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阴阳侦探

第一百章 一世人两兄弟

    “邓哥!”

    “小龙!”

    ……

    “老李,拿酒来!”马铁心扶住双目紧闭的邓龙大喝道

    李康恺摸出腰间的酒袋,解开木塞,往邓龙嘴里倒去

    “他奶奶的!”李康恺双目通红,狠狠的把酒袋砸在地上,酒袋早已干瘪,已是滴酒不剩一路闯来,这最后一袋酒早已经喝的一干二净

    原来邓龙为了抵抗灵力远远胜过自己的亲王,早已是支撑不住,全凭自己的意念在苦苦支撑着,适才在充满邪力的金棺血液中搜寻黄金锁,邪气入体,此刻再也支撑不住

    “呼”的一声,整个石墓突然刮起一股阴风,所有的灯盏被这股阴风一吹,尽数熄灭

    石墓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阴风一闪即过,石墓中静的吓人

    “咔嚓”李康恺警觉的把枪上膛,手心里冒出了层层冷汗,段宇轩沉重的呼吸声就像铁锤一般重重的敲在心上,带来强烈的压迫感

    “小段,沉住气!”李康恺手搭在段宇轩的肩头,冷冷道

    “李大哥,我不怕,不用担心我”段宇轩小声道

    “小段,你把黄金锁拿好,咱们顺着原路返回,离开这个鬼地方再说”马铁心拾起地上的黄金锁递给段宇轩,把军刀别在腰间,抱起邓龙朝出口走去

    马铁心清楚的知道,在这神秘莫测的妖楼之中,没有精通异术的邓龙,实在是寸步难行

    脚下不时传来踩在那些干枯的骷髅上传来的劈啪声,没有人知道黑暗中潜伏着什么,也没有人知道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

    “真是抱歉……”段宇轩双手合十,不断的小声祈祷着

    火折子昏暗的光亮在这黑暗的石墓中,所照之处不过一米左右的距离,李康恺持枪的双手早已经湿透,额头上的冷汗顺着鼻梁滴到嘴角

    “吱吱!”一声怪叫,一个硕大的黑影从脚下一闪而过,段宇轩猛的跳了起来,怪叫一声,手中的火折子也差点撒手抛掉

    李康恺与马铁心同时大惊,高度紧张的神经紧绷至了极点,李康恺双枪轮转,对着窜过去的黑影,毫不犹豫两个点射,那黑影直接被打翻在地

    “老李,什么东西?”马铁心问道,声音略有些颤抖,这石墓中确实太恐怖了,比起战场上的枪林弹雨更加的让人有一种摸不透的神秘恐惧,没有人知道下一秒又会出现什么稀奇古怪要人命的‘鬼东西’,马铁心第一次觉得命运似乎被一只无形的手所操控,偏偏又无能无力

    李康恺接过段宇轩递过来的火折子,走近一看,一只巨大的老鼠,体型足足有老猫般大,四肢抽搐着,李康恺两颗子弹准确的在这变异老鼠的腹部留下了两个巨大的血洞

    “是一只老鼠,他奶奶的,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老鼠”李康恺长吁一口气,就着火折子点了一根香烟

    “老鼠!一只老鼠就能把你吓成这样,我真不明白小龙怎么会答应你这么脓包的人跟着来,我看段家到了你手里也算是没落了”马铁心冷笑了两声,看着被吓得脸色铁青的段宇轩,猛的起了一股无名之火

    “我,我,对不起,马大哥,我……”段宇轩还从来没有马铁心如此大发雷霆,不由的手足无措,结巴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马铁心双眼冷茫一闪,盯着段宇轩的脸,冷冷道:“我不希望的我的身边有你这样的脓包,如果你无法适应种种残酷的磨练,如果经过了这么多的历练,你还没有一丝长进,我会对你彻底失望,我建议你顺着原路返回,留着你的小命去当你的段家世子”

    段宇轩咬牙抬起头来,迎上马铁心刀锋般得双目道:“我不是脓包,从这一刻起,我会证明给你看,我不会拖后腿,我不会再丢段家的脸”

    说完,段宇轩拔出匕首,走到仍在抽搐的巨鼠旁,蹲下身子,大喝一声,匕首狠狠的刺向巨鼠的头颅

    “从这刻起,我不会再让人说我是个脓包!”段宇轩把血淋淋的鼠头扔在马铁心的脚下,傲然迎上马铁心道

    “好了,小段,我相信从这刻起,没有人再敢说你是脓包!”李康恺拍了拍段宇轩的肩膀笑道

    石墓中充满了浓郁的血腥味,马铁心皱了皱眉头,一种强烈的不安涌上心头,这石墓原本是密封甚至充满毒气的,又怎么会来这么一只巨鼠呢?

    “老马,不太对劲!”李康恺转过头来,满脸的凝重

    “我知道了,老李,那家伙来了!”马铁心冷冷道

    李康恺与段宇轩同时色变,谁都没有忘记那恐怖的肉芝,上次邓龙几人在石窟中让它逃掉了,没想到这家伙报复来的这么快

    肉芝速度奇快,对这石墓地形了如指掌,上次几人拼尽全力却也只能重创它,现在邓龙又昏迷不醒,恐怕要制服它就更困难了

    三人来到入口之处,入口离地足足有两米多高,段宇轩举起火折子,入口一片黑暗,阵阵阴风从里面灌了过来,让人透骨生寒

    “下来容易,上去难!这样我先上去,你们照看小龙”李康恺把手枪别入枪套中,扔掉烟蒂道

    “不!你们谁也别上去”段宇轩拉住李康恺道

    “为什么?不上去难道在这等死吗?”马铁心冷冷道

    “大家想想,为什么肉芝要扔一只怪鼠下来探路,这石墓中的亲王就是这肉芝千年前的主人,凭着肉芝对石墓的了解,你想它会看着它的主人被我们杀死吗?”段宇轩道

    “小段的意思是,肉芝不敢下到这石墓之中来?”李康恺反问道

    “正是,你想想肉芝半人半怪的,亲王这类人一向自视清高,怎么会容许这样的怪物踏入自己的寝宫,或者还有一种可能就是这石室中有让肉芝害怕的禁忌,所以肉芝才会让怪鼠探路,以确定我们是否还活着”段宇轩道

    “嗯,确实有道理,看来你小子确实有点进步,还懂得推理了”马铁心赞许的点了点头道

    段宇轩笑了笑道:“还不是让你老哥给逼的,我再不长进估计又得当脓包了”

    “不好,照这么说,肉芝已经知道我们还活着,亲王已经死了,恐怕这畜生会不择手段对咱们下狠手”李康恺突然大声说道

    “目前这个石墓还算是安全的,我相信它不敢随便进来,等小龙醒了,咱们再从长计议”马铁心抬起头,看着漆黑的入口,淡然道

    三人选了一个干净的角落,坐着歇息起来,补了点干粮

    “小段,把火折子灭了,这东西现在珍贵的很”李康恺打了个哈欠道

    “嗯,趁着现在还是安全的,赶紧好好休息一会儿”马铁心道,说完靠着墙壁睡了起来

    李康恺看着有些惊讶的段宇轩笑了笑道:“奇怪!这是你的必修课之一,那就是无论在什么环境都要随时保持充沛的精力,该休息的时候要最充分的休息,忙活了这么久,快睡”

    段宇轩笑了笑,在这漆黑无比、散发着让人恶心的血腥味的石墓,石墓顶上还有个恐怖的肉芝在虎视眈眈,要说不害怕那是骗自己的

    “李大哥,我睡不着,你能陪我聊聊吗?”段宇轩靠着石壁坐了下来,低声道

    李康恺点了一根烟,吸了两口,缓缓道:“小段你知道吗?你爷爷对你期望有多么高吗?你爷爷人称盗墓之王,那是用随时牺牲生命的代价换回来的,墓室中的危险比起战场上更加可怕,因为你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一些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很多古墓是前人智慧的结晶,盗墓绝对不是个简单活,不仅仅要求有无畏的胆魄,更需要高超的智慧”

    “其实我知道当摸金传人跟当杀手本质上区别并不大,对身体与胆识、智慧要求都非常高,杀手讲求的是一击必杀,不成功便成仁,而盗墓也是九死一生的活我小时候曾在澡堂见过爷爷满身的疮疤,我知道那是拿命拿血打拼来的,我父亲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不肯接爷爷的班,我从小对古物与古墓有着浓烈的兴趣,我更是爷爷唯一的希望,我不想段家到我手里衰败,所以我选择了成为一名摸金传人,直到现在我依然没有后悔”段宇轩道

    “小段,我和小龙以及老马答应带你出来历练,并不是全看在你爷爷的面子上,你是块未经雕琢的宝玉,假以时**一定会成为比你爷爷更伟大的盗墓之王,到了现在你应该不会再怪老马对你的苛责了,老马这人是个面冷心热的人,他不过是想你快速成长起来罢了,其实他比谁都关心你,我想你应该感受的到”烟头在黑暗中,红光一闪一黯,李康恺不禁想起了自己兄弟几人一路走来,早已是肝胆相照,彼此深知了

    “李大哥,我当然知道马大哥是为我好,放心,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我担心的是邓哥,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醒来”段宇轩道

    李康恺猛烈的吸了几口,坚定道:“小段,我跟你说实话,直到此刻我才明白小龙为什么要刻意去选择忘掉道术,很多时候不愿意使用异术,很多时候我曾一味的认为他是傻子,舍去简单的方法不用,偏要去跟普通人一样斗智斗力,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李康恺说完深深的长叹了一声,小龙你的这番心思做兄弟的总算是明白了,你还是你,不管时间如何流逝,你依然是那么的考虑别人的感受,为别人着想,一世人两兄弟,此刻才算是明白你的苦心

    “李大哥,我还是不太明白你这番话的意思,邓哥舍弃道术不用,难道有别的深意?”段宇轩不解的问道

    段宇轩笑了笑道:“小段,你觉得是你邓哥厉害还是老马厉害些?”

    段宇轩想了想,犹豫道:“我觉得邓哥厉害些,在我印象中,好像没有他搞不定的事情!”

    “哈哈,看来你对你小龙这小子的印象远远比老马要好啊,不过小段你现在听着,让我来告诉你一些事情”李康恺笑罢,正容道

    “老马,在认识小龙之前,是整个世界最有名气的杀手之一,绰号‘青龙’,就是英国女皇、美国总统听了这个名字心里都得发颤,同时他是很多国家特种兵的高级顾问,死在他手里的人没有一个简单的人,相比起来,小龙虽然精通异术,可是若是比起心狠手辣、一击必杀他连老马的一根指头都比不上我知道你为什么觉得小龙厉害,因为任何人和他呆久了都会依赖他”说到这李康恺停了下来猛的叹了一口气

    段宇轩摸了摸鼻子,不经意间才发现李康恺说的太有道理了,自己就不知不觉染上了邓龙爱摸鼻子的习惯

    “老马是叱咤风云的青龙,我曾经是上海滩的‘名捕’,可是这些年来,我们虽然经历了很多磨练,兄弟几人生死与共,取得了一些名气,可是我们心里都清楚没有小龙的异术我们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我们的傲气已经渐渐的被磨平了,曾经不可一世、可以独当一面的家伙在小龙的异术面前全部黯然失色,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李康恺扔掉快烫到手指的烟蒂,长吁一口气道

    “李大哥,我明白前面你所说的话了,你说你明白邓哥为什么刻意放弃异术的苦心了,他是不想让你们怀疑自己的实力,他不想让异术掩盖自己兄弟的光芒,他是想证明自己与你们一样,他更怕异术冲淡他的兄弟之情”段宇轩兴奋的说道

    “是啊,你说的对,小龙在法国几年早就想到了这个问题,所以他才刻意去选择遗忘道术,很多时候不肯使用异术,他知道我和老马心高气傲,无奈的是他处处靠异术解除我们的尴尬难堪,他知道我们的心里绝对不好受这么多年了,也只有他依然会这么考虑我们的心情,小龙是不会变的,他永远保持着那个湘西少年淳朴的心境”李康恺笑了笑道

    “不过他错了,一世人两兄弟,我和老马又怎么会因为这个放在心上呢,只是又不便点破他的一番好意,哎,想来其实也是无趣之极”李康恺叹了口气道

    “是的,一世人两兄弟,我宁愿不念这劳什子乱七八糟的咒语,甘愿当两位老哥的小弟与跟屁虫,有时候想想,真想大吼一句,‘去他妈的茅山术’”邓龙慵懒的声音,懒洋洋的传了过来

    “小龙!”

    “邓哥!你醒啦!”

    李康恺与段宇轩同时惊呼道

    “你们两个大半夜的在这发牢骚,是个人都会被你们吵醒啦!”马铁心一翻身坐了起来,没好气的说道

    “哈哈,太好了,他娘的这鸟地方待的憋屈死了,是时候出去了”李康恺哈哈大笑起来,笑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有什么比打开心结,自己的兄弟依然与自己并肩作战更痛快呢?

    “小子,你过来!”马铁心打亮火折子,满脸不悦的指着段宇轩道

    段宇轩向李康恺射向求助的眼神,李康恺哈哈大笑,做出个无能为力的表情,段宇轩低着头,摸了摸鼻子硬着头走近马铁心,不用想两个‘栗子’是吃定了

    “小子,你刚刚说老子和邓龙这小子谁更厉害些,现在再说一遍给我听听”马铁心铁钳般的大手抓住段宇轩的肩头,板着脸问道

    “这,这……!”段宇轩看着马铁心门神般得凶脸,不由的转过头,却看见邓龙与李康恺满脸的坏笑,不由的暗骂这两人太不义气

    “结巴个啥,快说!”马铁心冷冷问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