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天神诀

1000.第996章 强者印记,苍茫宇内

    “宇无极,你……”列皆非大惊,急忙闪身而来。若是宇无极言而无信的话,以列皆非的力量还真阻止不了他杀杨青玄。

    宇无极在道影之中,也是出了名的凶煞恶神。

    宇无极抬起手来,一掌击向列皆非,同时冷笑道:“放心吧,本座可不是那言而无信之人。”

    “砰!”列皆非接了一掌,被震的滑开十余步远,惊道:“那你……”

    宇无极狞笑道:“我说了不向这小子出手,可没说不做点记号什么的,否则一个月后我如何找他?”

    说着,抬起手来,带有紫黑之气的一指就点在杨青玄肩头。

    从宇无极闪身而来开始,杨青玄就想逃走,但那极强的煞气,就像是山岳落下,让他难以动弹,只能做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嗤!”

    杨青玄肩膀上传来剧痛,就被宇无极的紫黑之气,灼烧出一个洞。不仅如此,更有诡异的力量顺着那洞口流入经络,顷刻间就蔓延全身。

    杨青玄只觉得那力量在体内凝结,化出一个符文,同时在额头上闪现而出,一隐而没。

    宇无极满意的收回手来,狞笑道:“这下就放心了,天涯海角,你都走不掉了。”

    杨青玄脸色苍白。

    子夜也走了过来,单手结印,直接拍在杨青玄背后,又是一道符印闪烁进他体内。顷刻间,整个人的皮肤上,都出现一道道黑纹,同样是一闪而逝。

    杨青玄惊怒不已,子夜的这下印刻,让他五脏六腑都受了些许的伤。

    子夜冷冷道:“你刚才‘教训’我,我还记着呢。有这个烙印在身,上天入地你都走不掉了,一个月后我会来找你的。”

    杨青玄正想开口骂人,忽然觉得双眼一下刺痛,便觉得天地间都陷入纯白如雪。

    盈政飞落在他面前,与杨青玄暂失焦的双眼对接,白色的眼瞳里闪现出一道黑纹,一双巨大的白眼便在杨青玄脑海中倏然睁开。

    下一刻,在杨青玄眼中,也出现了同样的黑纹,一闪而逝。

    盈政的眼瞳这才恢复白色,冷冷道:“有这个眼纹,就算你化成灰也走不掉了,二十天后我会来找你的。”

    列皆非惊怒道:“你们这太过分了吧?”

    盈政冷笑道;“过分?我们恪守承若,哪里过分了?哈哈。”

    他得意非凡,宇无极等人都是一个月的承诺,他多出十天时间,足以捷足先登。

    日谕走上前来,道:“虽然我跟你不熟,但这么多人对你感兴趣,我也下个烙印吧,感觉挺好玩的。”

    说着,抬手一拍,将一点光芒拍入他体内。杨青玄身躯一震,眉心处凝聚出一道烈阳,然后顺着经脉流入体内,苦不堪言。

    “噗!”终于,在四人各自烙印下,杨青玄终于被震出内伤,喷出一口血来。

    杨青玄胸中塞满憋屈,但又有什么办法?强为刀俎,弱为鱼肉,便是古往今来,永不变的真理。

    子鸢急忙扶着他,担忧的叫道:“青玄哥哥。”

    列皆非上前来,抓住杨青玄的手,一股真气涌入他体内,检查了一遍,不由得脸色煞白。

    反倒是杨青玄看的开,轻笑道:“还有一个月内,慢慢再想办法吧。”

    列皆非放下手,点头道:“你不用太担心,我会想办法的。”

    杨青玄感激道:“多谢。”

    事实上,列皆非也凉了半颗心,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先安慰下他。待离开此地后再从长计议。

    诗玉颜回到诗衍身侧,眼中露出急色,拉着诗衍的手臂,欲言又止。

    诗衍明白她的意思,内心叹了口气,传音道:“不用太担心,此子命格极硬,来历不凡。实在不行的话,我将他送往缥缈星宫。有人皇坐镇,就算是道影也不敢轻易涉足。”

    诗玉颜这才放下心来,想到杨青玄身怀太玄剑冢,应该和人皇有着极深的关系,送往星宫的话,人皇定然会出手。

    她心中暗道:“你救过我,我也让爹爹帮你,算是还恩了。之前我对你兵刃相向,怕是你还怨我。况且你身边有子鸢在,也不会再记得我了。此事之后,我就随爹爹回钧天紫府去,从此潜心修行,再不问世事。”

    诗玉颜心中一酸,说不出的难过。

    众人的注意终于从杨青玄身上移开,望向那巍峨瑰丽的宫殿,都是忍不住汹涌澎湃。

    每个人都静静的站着,没人敢上前一步。

    子夜有些惆怅,长长叹了口气,道:“武王,你去哪了?”

    众人都是心脏一缩,自然明白她说的“武王”是谁。

    子鸢更是忍不住一颤,看着子夜那落寞的神情,似乎有些明白她的心境。

    她们本为一体,虽是分裂了出来,但哪里分离的那样彻底?

    在子夜的脑海中,还有着许多薇拉的情绪和记忆,就如同子鸢和杨青玄一般,不时的会在脑海中闪现。

    列皆非悠悠道:“史上记载,殷武王超越了彼岸境,追寻那道之起源去了。”

    子夜叹了口气,轻轻摇头。她自然知道这都是野史,殷武王破空而去,寻找解救薇拉的办法,至今未归。

    她叹道:“走吧,看看这内殿中,到底留下了什么。”

    子夜当先就往宝殿走去。

    众人紧随其后,生怕错过了机会。

    内殿整体望过去,是一片金壁围成的空茫宇宙。

    墙壁上全是金黄的琉璃色,有九根雕龙玉柱,带着无尽威严之势,耸立在青白色的凤纹台阶上,散射出无边神辉。

    穹顶正中央上刻着一个巨大的太阳神纹,仿佛金乌高悬。神纹四周是五茎莲花,朵朵盛开,内镶金珠。

    在被巨大神纹临照着的虚无中,有一方青玉色的矮几,悬停虚空,矮几桌面上散发出温润的光泽,细细包裹着一幅年代久远的画像。

    那画虽然清晰依旧,笔墨如新,却莫名给人一种浓厚的岁月感。画中是两个人,男子一身玄衣,丰神俊朗,女子依偎在侧,娇美无双。

    二人并立画中,目光相视,透着一种并肩天下的豪迈,也有相携一生的柔情。

    画旁题字道:“相恨不如潮有信,相思始觉海非深。”

    那铁画银钩之中,有清狂洒脱,仿佛是镌刻在岁月里的誓言,亘古不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