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 归去来兮(1)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

    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唐·李商隐《锦瑟》

    ……

    水牢。

    嘀嗒,嘀嗒。

    有浑身是血的男子,双手双脚皆被银铐铁链拴住,遮住了墨发下的绝世容颜。

    那是怎样一双眸!

    即便容颜毁去,却遮不住风华绝代,那幽幽墨眸,就好似出鞘利刃,美的惊心动魄,明明有着致命的危险,却也让人情不自禁沉沦。

    湿漉漉的水沿着发梢流下,与空气中的血腥味混合在一起。早已分不清身上的,是血,还是水。

    不过也无所谓,血已经被污染了。

    萧昀扬起漫不经心的笑容。

    再风华又如何?

    幼年被偷换出宫,他苦钻研武学兵法二十余年,最后最后成为高高在上的战神,他率领千军万马一统中原,凯旋而归,被众星捧月,大开城门迎接。最后,还不是落得囚禁下场?

    亲情!

    呵——

    水牢锁落,有人脚步声徐徐而来。

    “恨吗?”那个眉宇间与他有几分相似的男人,如今黄袍加身,坐的是他以命打来的江山,用的是他以血灌来的天下……可却杀他心腹、剃他骨、废他武功、断他全身筋脉,把他关在暗无天日的水牢,终日见不到阳光。

    “萧曜。”萧昀动了动唇,用沙哑低沉的声音,叫出了面前人的名字。

    这是他的亲弟弟!事实却亲口告诉他,毁他一生的人……也是这个亲弟弟!

    他现在,只为自己感到嘲讽而可笑!

    “萧昀,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朕,恶心!朕恨你!你以为朕会感激你打下江山?朕会告诉你,没有你,朕一样能将这江山坐好!你不过是个见不得人的庶孽!”萧曜的面容,因为情绪激动,而显得狰狞。

    萧昀艰难地扯出一抹冷笑来。他现在已是废人,萧曜既然说恨他入骨,又怎会轻易放过他,给他一个痛快?

    庶孽——说的是他?

    “是不是觉得很不甘心?”萧曜大笑,随后用手捏着纪时渊精致的下颚。“萧昀,你放心,朕会用丹药吊着你的命,朕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哈哈哈哈——”

    伴随着狂笑声,萧曜的身影已经如风一般离去。

    萧昀缓缓闭上了眸子。

    父皇给萧曜取字为景明。景,日光也……而他,同为日光,却不过是母妃的见不得人的私生子。

    他这辈子钟情于战争。不好女色,不喜诗词歌赋,人们称他为铁血战神,背地里却偷偷怀疑他有龙阳之好……

    其实不然。

    只是,心中有一份信念。

    打下这江山——守好,与他血脉相连的,唯一的亲弟弟。

    但如今呢?

    他的亲弟弟……亲手说他恨他……推他下黄泉路……

    呵!说起来都可笑!

    萧昀的薄唇艰难上扬,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来。这辈子他已经败,还有什么可牵挂的呢?好像都被毁掉了。

    若说唯一觉得对不起的……大概就是楚国皇帝吧。当日他生擒楚国皇帝楚琰,楚琰宁死不屈,当晚便自尽了。

    那时候他才知道——楚国皇帝竟是女儿身。

    楚琰素以貌若天人闻名,传闻他俊美模糊了性别,没想到……当时他想,本应娇生惯养的女孩子,被迫换上男装,身上扛着江山社稷,会有多累呢?

    也受够了吧。

    死……是她最好的解脱了……

    时间一点一滴流逝。感受着生命的衰减,萧昀用最后的力气在心中许下誓言——

    “若有下一世……再也不会被蒙骗,这些辱我、欺我之人,我必——万倍奉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