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阴阳侦探

第二十章 驱除鞑虏!恢复中华!

    法租界,威廉大使暴跳如雷,自从法租界控制上海滩以来,有谁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抵触过没想到一个垂死的洪门居然敢公开造反,这还得了,威廉大使马上召集租界几百卫士,连着十几门大炮,由威廉大使亲自带队杀气腾腾的奔往洪门

    待邓龙赶到的时候,双方已经打的不可开交,洪门依靠对附近地形的熟悉,百十个钢枪好手,与几百名洋枪队打的是不分上下租界的士兵都躲在汽车后面反击,巡捕房和侦缉队的人早就闪到一边去了,剩下的就是法租界与洪门对射原本还有些看热闹的,见真放起枪来,赶紧散了,要知道枪子可是无眼的

    双方都没有放炮,谁都知道这炮一放,那死的人就多了洋枪队的枪手虽然射击精准,无奈洪门的人极其的狡猾,纷纷躲在建筑之后,偶尔瞄准了放一枪却总能伤人,为啥!租界的士兵人太多,又没什么据点掩护,不一会儿,租界这边就倒了十几名卫士,洪门那边却只有几个不怕死的愣头青,扛着马刀冲出来填了子弹

    威廉大使眉头紧皱,刚抬头两颗子弹就擦着头皮打了过来,威廉大使赶紧躲在车轮后一动不动洪南天早就未雨绸缪,洪门那百十个钢枪好手早就暗地训练了好多年,这些都是洪南天秘密训练的,就连洪**都不知道

    威廉大使简直快气疯了没想到五百精锐枪手被洪门那群土鳖给打的头都抬不起来,怒火中烧,威廉大使怒喝下令:“钢炮,给我瞄准了打,给我把洪门轰成平地!”手下洋枪队长小心的问道:“威廉长官,查理士王子曾经嘱咐过,对上海滩不能采用血腥镇压!用炮不太好,我怕激起民愤”

    “放屁!当年咱们法兰西帝国就是靠钢炮打进来的,上海滩我最大,我说打就打!”威廉大使神色一凛,朝那队长怒喝道

    “是!大使!”队长赶紧敬礼,跑到后方有力的朝炮兵道:“全体炮手都给我听了,立即调整好射程、精准度,目标洪门总堂!”

    十几名炮兵接到命令,训练有素的走到钢炮后边,摇晃着调准器,很快就调好了射程,炮兵跑到洋枪队长面前汇报:“长官!一切准备完备,请下令!”

    炮兵们麻利的打开弹盒,从里面把炮弹装上膛,法国的大炮可不是洪门的土炮可以比得的,不仅射击精准,最主要的是可以连发,自动发射比起洪门的点火土炮,打一炮放一炮的强的多了,想当年拿破仑就是靠法国的钢炮打遍了整个欧洲

    洋枪队长看了看威廉大使愤怒的表情,摇了摇头,朝后面的炮兵道:“一到五号,开始放炮!”倒不是洋枪队长同情洪门,而是这大炮不是随便能打的,如果到时候处理不好,威廉大使必定会拿自己顶缸

    五发炮弹呼啸着从空中呈弧线精准的落在洪门总堂的大院里,当场上百名洪门子弟被炸飞了洪南天没想到洋鬼子真敢放炮,洪南天本来拿大炮只是压压阵,洪门总堂附近都是居民区,大炮一放必然伤及无辜可没想到这洋鬼子,居然真的放起炮来

    看着手下弟兄被炸得残肢乱飞,洪南天怒不可遏,大喝一声,兄弟冲出去跟他们拼了,盾牌在前面顶着洪南天作这一决定无疑是正确的,如果他们再死守在总堂,发疯了的威廉大使一定会用炮火把这里轰平现在唯一的优势就是洪门的人多势众,与洋鬼子肉搏,贴近了身来打,没人能跟洪门相比

    洪南天扬起手上的长刀怒吼一声:“兄弟们冲!”不断有弟兄被炮弹炸的血肉横飞,盾牌兵举着一米多高的铁盾牌,飞快的冲向洋枪队,剩下不多的钢枪手在后面掩护,洪南天与洪门上千弟子一起跟在盾牌兵的后面吼声震天朝洋枪队杀来

    “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洪门壮士喊声震天,在盾牌兵的掩护下,洋枪队的洋枪就成了废品,打在铁盾上如同倒黄豆子威廉大使没想到这几炮居然激发了洪门的血腥,逼得洪南天狗急跳墙

    看着眼眶血红的洪门弟子,威廉大使似乎回想起了几十年前在北京也是同样这么一批人,手执大刀,口喊:“扶清灭洋”,在廊坊把八国联军杀的人仰马翻中国人是有血性的,不是人人都是黄百生,不过等威廉大使想明白的时候已经晚了

    洋枪队的刺刀固然厉害,但是和常年习武的洪门子弟来说,他们就是待宰的羔羊上千名洪门弟子眼眶血红,如同猛虎下山,五百名洋枪卫士早已经被洪门的猛士所震慑,洋枪队长带头放下武器举起手来,用蹩脚的上海话大喊:“我们‘偷香’!我们‘偷香’!”

    在西方战争中,如果放下武器投降,敌人是不会杀俘虏的可是他们错了,这不是西方,这是上海滩,杀红了眼的洪南天心里早已被怒火填满从来没有这么痛快过,从来没有这么激情过!

    洪南天大手一挥!“杀!一个不留!”,手下的弟兄如同魔鬼一样,红着眼,怒吼着:“杀!杀!”洪门憋屈了这么多年,今日的热血早已经刺激了他们的心底的血性,想起刚刚被炸得血肉横飞的洪门弟兄,手中的大刀向鬼子的头上砍去

    林家乐和蛤蟆停了房车就在对面的街角饶有趣味的看着洪门即将引发的血案,租界开炮了,林家乐就知道,这次有戏了!果然洪门反扑了,看着几百名洋枪队放下了洋枪,洪门那群猛虎森寒的马刀林家乐和蛤蟆不禁心底也是一阵兴奋,“砍啊!砍啊!”蛤蟆高兴的手舞足蹈乱喊道,只要洪门砍下去,法租界在上海就算完了,那自己最大的阻力就没有了,上海滩还不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砰!”一声枪响,“不能杀!”一声震天怒吼,让洪门的举起的马刀停了下来李康恺右手的手枪正冒着青烟,枪是他打的,话是他喊的租界开炮轰击洪门,何尝不让李康恺痛心,当看到洪门反扑,李康恺心底也是一阵欢喜

    洪南天血红的眼睛盯着李康恺冷冷道:“为什么不能杀!我看你就洋人养的一条狗!中国就是因为有你们这样的走狗,才会被洋人骑在头上!”

    李康恺苦笑了两声:“你怎么骂我,我无所谓!但是你不能杀他们!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他们不能杀!”

    洋人不能杀,李康恺恨洋人,他们占据了上海滩为所欲为可是洋人不能杀,一杀上海滩就乱了,甚至整个中国都会乱国民政府现在已经分为南北了,袁世凯在北方与日本人刚签订‘二十一条’,孙文总统在南方被唐继尧他们架空到处是战争上海滩虽然被洋人统治,但是至少是没有战争,在这个军阀混战的中国,是唯一一块稍微安宁的地方,如果今天洋人被杀,恐怕新的世界大战就会爆发,中国就完了打了这么多年,中国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弟兄们,咱们洪门先烈跟随孙总统打下了江山,推翻了满清政府孙总统最大的愿望就是‘驱除鞑虏、恢复中华’,今天我们洪门热血男儿一定要完成孙总统的愿望,把所有的洋人赶出上海滩,弟兄们咱们先拿法国洋毛子开刀!”洪南天一扬手中的马刀仰天怒吼

    “驱除鞑虏、恢复中华!驱除鞑虏、恢复中华……”洪门弟子齐声大喊,声若雷霆,附近不少胆大的居民也加入到了洪门队伍中,跟着大喊起来

    “斩!”洪南天仰天怒吼一声,五百名洋枪队员看着那些森寒的马刀,都闭上了眼睛,死亡的感觉充斥了他们的内心

    威廉大使心如死灰,查理士王子曾经再三交待他不要激怒中国人,中国人如果逼急了,没有任何力量可以与这个民族抗衡威廉大使当时对查理士王子的这番言语不顾一屑,可是现在他终于见识到了,可是已经晚了

    “慢!”一道身影飞快的掠了过来,洪南天的刀在离威廉大使脖子不到一公分的地方,手腕一疼,刀已经被磕飞

    给力啊大伙,把法神顶上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