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阴阳侦探

第四十七章 张天师

    朝阳从地平线缓缓的升起,晨风徐徐,空气格外的清新,令人心旷神怡

    在清晨早起的鸟儿叽叽喳喳的欢快声中,马铁心睁开眼来,贪婪的呼吸了一口大自然清新的空气,昨天晚上连日来的疲惫让马铁心再也架不住疲惫,就着地上一倒美美的睡了一觉

    邓龙依然盘腿坐在地上,眼睛紧闭,额头上的露珠顺着脸颊滴了下来马铁心却不敢去打扰邓龙修炼复原,他虽然是杀手之王,但是对这些江湖异术却知之甚少

    马铁心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筋骨,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山形,昨天晚上被邓龙的道法带离了紫金山,只听见耳边风声呼啸,这时候恐怕至少也是百里开外了

    虽然一时无法断定身处何地,马铁心却可以断定这山断然不是紫金山,紫金山封印被迫,生机已然尽失,而眼前的这座山,龙盘虎踞,气势比紫金山更甚,树木葱茏,飞鸟繁多,一派的生机盎然

    邓龙终于睁开了双眼,经过了一晚上得调养以及冰心诀的辅助,邓龙体内的邪气已然排尽

    “邓龙,你醒了,没什么事了!”马铁心见邓龙醒来,惊喜的问道

    “老马!我没事了!”邓龙站起身来,用衣袖抹干头上和脸上的露水,笑了笑道

    马铁心见到邓龙招牌式的笑容又回来,知道邓龙没什么事了,心下也就放松了起来

    邓龙呼吸了两口清新的空气,在初晨朝阳的照射下,整个山头洒满了金黄,散发着强烈的生机

    但见此山山状若龙盘,似虎踞,龙虎争雄,势不相让一弯清亮的溪水自东远途飘入,依山缓行,绕山转峰,似小憩,似恋景,过滩呈白,遇潭现绿,或轻声雅语,或静心沉思

    “山丹水绿,真乃人间仙境啊!”邓龙纵观如此雄伟清秀之景,不禁长叹

    “我说邓龙,你就别在这卖弄风雅了,赶紧下山回上海滩!”马铁心笑了笑拍了拍邓龙的肩膀,打趣的说道

    “走!先到那山间小溪中,洗把脸清醒下!整天打打杀杀的咱也该好好的享受下大自然的乐趣了!”邓龙笑了笑,欢呼了一声,飞快朝山间那弯清亮的小溪跑去

    马铁心无奈的摇了摇头,只能跟着邓龙向小溪走去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还有心思享受大自然乐趣,真是个奇怪的家伙,马铁心笑了笑甩开步子跟了过去

    两人先是捧了清澈甘甜的溪水美美的喝了个够,然后爽爽的洗了把脸,整个人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你们是什么人!”两人洗完脸,在山头摘了两个野梨子津津有味的嚼着,突然背后一声大喝,把两人吓了一跳,没想到这山间居然还有别人

    邓龙回头一看,一个身穿道袍的道童正挑着水桶站在背后惊讶的看着二人邓龙看了看自己与马铁心,两人的衣衫早就破烂不堪,再加上几天没刮的胡须,确实有点怪怪的

    “道兄你好!我们是上海来的游客,不小心在这山间迷路了,正巧正在此处碰见道兄!”邓龙笑了笑,对小道士拱手施礼道

    谁知道邓龙的话音一落,那道士的脸色顿时大变,扔下水桶,惊慌失措的大喊着跑开了

    这一下,让马铁心和邓龙十分的惊讶,两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我说老马!这道士为何见了咱们像见了鬼一样,撒腿就跑!”邓龙摸了摸鼻子,十分的不解

    “你问我,我问谁!管他呢,这里有道士必然就有道观,等下咱们去找找,看能不能问到下山之路,这山如此之大,没人指引,咱哥俩恐怕很难走出去”马铁心挥了挥手,表示不理解的说道

    “马大哥说的是,这山这么大,没人指引,还真走不出去,来!先抽根烟,咱们去找这道观问路去”邓龙点起烟,顺便替给了马铁心一根,刚好烟盒已经空了,邓龙顺手扔掉了空壳,美美的吸了起来

    两人顺着小道士来的路,缓缓的向山间摸索去,这山极大极幽,树木葱茏,一条青石小路蜿蜒着通往大山的深处,两人兴奋的顺着石子路走了上去

    这石子路却是极长,也不知道这所道观哪来这么多的人力,修建这么一条长长的青石山路,这些大青石每块至少有上百斤的重量,就是运用机械也是个复杂的工程

    邓龙二人顺着石子路蜿蜒而上,只见在这山岚深浓的崇山之间赫然建着一坐庞大的道观,宛如天然而生,又如凭空出现,让两人好不惊讶

    “小龙,莫不是咱们闯到了神仙的住处!你看这云气盘旋,赫然出现这么一座道观非妖即仙!”马铁心笑了笑对邓龙说道

    邓龙抬眼一看,气势宏伟的庙宇盖得是古香古色,庄严而肃穆高举于险境突起的山间,云气盘旋,若隐若现,确实有几分神仙庙宇的气派

    “也不知道,这是哪座道家名山,走咱们上山去问问!”邓龙道

    两人顺着石子路来到道观的山门前,山门前的空地却是极其巨大,中间立了一块巨大的石碑,“龙虎山!”山门前的大匾上刻着‘正一教’

    “龙虎山,正一教!原来咱们到了张天师的龙虎山”邓龙惊讶的说道,马铁心也是极其的惊讶怎么也没想到昨夜居然被道术由南京紫金山带到了千里之外的龙虎山,这不得不让人惊叹

    “这龙虎山怎么山门紧闭,作为道教正一教的祖庭,又有张天师坐镇,这龙虎山应该是香火极其的旺盛才是“邓龙皱了皱眉头

    两人正在疑惑之际,‘吱呀’一声,山门的寺庙大开,无数的道士从里面走了出来,领头的道士面有短髯,目光炯炯有神,看起来修为极其的高深

    “天师果然言中,今日正有贵客登门!”那短髯道士对身边的另一个道士微笑道

    另一个面皮白净的道士走上前来,拱手道:“天师正一教弟子药文欢迎两位贵客登门!”其他道士也纷纷拱手示意,这让邓龙两人更是云里雾里,不明白这唱的哪出,前面小道士见到自己二人如同见到鬼一般,此刻却又成了贵客

    邓龙笑了笑,拱手还礼道:“我们在山中迷路,不恰惊扰了宝山!”那道士笑了笑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哪里、哪里,贵客请入山门!”

    邓龙与马铁心只能硬着头皮跟着道士们进了道观,天师教是天下闻名的正道之首,断然不会有什么安危,只是这一切太突兀了让邓龙二人有点摸不着头脑

    道观内,散发着幽幽的檀香味,两人被迎入了大厅!道士吩咐备茶,不多时两个道童端着茶杯恭敬的走了进来,为首的小道士正是那山间挑水的道童,此刻见了邓龙二人却也是极其的惊讶

    “道长,为何刚刚奉茶那小道士见到我二人如同见到鬼魅般落荒而逃!”邓龙轻品了一口香茶,只觉满嘴生津,这茶确实极其的香浓

    “我看小兄弟也是修道之人,我也就不隐瞒了自从十年前,天师作法之后,一直在闭关修养,龙虎山为了提防,早就在十年前封闭了山门,山下射了层层禁忌与关卡,两位兄弟突然出现在山中,小道士自然会害怕!”药文笑了笑道

    看来面摊的老头所言确实是真的,张天师当年作法后,元气损耗极重,不得不闭关修炼只是这张天师不知道怎么知道自己二人到了龙虎山,看来天师的道行深不可测

    三人正在闲聊,一个道童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道:“天师出关了,要在选机洞请两位贵客!”

    药文虽然修行多年,此刻闻得师傅出关也是情不自禁的拍了下巴掌,激动的道:“没想到师傅居然出关了,大幸啊,大幸啊!”原来天师当年,元气损耗极重,没想到今日居然出关了,这不得不让天师教众弟子激动万分

    “两位就跟着清风去玄机洞!”药文冷静了下来,对邓龙和马铁心说道

    邓龙与马铁心紧跟着清风穿过庞大的道观,往后山的玄机洞走去,玄机洞位于山顶,洞顶如同定海神针高高的耸立在群山之中,地势却是吸收日月精华的宝地,对于修道之人确实是修炼圣地

    清风把两人领到玄机洞前,只是拱了下手,便下山而去,让邓龙二人很是不解!玄机洞内散发着一股强大肃穆的气息,让人不得不心生敬意

    既然是天师召唤,邓龙两人只能站在洞门口等候洞门始终紧闭着,这让两人很是无聊

    良久,马铁心终于忍不住道:“小龙,这张天师不会是睡着了,把咱们晾在这这么久了!”

    邓龙笑了笑道:“马大哥不要乱讲,天师是高人,自然有他的安排,咱们安心等候就是!”

    “哈哈!”一声爽朗的笑声从洞内传了出来,洞门顿时缓缓打开,须发如雪的张天师缓缓的从洞内走了出来,脸上挂着满意的笑容

    张天师从洞内走了出来,邓龙二人只觉得眼前一亮,第一印象就是仙风道骨张天师的白发挽成发髻盘在脑后,银须及胸,脸色红润,一双眼睛却是清澈如水,似乎能看透世间一切,手上的拂尘随风飘扬,恰如神仙下凡,邓龙二人只觉得心生敬意,赶紧躬身向天师致礼

    天师仔细的打量了邓龙与马铁心,“果然是一龙一虎啊,眼神清澈,心底纯洁,心怀大义,人间真龙,五世奇人也!杀气虽重,却是忠肝义胆、义薄云天,真汉子也!”

    邓龙心下大惊,没想到张天师只是一眼就看穿了自己五世奇人的身份马铁心也收起往日的狂傲不羁,两人赶紧再次躬身行礼

    “不必多礼,先坐下!”张天师指着洞外松树下的石凳道三人很快就在石凳上坐定,张天师面上始终挂着温暖慈祥的笑容,让邓龙两人的拘束感顿时消失

    “天师!我们这次到龙虎山确实是一个意外!”邓龙恭敬的道

    “哦!你说说?”张天师声如洪钟,朗声道

    邓龙把紫金山上发生的一切以及自己在地府的事情原原本本的重复给张天师,张天师的脸色顿时凝重了起来

    “封印被破,我已经感应到了,只是没想到这世上居然出现了第二只修罗!”张天师摸了摸胡须,凝重的说道

    “天师,我想问一下,难道修罗真的像传说中的,超出三界,不死不灭?”邓龙不解的问道

    “嗯,确实是这样的,当年湖北矿场恶修罗,那时候我和上代老天师以及天下道法大家联手都没办法,最后还是因为修罗杀人太多,遭雷劫才灭的”张天师似乎又想起几十年前,恶修罗的修罗煞气,无人能克,无数道法高手被修罗所杀的恐怖场景

    “天师,那怎么办,难道就看着人间遭受第二次浩劫!”邓龙急切的说道

    “一切自有天意,有因必有果,修罗是不可能不败的,只是时机未到!”张天师叹道

    “那这个时机到底要等到什么时候,难道非要付出几千、几万人命,然后再等老天来打雷吗?”马铁心心下一急,大怒道

    “事实上也只能如此,修罗之力不是人可以对抗的,他对道法有种先天的抵触,可以说除了对雷系符咒稍微有些畏惧,其他的根本就伤不了他所以你们遇到了修罗能够幸存只能说你们福大命大!”张天师道

    邓龙心底仅存的最后一丝侥幸也被浇灭了,原本以为张天师出关,应该能够对付修罗,可现在看来,张天师也是束手无策,看来这次浩劫是在所难免了

    “天师既然目前还想不出什么方法对付修罗,我们只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和智慧去与修罗相斗了,晚辈这就下山回上海滩!”邓龙站起身来躬身道

    “五世奇人,几百年难得遇到一个,或许你就是那个拯救这次劫难的人也不一定,年轻人,你要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一切自有天道!”张天师站起来,看着远处,缓缓的说道

    “这是五行真雷的秘法,你拿去修习,或许在关键时候能够帮的上你!以你五行之身定然能够让真雷发挥更大的威力!”张天师从怀中掏出一块黄色的锦帛替给了邓龙

    邓龙小心的收好秘法,恭敬的鞠了一躬“老天师,你能不能用什么法术直接把我们送回上海滩!”马铁心突然站起来,突兀的问道

    张天师摸了摸胡须笑道:“那是不可能的事,我非钟馗大师,能够传授千里隐身遁符诀!你们今晚在山上休息一晚,明日我会派药文送你们下山!”

    张天师回到了玄机洞继续修炼去了,邓龙和马铁心回到了道观中,吃了些斋饭,与药文讨教了一些道法上的问题,邓龙自觉受益匪浅,到了晚上两人怀着郁闷忧愁的心情沉沉的睡去

    张天师没有再出现,邓龙与马铁心在药文的引领下来到了山下

    药文交待了几句便返回上山,邓龙和马铁心心下却是极其的不悦,看来龙虎山根本就不打算对付修罗,这让邓龙心底难免失望

    两人郁闷的来到赣江码头,搭上了一班去南昌的船,看着赣江的秀美,邓龙不禁长叹

    “小龙,别管那些牛鼻子了,他们不敢去就算了!”马铁心自然能够看出邓龙的忧虑,安慰道

    “马大哥,你说这些正道中人整日修行却不体谅世人死活有什么意义呢?”邓龙皱了皱眉头不解的问道

    “或许他们真的帮不上什么忙,不想去白搭性命!希望正如天师所言,一切且看天意!”马铁心想了想,回答道

    由于心情不好,两人一直没有再说话,到了南昌下了船,两人转了几趟车,终于回到了上海滩!

    求收!求花!求票票,各位后面的故事更精彩,继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