙胸口莫名一震,皱眉道:“不好,小段出事了”

    说完,口中疾念咒,护身神咒迅速在三人身上加持护身盾,李康恺与马铁心有些惊讶的看着邓龙,邓龙也无法解释自己的心灵感应,当先钻入了古槐林

    当看到段宇轩被群鬼所围,马铁心与李康恺两人正欲相救,邓龙一把按住低声道:“她们不是人,我去就行了”

    邓龙凝神传音入段宇轩耳内,又给他加持了护身盾,眼见段宇轩在护身盾的保护下就要突围,不料那花轿中飞出一条阴气逼人的白绫,瞬间破去了护身盾,把段宇轩拖入了花轿

    “老马,把你军刀给我!”情况紧急,邓龙转过头对马铁心凛然道

    马铁心拔出绑在大腿的军刀,递给邓龙,邓龙麻利拿起军刀朝着手心猛的一割,掌心鲜血泉涌而出,鲜血顺着刀尖直滴了下来

    马铁心与李康恺惊愕的还来不及发问,邓龙把军刀递给马铁心道:“马大哥,你们留在林子中,我去救小段,保护好老李”

    说完,邓龙从林子中猛的窜了出去,站在山路上,仰头大笑,挡住了送轿队伍

    “拿来的新娘子,竟然抢了我的朋友,不怕你未来的夫君轰你出门吗?”邓龙朗声道,护身盾发出猛烈的强光,把众红衣女震慑的纷纷后退

    段宇轩心中一喜,知道是邓龙来了,暗自庆幸邓龙并没有死,心下一喜,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张口大喊道:“邓哥,我在这,我在这!”

    鬼新娘桀桀一笑,猛的张开嘴,一条血红的长舌头瞬间在段宇轩面门刷了一下,段宇轩只觉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又是一个俊小伙,如果把你献给夫君,夫君高兴还来不及,哪里还会怪奴家呢”鬼新娘银铃般的声音从轿内传来

    “哈哈,我邓龙从来不打女人,没想到这次居然要破戒!”邓龙哈哈大笑,背在身后的双手暗自掐诀,体内灵力狂涌而起

    “千年了,除了几百年前法良那个老秃驴,还没见过活人,就让奴家看看你这俊小伙有什么本事”

    话音未落,一个头戴凤冠,身着红衣,面如白纸,唇如紫霜的新娘带着香风凭空出现在邓龙面前,面带笑意仔细打量着邓龙

    “不得不承认,你长得还不错,可惜妆容太差,我怕你夫君未必会喜欢你”邓龙双目射出灵光,凛然对着鬼新娘幽怨的双目

    鬼新娘淡淡笑了一下,身形巨变,瞬间从邓龙前后左右隐去,半秒后从新站在邓龙面前

    “你长得蛮俊俏,奴家有几分喜欢你,你是天师道弟子,不过到了阴风城也只有死路一条”鬼新娘话音未落,脸色一变,凌空而起,一条白绫出现在手中

    夜空中鬼新娘红衣如血,长袖裙摆随着阴风飞舞,手中白绫轻握,煞是有一番异样美

    邓龙暗自叹了一口气,杀戒一开,在这灵域很可能就在没有回旋的余地,成为万鬼的公敌,想到这不禁佩服法良禅师当年是如何通过灵域进入地宫,以舍利子震万邪的

    “新娘子,难道你非得与我生死相搏?”邓龙皱了皱眉头,看着半空的鬼新娘问道

    “他娘的,小龙和这个娘们在那磨磨蹭蹭个啥,换了我直接一道雷劈了她!”马铁心对身边的李康恺皱眉骂道

    “小龙,这样做,自然有他的道理,我们还……”李康恺话还没说完,猛的只觉得头顶一暗,抬头一看,直接惊呆了

    无数的枯藤盘旋着向两人卷了过来,两人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枯藤瞬间缠绕往槐树上卷了去……

    “就让奴家看看天师教有何厉害!”鬼新娘双手一挥,长袖瞬间增长朝邓龙卷了过来

    “错了,我是茅山术传人,让你见识下我茅山道术的厉害!”邓龙仰头一声大喝,身子同时迅猛后退两步

    “天地无极,乾坤剑法,神剑一现万鬼惊,临兵斗者皆阵前,临字诀!”邓龙脚踏天罡北斗位,双手食指中指交叉一合,随后剑诀一分,背上已然出现七把金光闪闪的法剑

    “临字法剑,疾!”七把金剑发出一丝清脆鸣叫,浩然的灵气,引得红衣撒花女惊叫起来,那是对阴灵有着致命的压迫,她们绝不会怀疑那些金剑足够让她们魂飞魄散

    鬼新娘面色一变,怎么也没想到这年轻的茅山弟子会如此厉害,如果她知道邓龙道行已经可与正德天师比肩,甚至连鬼神皆惧的修罗都魂丧邓龙之手,她绝对会后悔对邓龙的挑衅,可惜现实是不允许人后悔的,即便是鬼也不例外

    临字乾坤剑疾射而出,在山道迅速穿梭着,见鬼就杀,每每金光一闪,就有一个红衣撒花女鬼被金剑破去阴魂阴魄成为空气,很快四周空荡了下来,所有的撒花女都被金剑破魂而散,只剩下口中急速喘息着白气的鬼新娘

    鬼新娘娇咤一声,面色一变,手上白绫迅速旋转起来,圈圈绕绕向邓龙卷来,这鬼新娘生前乃是吊死之鬼,这条白绫正是她千年怨气集结的阴气,端的是厉害无比

    森寒的阴气让四周的空气甚至产生了气旋,激荡的山路上的石子与树叶纷纷扬扬起来,庞大的森寒阴气向邓龙猛卷而来,七把金剑被逼的根本无法靠近鬼新娘

    邓龙脸上闪过一丝冷笑,看来这鬼新娘确实有些道行,当下不敢大意,双手一扬,金剑收回

    “天地无极,乾坤剑法,神剑二现诛万魔,兵字诀,疾!”邓龙运起灵力,双手连换法诀,兵字剑诀带着强烈的杀戮之力,在邓龙头顶显现四十九把光芒更灿的金剑

    邓龙双手握诀成圆,兵字剑诀四十九把金剑在头顶形成一个金圆,所有的金剑发出清脆的响声,高速旋转着,“伏!”邓龙双手朝鬼新娘一指,四十九把金剑首尾相连朝鬼新娘的卷去

    鬼新娘面色巨变,白绫旋转的更快,“叮,叮!”一连串的金光中,鬼新娘的白绫在兵字剑诀强大杀戮之力下,化成了碎片,四十九把金剑高速疾飞,牢牢锁定手足无措的鬼新娘头顶,只要邓龙手一动,就能将鬼新娘斩成灰烬

    这还是邓龙第一次使用茅山派的镇教诛邪剑法,当自己能够兵字诀随意祭出四十九把金剑,邓龙已经知道在八卦宝玉的洗礼下,自己的道行已经完全在当初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