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阴阳侦探

第五十八章 地府

    邓龙从中和堂离开之后,飘在大街上,一时也是没有头绪肉身回不去,又不忍看到春天因为自己而悲伤,天很快就要亮了,邓龙很是无奈,该何去何从呢?

    “先找个地方避避!不然天一亮就得魂飞魄散了!”邓龙暗想到,没什么地方比地府更能够适合元神与鬼魂了,想到这,邓龙向熟悉的地府飘去

    地府如同往日一样,阴气盘旋,黄泉狂瀑如同万马奔腾,气势恢宏,耳边尽是是鬼魂的幽冥声与凄厉声飘荡着鬼魂,闪电般的不断从身边晃过,奈何桥古桥上,凶恶的鬼差正在维持着秩序,满脸鸡皮皱纹的孟婆拿着长勺子正在给排着长队投胎的鬼魂分配着孟婆汤,偶尔有那么一两个鬼魂不肯喝孟婆汤就遭到边上鬼差充满灵力的皮鞭当头一顿猛抽,发出凄厉的惨叫

    “鬼差大哥,我老婆刚刚分娩,我不想失去记忆,求求你了!”一个年轻人跪在凶恶的鬼差面前苦苦的哀求

    “少废话,来到地府的鬼魂,哪个不是十死九冤,就是天王老子死了,照样得遵循地府的规矩,喝这清除记忆的孟婆汤”鬼差怒喝道,举起手中的灵鞭就要抽下,吓的那青年瑟瑟发抖

    邓龙心下不忍,飘了过去,正要替那青年求情,省掉那孟婆汤,等投胎转世了再去看望自己的孩子

    邓龙飘到那鬼差的前面,鬼差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热情的跟他打招呼,仿似邓龙不存在一般邓龙摸了摸鼻子这才想到自己不是阴魂下界,而是元神下界,鬼魂根本就看不到他

    那些鬼魂却是大多不肯喝那孟婆汤,哭诉着不肯清除前世的记忆,孟婆似乎早已见惯不怪,只是冷冷的给鬼魂分配孟婆汤,在鬼差的灵鞭下,那些阴魂不得不战战兢兢的把汤药喝了下去

    一旦喝下这孟婆汤,那些鬼魂顿时变得晕晕乎乎起来,变得痴呆起来,在鬼差的带领下,纷纷进入了转世轮盘投胎转世

    那转世轮盘相传是如来佛祖体谅众生皆苦,凡清白之身,无恶根之人下了地狱,喝了孟婆汤了断了尘缘,可入轮回转世投胎,重新做人

    转世轮盘是一个金黄的大漩涡,漩涡不断飘出佛家的万字真言,洗刷着喝了孟婆汤的阴魂,根据阴魂的前世业果,分三六九等投胎邓龙心里有个奇怪的想法,如果自己跳入那转世轮盘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也许凭着自己的五世奇人业果,估计能做个国民政府要员

    不过邓龙也只是想想罢了,自己还有那么多的兄弟,还有春天,还有日本对头,尘缘难了,断然不敢进入轮盘

    那青年就要喝下孟婆汤,邓龙灵机一闪,既然鬼差看不到自己,自己何不帮帮那青年,毕竟还没来得及看到即将出生的女儿就惨死了,怪可怜的

    孟婆给青年从面前热烫烫的大锅中舀了一勺孟婆汤,青年鬼魂,神情痛苦的正要喝下那汤药,邓龙念动上次钟馗大师教给自己的移形换影之法,手一指黄泉瀑布,青年碗中的孟婆汤就变成了那幽寒的黄泉水,青年仰头无奈的喝下黄泉水,后面的鬼差早已在催促,青年无奈的进入了转世轮盘,投胎转世去了

    邓龙飘在空中满意的拍了拍手,“搞定!”

    “奇人,不要破坏地府的规矩,该干嘛干嘛去!”一个冰冷的声音传入邓龙元神的耳内邓龙往下一看,孟婆表情复杂的看了自己一眼,邓龙顿时明白原来这个孟婆法力极其的高深,看到了刚刚的那一幕,更让邓龙惊讶的是孟婆居然可以看到自己的元神

    邓龙对孟婆吐了吐舌头,同情的看了看后面那些叫屈的冤魂,飘过了奈何桥,直奔秦广王殿

    秦广王是十殿阎罗的第一阎罗,专管生死投胎,其他九殿阎罗也各有所司,具体的邓龙也不太清楚不过听闻五殿阎罗正是那铁面无私的包龙图,专管阴间不平第十层地狱则是炼狱层,是处置那些恶鬼以及在凡间犯过滔天罪恶的阴魂据说刀山火海,油锅铁水,各种残酷的刑具都有

    不过邓龙只是到过秦广王殿,由于上两次已经来过地府,邓龙对广王殿已是非常的熟悉,元神直飘到了广王殿

    广王殿的鬼差根本就无法发现自己,来到殿内,十分的冷清看来广王是巡查去了,判官正趴在旁边,不知道是在修炼,还是魂游太虚了不过邓龙可以肯定的是,鬼是不需要睡觉的,所以判官绝对不是在睡觉

    邓龙飘到广王霸气十足的地狱恶龙大椅上,大案上正摆着一个蓝皮本子“生死簿!”邓龙惊喜道,原来掌管人间生死的生死薄还真的存在

    邓龙赶紧打开生死薄,很快就翻到了自己,邓龙,阳寿九十一,寿终正寝邓龙顿时偷笑了起来,看来自己真的没死,生死薄上都已经注明了自己有九十一的阳寿

    再翻到了春天,也有八十多,寿终正寝马铁心,八十一岁,病死!邓龙满意的点了点头,继续翻下去当翻到李康恺的时候,邓龙顿时傻眼了,三十三岁,战死?何超,三十岁,战死?

    什么意思,三十岁,三十三岁,那不就是1926年吗?难道那年会发生大战,老李和老何会战死沙场?

    这可不行,自己的两个好兄弟怎么能这么早死呢?想到这,邓龙拿起大案上的判官笔立即修改了起来!

    刚想帮两人改个七八十岁,寿终正寝可是想到到时候秦广王一查相差太远,又改回来了,自己岂不白忙活一场怎么修改呢,才能不漏痕迹,邓龙摸了摸鼻子,战死这个结果断然是不敢乱改的了,再说战死沙场也不见得是坏事

    想了一会儿,邓龙小心的在两人的‘三’字上加了两笔这就成了,李康恺,五十三岁,战死何超,五十岁,战死

    这样看起来,也不算漏了什么马脚,哎!没办法,只能给两个兄弟增加二十年了,也就是1946年,希望那时候没有战争了,两位兄弟就不用死了

    邓龙放下笔,心里头思绪万千,极是烦恼难道这地府除了孟婆就没其他人能够看的到自己,指点自己一两道法门,让自己元神回体,重新做人?

    上了一天的课了,晚上还有选修,回来先给麻利的码一章,晚上那一章,只能说看情况了,逃课是不敢了,教授点了法法几次名了!呵呵,原谅法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