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阴阳侦探

第九十八章 黑血破邪(上)

    “打又打他不过,法术又不能用,你说,怎么从他胸前拿的暗锁!”马铁心叹道

    亲王左手提剑,右手轻抚虎须,不屑的看着邓龙几人,也不急着抢攻邓龙几人,只是站在那棺材中冷笑

    “他娘的,太目中无人了,老子非宰了他不可?”马铁心狠狠的盯着亲王,全身青筋暴起,亲王挑衅狂妄的眼神,让马铁心怒不可遏

    “老马,不可!”邓龙赶紧拉住马铁心,急道

    “有何不可?你怕死,老子不怕”马铁心猛的挣脱邓龙的手臂,就要向亲王冲去

    “老马,你听我说,他是故意刺激你,要你去送死的,这老鬼剑法与邪术超群,你我强来怕是斗不过他,你且等等”邓龙再一次拉住马铁心劝道

    “哼!”马铁心冷哼一声,“打又不让打,你到底想怎样?”

    “马大哥,你且冷静,待邓哥想想”段宇轩劝道

    “是啊,老马,哥几个再凑到一起想想,别老是打打杀杀的”李康恺从口袋摸出一根烟,扔给马铁心,淡淡道

    哥几个凑到一起,点了烟

    “哥几个,咱们好好想想,这亲王为何只守不攻,寸步不离棺材?”邓龙吐出烟雾,低声道

    “小龙,你的意思是,这亲王离不开这具棺材?”马铁心惊讶道

    马铁心原本是个南洋第一杀手青龙,心思缜密,考虑问题周全只是每每和邓龙几人在一起,有邓龙这个智囊,多半充当打手角色,这才易冲动,此刻冷静下来,头脑顿时清明起来

    “准确说来,是离不开棺中的那些晶莹的怪液”段宇轩补充道

    邓龙点了点头,拍了一下段宇轩的肩头道:“哥几个你们想想,如果敦煌遗书是真的,那么这个西域亲王足足有千岁有余,人是不可能活这么久的,即便是他邪术如何的厉害高深也不可能,唯一的解释就是金棺中的液体有古怪,咱们只要把这些液体弄杂,让它失去原有的功效,那亲王必定化为灰烬”

    “哎呀,小龙你怎么不早说,怪不得这鸟一直站在棺材中一动不动,原来是离不开那些液体,待我去搞定他”李康恺朗声笑道

    “等等,老李,你怎么搞定他?”邓龙问道

    “我用手枪朝他猛射一通,他只有跳出棺材躲命的份,到时候你们再联手杀了他”李康恺道

    “李大哥这个想法是好,却未必可行”邓龙道

    “什么意思”

    “李大哥,你觉得是茅山申言道厉害还是这老鬼厉害?”邓龙反问道

    “申言道确实厉害,不过和老鬼比起来,似乎老鬼的邪术要厉害些”马铁心皱眉道

    “那不就成了,哥仨好好想想,当初日本人的机枪连申言道的护身盾都破不去,你这把手枪能伤的了这老鬼?”邓龙道

    “哎,这也不成,那你说怎么办,我是没办法了”李康恺气呼呼道

    “哈哈,李大哥你别急吗?我已经想到了破老鬼的办法了”邓龙笑道

    “小龙,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啊,你看那老鸟那副德行,老子恨不得一刀劈了他”马铁心盯了亲王一眼,军刀往地下一顿,朗声道

    “来,哥几个听我说,小段,你去清清背包中还有多少管狗血?”邓龙道

    段宇轩拉开背包,朗声道:“邓哥,还有九试管狗血”

    “好!马大哥、老李咱们三人牵制住老鬼,小段你设法把狗血倒进这金棺之中,大功既成”邓龙豪气道

    “凭咱哥仨,杀他虽难,牵制住他却绝对没问题,只是这狗血能有用吗?你还记得前面泼了一试管在他脸上,结果鸟用都没!”马铁心道

    “马大哥你错了,你想想这老鬼被泼了狗血之后,立即离棺,正是因为他怕狗血与棺中液体混到一起,照我看,这狗血乃是天下破邪之物,这人既然精通邪术,这狗血想必与那棺中液体相克,我认为,邓哥此计可行!”段宇轩道

    “好,眼下也没别的办法,姑且试他娘的一试”李康恺点头道

    “好,咱哥仨拿出点手段来,上!”邓龙扔掉烟蒂,拔出辟邪宝刀,豪气道

    亲王冷笑看着邓龙几人嘀咕了好长一阵子,从几人的身手尤其是精通异术的邓龙,亲王知道这些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可惜的是自己根本离不开这充满至邪之力的‘圣液’,幻术对他们已经造不成什么威胁了,唯一就是等他们主动前来给自己祭剑亲王甚至心里已经后悔,自己不该对幻术那么自信的,早知道前面把这几人解决了,何至于现在处在被动地位,最让亲王担心的是,那几人似乎看出了自己离不开‘圣液’的秘密,一旦‘圣液’被毁,自己必死无疑,亲王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阻止敌人进入金棺附近

    想到这,亲王仰天长笑,瞳孔血红如血,软剑一抖,银光乍现,整个石墓空气似乎瞬间也冰冷了起来

    “他娘的,好强的杀气!”马铁心暗道,亲王散发强大的杀气将邓龙几人牢牢锁住,几人顿感压力骤增,似乎呼吸也沉重了起来

    “杀!”马铁心仰天狂吼一声,凭借着全身无穷的战斗意志,破除杀机,迈开步子,刀锋闪过银芒,直接刺往亲王的左腹

    亲王暗自惊心,没想到马铁心战意如此之强,在自己强大杀意压迫下,还能如此迅捷

    冷笑一声,亲王软剑往下一格,马铁心只觉得手臂一震,不料瞬间亲王撤力,软剑如同银蛇一般,将军刀节节盘绕起来

    马铁心暗自心惊,这人剑术简直是出神入化,力道可以让剑忽软忽硬,犹如拥有生命一般,当今天下可能找不出第二个人

    马铁心力贯手臂,往后一扯,不料那银剑竟然将军刀缠的死死的,丝毫不动

    “吼!“马铁心腰马一沉,青筋暴起,发出雷霆怒吼,双手千斤之力,猛的将军刀往后一扯

    那亲王发出咦的一声,显然没想到马铁心有如此神力,身形微颤,银剑发出一声清脆之声,猛然松开,马铁心猛的被甩飞,直挺挺的撞在石墓大柱上,口中溢出了鲜血

    “老狐狸!”马铁心擦去血渍,骂道

    原本还想猛然发力将这亲王拖出棺材,岂料亲王突然泄力,马铁心吃不劲这才吃了暗亏

    “砰,砰!”“叮,叮!”

    李康恺双枪齐发,直取亲王双目,李康恺也是无奈,蒙着双眼,马铁心不撤下来,还真不敢开枪,这下双枪连发,直取亲王双目,企图破除邪术摄魂

    亲王银剑左右轻轻一格,速度却是无与伦比,两颗子弹直接被银剑扫落在地,亲王左手持剑右手抚须,动作潇洒无比

    看着狼狈不堪的马铁心与目瞪口呆的李康恺,亲王突然仰天长笑起来,意态狂妄肆虐无比

    “老鬼,我来会会你!”

    “天地无极,三清急急如律令,弟子邓龙请五行之雷,金雷!起!”邓龙双手合十,面色苍白,口中疾念法咒

    亲王只觉得整个石室内金光大盛,一股浩然正气轰然而至,压的他透不过气来,暗道邓龙了得,心下知道再不拿出压箱绝技,恐怕自己真的要死在这石室中,当下神色一凛,盘腿坐在金棺‘圣液’中,双手在胸前连划了几个复杂的法诀,口中疾念

    一道黑气瞬间将亲王笼罩起来,那黑气黑得玲珑剔透,如同把这亲王撞在一个黑玻璃瓶中

    石墓上空泛起一个金**案,邓龙愈念愈急,“轰!”一道足足有碗口粗的金色雷电照着那被黑气包裹的亲王脑门急劈而下

    顿时间,金光与黑光混杂,石墓内突起狂风,几人甚至连眼睛也睁不开,金雷灌顶,黑光弥漫

    良久,黑气散去,金光散失,“哈哈!”亲王从棺中站起来,双眼血红更甚,仰天长笑

    邓龙长叹一声,站起身来,脸色苍白无比,没想到自己在法国几年,对道术荒废已久,灵力大不如从前

    “邓哥,这,这怎么回事?他怎么,怎么还没死”段宇轩惶恐道,直到今天他才知道邓龙是如此的厉害,更惊叹那亲王的恐怖

    “小龙,你怎么不把剩下几道雷全发出来,炸死这狗娘养的”马铁心道

    邓龙无奈的摇了摇头道:“马大哥,小弟灵力大不如从前,这道金雷已是我的极限了”

    “小龙你别灰心,若是这老鬼没有棺中那些液体给他邪力,他恐怕绝非你对手,眼下咱们再想想看有别的法子对付他不”李康恺见邓龙脸色惨白如死灰,知道邓龙不仅灵力受损,信心更是受到了严重的打击,是以劝道

    “李大哥,我们现在还剩下最后一个办法!”邓龙猛喘一口气,努力平息大脑因为灵力的损失带来的晕眩

    “小龙,你没事,你脸色很难看”马铁心见邓龙虚弱,心知不妙

    “没事,我现在还有些灵力,老鬼用幻术,我用迷魂术拖住老鬼,这样,你们就可以不用蒙着眼睛跟他斗,小段,也可趁机泼狗血”邓龙道

    “好,我们再试他一试”马铁心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