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阴阳侦探

第九章 恐怖厉尸

    没错,那僵尸确实是赶尸人所操控的,赶尸人在几天前悄悄的在那几个受害者的门前作了‘死亡标志’,僵尸白天潜伏在东门外的那间废弃的小庙内,也就是邓龙和李康恺放弃搜查的那间小庙到了夜晚便出来顺着‘死亡标志’的气味前去寻找‘猎物’

    其实赶尸人只作了三个‘死亡标志’,那就是三个寡妇家门前的标志,对与陈家大院的黄桂香却是个意外,陈家是镇上第一大家,门前门后来往的人极多,赶尸人根本不敢也不会到陈家作‘死亡标志’

    那陈家少奶奶黄桂香却是死的极冤,原来僵尸那夜出去寻找死亡标志,(也就是邓龙第一次看见僵尸的那次)按照赶尸人的死亡标志,僵尸的目标应该是陈秋梅,可是那僵尸在跃过陈家大院房顶的时候,黄桂香半夜起来小解,正巧被那僵尸遇上,所以僵尸才杀害了黄桂香

    按照赶尸人的推算,只要僵尸吸食了三个女性的血液再加上至阴日的天地阴气,僵尸足够成为毛僵了,只要成为毛僵,赶尸人等于就拥有了一件十分厉害的杀人凶器,要知道毛僵是不惧水火,全身坚硬如铁的,恐怕没有道力高深的人是无法对付的

    现在僵尸只剩下最后一个‘死亡标志’,也就是陈秋菊了,所以僵尸在吸完陈秋雁的血后,没有丝毫的停留,僵尸飞快的向陈秋菊家跃去

    陈秋菊虽然是个寡妇,可是她不是个简单的寡妇,为什么呢?因为她有一个姘头,如果不是这次僵尸事件,也许邓龙也不知道这个秘密,由于陈秋雁的死亡让邓龙异常的愤怒,愤怒让邓龙完全爆发

    当邓龙以惊人的速度赶到陈秋菊家门前,甚至比僵尸还先到,由此可见人的潜力是无限的邓龙发现了奇怪的一幕,只见保安队的十多个队员正在陈秋菊家门前巡逻,这让邓龙不敢轻举妄动,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邓龙渐渐平息了心头的愤怒,有保安队的人在这,自己也就放心多了

    只见那陈秋菊家灯火通明,二楼上有两个身影正在碰杯喝酒,从窗户投下的影子来看,邓龙能够分辨一个女人的身影,估计那就是陈秋菊,不过另一个身影却是无法分辨,那油灯灯光不时的摇曳,散发在院子里,整个院子显得无比清幽

    邓龙偷偷摸到陈秋菊的大院后门,只见后院的大门上正画着那个‘死亡标志’,如果不是刻意去看,很难发现那个标志

    后院并没有人把守,邓龙轻轻地跃过院墙跳入了院子,潜伏在院子的墙角,邓龙猜想,陈秋菊既然有保安队的保护,想那僵尸也不敢轻易前来,自己倒也省了一份心,只不过自己该不该把‘死亡标志’这件事情告诉陈秋菊呢?这让他很头疼,陈秋菊明显行为不检,自己若是贸然闯进去,岂不是让她恼羞成怒

    想到这,邓龙静静的蹲在院子的墙角里,隐匿好身形,邓龙决定先观察下,只见一个黑影从墙上翻下来,由于从小接受武术,邓龙有着非凡的武术根底,邓龙几乎是直觉性的反应,反身就是一肘,那人双手挡住邓龙的这沉重一肘,“嘘”了一声,邓龙细眼一看原来是李康恺

    李康恺见邓龙愤怒的向僵尸追去,在看了陈秋雁的尸体之后,顺着地上的脚印,追到了这里,刚跃进来,就发现潜在墙角的邓龙,还差点中了一肘子,李康恺嘘了一声,对邓龙道:“这就是僵尸的‘死亡标志’目标?不简单哦,还有保安队保护”邓龙点了点头道:“估计是和保安队哪个人好上了,咱们小心点,如果僵尸真来了,咱们见机行事”

    李康恺哦了一声,说完把面巾带好,又从怀里掏出一个黑面巾道:“你小子跑的倒快,连面巾都掉了”邓龙一摸脸上,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面巾早已从脸上掉了,想道刚刚自己一时愤怒,邓龙无奈的摇了摇头,接过面巾带好,两人小心翼翼的潜伏在墙角

    陈秋菊此刻正与她的相好温酒聊着开心话,却不知道死神已经在不知不觉的向她走来(前面我给大家分析过了,僵尸是没有智慧的,没有思考能力的,它只被赶尸人用神秘的力量控制,所以在僵尸的‘心’中,也就是赶尸人给的指示,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陈秋菊)所以僵尸飞快的跃过几个屋顶落在了陈秋菊的屋顶上,当时邓龙和李康恺却都是没有发现,因为他们潜伏的地方,从任何一个角度都无法看到屋顶上的任何情况

    不过邓龙还是知道僵尸来了,因为两个女鬼,别忘了她们是飘在空中的,并且她们是被僵尸所害,所以两个女鬼对僵尸有种特别的敏感,那僵尸一落入房顶,两个女鬼就感应到了,邓龙从两个女鬼的惊恐表情就知道僵尸已经来了

    邓龙心里极是了紧张,后背心甚至起了冷汗,李康恺还紧紧的盯着前院,邓龙悄悄的用手碰了下李康恺,把手向屋顶上指了指,李康恺两个眼睛睁得很大,虽然他带着面巾,但是仍然掩饰不住他惊讶的神色,李康恺就要站起来,邓龙赶紧将他紧紧拉住,保安队在这里,如果他们贸然出现肯定会被当贼抓起来

    保安队的众人明显还没有意识到危险的来临,仍然端着枪来回的走动巡逻,屋顶上的僵尸伸直着手臂,白森森的牙齿和指甲还滴着鲜血,僵尸用力的吸了几口,确定了自己的目标就是房中的那女人,僵尸直挺挺的落到大院子里

    院子里的保安队等人都被这从天而降的黑家伙吓了一跳,以为是来袭击楼上那人的,纷纷大喊起来,邓龙和李康恺站起身来,现在还不是现身的时候,两人站起来紧紧只是因为惊讶,只见那僵尸身穿黑色绸服,头戴着黑色高毡帽,由于晚上光线不明亮,邓龙根本就看不清那僵尸的模样

    保安队的众人都愤怒了,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光明正大的来刺杀,楼上那人听到了底下的吵闹,与陈秋菊赶紧赶下楼来,看是什么人敢这么放肆

    那人与陈秋菊出现在台阶上,邓龙忍不住惊讶出声,“镇长”,没错陈秋菊的姘头正是镇长,也只有镇长才有如此的权利,随意调动保安队,那陈天河(镇长)挽着陈秋菊的手用手指着那身着黑衣的僵尸大怒道:“大胆,哪来的醉汉,敢到这里来撒野”

    僵尸哪里听得懂镇长的话,眼睛只是直直的盯着陈秋菊,看来僵尸在进行确认,当僵尸认定陈秋菊就是自己的目标的时候,跃过一个保安队员的头顶,向镇长和陈秋菊扑来

    陈天河却是大吃一惊,只见那黑衣人迎面夹带着一股难闻的恶臭高高的跃起向自己扑来,待那僵尸快到眼前的时候,陈天河这才发现这黑衣人长长的指甲与牙齿上的红色血迹,陈天河突然想起了什么,神色十分的惊恐大叫道:“僵尸!”那陈秋菊却是吓的两腿一软坐倒在地上

    陈天河毕竟是见过世面的人,在惊慌之余及时的反应过来,拉起陈秋菊就往房里猛的一退,那僵尸刚落在他刚刚的位置,陈天河把房门一栓,朝外面众人喊道:“给我拦住僵尸,快去给我叫人”

    保安队众人却也是面如土色,汗毛竖起,谁也没想到,镇子上流传的僵尸竟然是真的,看到僵尸如此凶恶,众人哪里敢向前一步,只见那僵尸一边蹦跳着一边用利如刀刃的指甲向那门戳去,只一戳就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裂缝,很明显那门根本挡不住那僵尸

    邓龙知道是该出手的时候了,虽然镇长不是什么好人,但是邓龙却也不想让那僵尸害人,朝众慌乱的保安大喝一声:“快去喊人来,闪开!”,邓龙掏出八卦镜,念动咒语,向那僵尸照去

    其实邓龙对八卦镜能否克制僵尸,也没有什么把握,毕竟他还没时间去详细研究陈老头的《茅山伏魔录》,情形紧急,什么东西都拿出来用用再说

    果然只见那八卦镜照向那僵尸,僵尸明显对这黄光很是反感,抬起双手竖在头顶挡着那黄光,李康恺见僵尸露出如此空当,凌空跃起双脚踹在那僵尸的胸口这一脚运用了李康恺八成的气力,要知道李康恺是经过警队特训的,武术根底深厚,一般人若是当胸中了这一脚,恐怕胸骨得断裂,不死也得残疾

    但是那僵尸只是往后退了一步,李康恺只感觉自己这一脚像是踢在铁板上,双腿发麻,不禁对僵尸的能力感到惊讶,看来自己小看这神秘的生物了(咱们姑且把僵尸算作一种奇怪的生物,至于僵尸属不属于生物,这个任务交给科学家定论)

    保安队员见到邓李两个蒙面人如此英勇,不禁也是豪气顿生,有两人已经赶回去求援,剩下的八人都齐齐将僵尸团团堵在大门口,那僵尸对八卦镜的力量有所畏惧,一时间也是怒吼连连不敢向前,众人见李康恺奋力一脚无功而返,却也是不敢轻举妄动,两边却是僵在了一起

    那僵尸估计是被八卦镜照的发狂了,咆哮连连浑然不顾的向邓龙众人扑了过来,雪亮锋利的指甲带着强烈的劲风扫了过来邓龙见僵尸被八卦镜照的发狂了,暗自郁闷,原本想克制僵尸,却没想到刺激了僵尸的狂性,此时的僵尸如同发疯的猛虎凶猛无比

    那僵尸锋利的指甲直向邓龙头部扫来,没有迟疑,邓龙就势一滚险险躲过僵尸这猛烈的一击见到僵尸发狂了,邓龙朝众人喊道:“小心,僵尸发狂了,不要被它抓了”那僵尸见没抓到邓龙遂向其它人抓去,整个场景如同老鹰抓小鸡,但是个中的危机却是难以言状的

    只见那僵尸并没有高飞想象中的那般笨拙,一跃一扑动作却是迅捷不比,一个保安队员正被那僵尸追的抱头逃窜,那僵尸却是一跃凌空跳到那人面前,那人只感觉一股恶臭扑鼻,抬头一看,那僵尸正在面前,那人刚想大喊救命,僵尸那锋利无比的双手死死的掐住了他的喉咙,鲜血直流,眼见是喉管被抓破,必死无疑,那僵尸侧着头拼命的吸着那队员的鲜血

    在吸食了鲜血后,那僵尸的凶气愈发膨胀,原本绿油油的眼睛竟然变成了暗红色有如魔神附体,看起来十分的恐怖,口里发出难听的呜鸣声,邓龙事后觉得那是一种自己从来没听过但是又似曾相识的声音,有点像猫叫,又有点像黄狸子临死的前发出的惨叫,极其的恐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