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阴阳侦探

第七章 死亡标志

    在古森林里,赶尸人在一个巨大的树洞里盘腿打坐,外围的众人脸色铁青正围着火堆烤着火,没有一个人说话,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惊恐的神色,没有人愿意提起刚刚那恐怖的一幕

    赶尸人一伙在进入树林后,遇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恐怖事情,若不是赶尸人有着不错的道行,可能这一行人还真要死在古森林里面(具体有些什么,等邓龙闯进古森林的时候,再跟大家讲述),在付出了三个人的生命代价之后,赶尸人一伙终于安全的找到了这片较为空旷的栖息之地

    虽然天空下着鹅毛大雪,但是古森林的参天树木却完全将这与外面的世界隔绝,相反,古森林里由于千年树木的源源不断的生机,反而是春意盎然,十分的温暖,甚至在这儿还可以看到那些叫不出名字的奇异花朵,开的十分的鲜艳,不能不让人觉得大自然的神奇与神秘

    林子里是生机盎然,可是赶尸人的心底却是冷若寒冰,古森林果然邪恶异常,倘若不是自己几十年的修行,恐怕就死在这森林里了,中国有句古话:“生水莫近,老林莫入”这是很有道理的,饶是自己尽了全力,还是折了几个兄弟的性命

    想到这,赶尸人冷哼了一声,只见他双手做了个奇怪的手势,急促的念动着复杂的咒语,只见一股股白气从森林深处飞出,不断的飞入赶尸人的鼻子内

    良久,赶尸人用力一吸,收住了白气赶尸人赶紧坐下来一边打坐一边念动着咒语,不一会儿赶尸人那蜡黄的脸色不断的变换着颜色,时紫、时黑、时红,只见赶尸人神情极其痛苦,脸上竟然冒出黑色的豆大汗珠,极是恐怖,又过了一会儿,赶尸人运气收功,只见脸色又恢复了蜡黄,只是看起来很憔悴

    赶尸人想到刚刚那恐怖的一幕不禁胆寒,幸好这大森林的生机如此旺盛,自己用异术吸取了外面的生气驱赶了侵蚀在体内的邪气,不然恐怕自己不被陈天河(镇长)的保安队洋枪打死,也会被邪气入侵而死明天,明天自己的计划就可以成功了,黑子(僵尸)还在外面吸血,等吸够了人血,到了明天至阴日,黑子成功的变为毛僵,自己就不用躲在这该死的森林里面了想到这赶尸人面露恐怖阴冷的神色,仰天大笑起来

    邓龙与李康恺还在苦苦的寻找僵尸的下落,邓龙与李康恺找遍了镇子的每个角落,丝毫没有僵尸的下落,这个僵尸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按理来说僵尸在未变成毛僵之前是不敢白天出来的,可是整个镇子都搜遍了,丝毫没有发现有任何可疑的地方

    当搜到一间破旧的小庙的时候,邓龙和李康恺早已经是疲惫不堪

    这是一座十分破旧的小庙,小庙的院墙已经塌了一半,庙门也早已经被附近的居民当做木材烧火去了,整个寺庙除了几个石头佛像挂满了蜘蛛网横倒在地上,所有能够有一点点价值的东西都被刮的干干净净,想来也是,在这个军阀混战的社会,人都活不下去了,哪还能顾得上佛祖呢

    邓龙和李康恺已经是全身酸痛,两人坐在破庙的台阶上用手锤着早已麻木酸痛的大腿,天空下着鹅毛大雪,天气又是如此的严寒,寻找了一天的两人早已经是饥寒难耐

    邓龙搓了搓手道:“李大哥咱们还是先回去,这样下去,没找到僵尸,咱们倒是先冻死了”李康恺站起来跺了跺脚道:“好,搜了这个破庙咱们就回去”

    邓龙看了看那早已经破旧不堪的小庙,前院由于倒塌,通往小庙的正门几乎被砖瓦掩埋了,要想进去搜索,恐怕还得清理大半天才能进去,看到寺庙顶早已被寒风掀去了半个顶,邓龙拉住就要往里走的李康恺道:“李大哥,我看还是算了,你看天色也这么晚了,庙门已经被堵死了,那僵尸也不见得就在里面,即使在里面,你看那庙顶早已经被掀了,阳光能够照射进去,想必那僵尸也不敢呆在这庙子,咱们还是先回去,喝口暖酒,晚上再去巡查”

    李康恺停下了脚步,尤其是当邓龙提到暖酒的时候,他甚至tian了tian舌头,是啊,饥寒一天了,是该回去喝口暖酒了,想到这李康恺揽过邓龙的肩头道:“走,回去,他奶奶的僵尸把咱们哥俩折磨的够呛,等晚上找到了他,一定要收拾他,先回去喝口暖酒去”邓龙点了点头,两人就这么放弃了这个小庙

    其实世界上就有一些这么奇妙的事情,当你即将达到目标的时候你却因为某些原因放弃了就好比一个在大海航行的孤舟,在迷雾中向大海的彼岸拼命的划去,当快要到达彼岸的时候却因为乏力或者对暴风雨的恐惧而放弃了,其实彼岸就在眼前了,这与骆驼的心理效应是一样的,骆驼虽然承受了很大的重量,但是不至于加一根稻草会累垮,垮的是骆驼的意志

    人又何尝不是如此,其实僵尸就是躲在这个小庙里面,可是邓龙和李康恺因为饥寒以及寺庙搜查的不易,放弃了搜查,让僵尸躲过了一劫,制造了后面的惨案(当然了,如果僵尸在这里被搜到了,也就没有我们后来的故事了!)邓龙和李康恺回到了小店,喝着暖暖的米酒,烤着炙热的炭火,暖意流遍全身,好不舒服“忙活了一天,此刻终于可以舒服下了”邓龙眯了眯眼睛享受道,“是啊,这该死的僵尸可把咱们哥俩给折磨死了”李康恺喝了一口酒狠狠道

    “李大哥,我突然有这么一种想法,如果我们知道僵尸的下一个目标是谁,那咱们就可以守株待兔了,用不着这么辛苦的在满大街的找了”邓龙突然站起来拍了拍额头道“对啊,这的确是个好主意,可是问题是咱们根本不知道僵尸的下一个目标是谁?除了知道这个僵尸喜欢吸食女性,爱搞偷袭以外,其他的线索全无”李康恺摊了摊手无奈的道

    “李大哥,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知道,你想想这僵尸是受赶尸人的操控,那么僵尸下手的目标肯定是赶尸人预先计划好的,僵尸是死物,是没有能力自己决定获取的对象的肯定是赶尸人事先对那些目标作了记号或者设置了什么东西之类的,以便于僵尸的辨认,只要咱们找到这个记号之类的东西就可以确定僵尸的下一个目标是谁”邓龙分析道

    邓龙虽然没有任何的办案经历,可是以前的侠盗生活,让他养成了善于思考问题的习惯,正是邓龙这种敏锐的直觉与思考,让邓龙在一次次奇怪的经历中能够对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进行预测,躲过了不少的致命危险

    李康恺睁大了眼睛看着邓龙,他不得不佩服邓龙的推断能力,即使自己受过专门的特训也不见得比邓龙更有逻辑更有推断能力,邓龙虽然年纪轻轻可是却每每有独特的见解

    想到这李康恺突然大笑了起来,邓龙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一会儿,李康恺止住笑声道:“邓龙,我在想你的大脑到底是什么做的,比我这个专门的侦缉人员还会推断,不做侦缉队员简直是lang费人才”

    邓龙摸了摸鼻子道:“李大哥,你就别取笑我了,我哪里有什么推断能力,瞎蒙乱道的”李康恺豪气的拍了拍邓龙的肩膀道:“老弟,你说的正是,那赶尸人肯定是做了什么记号,以便于僵尸的辨认,事不宜迟,咱们得赶快找出这致命的标志是什么,抓到僵尸,预防下一宗惨案发生”

    李康恺说完面色凝重,这赶尸人实在是太可恶了,手段之残忍真是世间少见,邓龙没有多说什么,把陈爷爷送给自己八卦镜和自己的辟邪宝刀揣在怀里与李康恺带上黑色面巾,趁着夜色飞快的向俏寡妇家奔去,本来邓龙想带上乾坤袋的,可惜自己目前还没有学会《茅山伏魔录》里面的本领,带了等于白带

    由于俏寡妇在陈家村没有什么地位,寡妇门前是非多,陈秋梅生前一向是被陈家人视为祸水与霉物(克夫),由于死的极惨,陈秋梅家根本没有人善后,就是保安队也懒得盘查,是以镇长随便认定陈老六是杀人凶手草草结案,陈家的人都没有任何异议

    也幸好陈秋梅家没有人来善后,现场保留的还算是完整,邓龙与李康恺提着马灯小心的搜寻着,屋内一片狼藉,很明显陈秋梅在死前有一番激烈的挣扎,这才导致她被僵尸紧掐的脖子被撕扯的稀烂,地上还残留着猩红的鲜血虽然已经过去两天了,但还是散发着腥味邓龙与李康恺在屋内搜寻了很久,没有发现丝毫特殊的线索

    这记号到底会作在哪呢?邓龙与李康恺停止了搜索,两人都陷入了思考中,良久,几乎是同时,两人异口同声的朝对方喊道:“门”,没错,陈秋梅家紧靠着大街,赶尸人不可能光明正大的进入陈秋梅家中作任何记号,唯一的可能性只能在陈秋梅家的大门或外墙上作记号

    想到这,邓龙与李康恺走到门外,门已经破烂不堪,陈秋梅家是那种封闭式的单栋居民楼,没有外院,所以,任何人要想强行进入她家,只有通过外面这扇大木门,很明显僵尸是在陈秋梅熟睡之际强行冲破木门进入她家杀害她的

    木门虽然已经破碎了,但是邓龙和李康恺很快就将破碎的木门拼在了一起,当那扇木门完全拼在了一起的时候,邓龙与李康恺将马灯凑近一看,果然,果然他们的推断是完全正确的,赶尸人的确是通过标志来指引僵尸的

    这是一个很细微的标志,如果不仔细看,根本就不能发现,这是用一种淡黄色的药水涂成的标志,标志的图形被这几日的风雪洗刷,虽然有些模糊,但是由于这种药水的特殊,还是能够分辨的很清楚

    这个标志是一个圆圈,圆圈里面画着一个骷髅头,那骷髅画的极是活灵活现,面目狰狞,极是恐怖,邓龙用手摸了摸那骷髅头,一股难闻的气味十分的刺鼻,邓龙对身边正在作图的李康恺道:“想必赶尸人就是用这种特殊的气味指引僵尸的,不过这气味还真难闻”

    “嗯,邓龙,看来这就是赶尸人指引僵尸的‘死亡标志’,咱们快去寻找,只要发现谁家门前有这个标志的,可能就是僵尸的下一个目标”李康恺抬起头道

    “嗯,事不宜迟,咱们得抓紧点”邓龙点头道

    正当两人准备走出俏寡妇家去寻找僵尸的下一个目标的时候,李康恺恐慌的对邓龙说道:“邓龙,我被什么东西拉住了”

    邓龙回头一看,只见李康恺面色惨白,但是手脚却像是被什么东西拉住了,身体前倾,但却是动弹不得,神情极是恐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