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7.第624章 触景伤情

    林轻衣刚刚对上一句,下方的游客中,已经有人认出来了她的身份。

    “这不是yigeTV很火的主播林轻衣吗?”

    “是一个网络主播嘛?难怪看起来这么像明星。”

    “林轻衣不光是主播啊,她唱的歌还很好听呢!”

    “是的,我听过她唱的不少歌,每一首都好听,特别是《捉泥鳅》,很符合我的胃口!”

    听到人群中的议论,主办方也得知了林轻衣的身份。

    这是一个好的宣传机会啊!

    于是,马上有人跟主持人通气,主持人立即回到台上:“恭喜这位林轻衣,成功对上佳丽的歌,不过,咱们台上的都是小姑娘,你就是对赢了,也不可能娶一个小姑娘回去,大家伙说是不是?“

    台下的观众吼道:“不!她可以娶一个姑娘回去百合!”

    “主持人,你让她们继续对歌,我就欣赏这样的!”

    “就是!主持人,你这是棒打鸳鸯,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段婚,没有听说过吗?”

    主持人一听,哭笑不得。

    他只好说道:“大家伙儿都别凑热闹了,我刚刚在下面听大家都对林轻衣很熟悉,想必都知道她唱歌那叫一个好听,我们请她为大家唱一首歌怎么样?”

    “这个好!”

    “赞成!”

    听到主持人让林轻衣在台上唱歌,台下许多认出林轻衣的,都开始赞成。

    就连梁辉等人也跟着下面起哄:“一哥,难得上台,唱一个嘛!”

    “对!唱一个!”

    林轻衣一看大家兴致这么高也就不再推辞了,于是,她笑道:“那好,我为大家随便唱两段。”

    民俗公园方面见林轻衣真的同意唱歌,立即就将音响设备接了进来。

    并且,他们还安排了人现场录制。

    “我们也不要放过这个机会!”

    郑铭也掏出了自己的手机。

    “林老师,先等等,你看,要不要先换上咱们土家族的服饰再唱?”

    一个公园小头头过来了,他征询着林轻衣的意见。

    很显然,他是想将林轻衣制成这民俗公园的一张名片,的确,现在林轻衣在网上的人气很火,要是穿上公园内的服饰宣传一波,应该能够带来很大的流量。

    “可以啊!”

    林轻衣也没有拒绝。

    很快,她去了后台,马上有人为她换上了土家族的服饰,然后有化妆师来化妆。

    “你真的是我见过的底子最好的女生,瞧你这皮肤,怎么保养的啊!”

    化妆的是一个土家族的大妈,她瞧见林轻衣的皮肤非常水嫩,羡慕地说道。

    “就这样啊,平时也没有怎么保养。”

    林轻衣如实回答。

    “真羡慕你!这是天生丽质啊!”

    化妆师看得啧啧称奇。

    很快,林轻衣换完衣服,重新登台,顿时引发了一阵惊叫。

    “哇!一哥,你穿这套衣服好好看啊!”

    “好俊俏的一个土家族小妹妹!”

    “小妹妹,对歌不?大哥要上来报名!”

    林轻衣拿着话筒,轻轻咳了两下,台下顿时安静了下来。

    她说道:“我为大家唱一首《黄杨扁担》这也是一首土家族风格的山歌,希望大家喜欢!”

    “我就知道一哥会唱山歌!”

    “大家都别吵了,安静听人!”

    “……”

    林轻衣选择唱的这首《黄杨扁担》其实是一首改编版,源自国漫《一人之下》,当时她听了这首歌,非常感动。

    “黄杨扁担软溜溜啊

    姐哥呀哈里耶

    挑一挑白米下酉州啊

    姐呀姐呀

    下酉州啊

    姐哥呀哈里耶

    人说酉州的姑娘好啊

    姐哥呀哈里耶

    酉州姑娘会梳头啊……”

    这一首歌,在动漫中唱了三次,最后一次是在狗娃病床前由冯宝宝演唱。

    可以说,这一唱,唱哭了无数的粉丝。

    自然而然,这一首民歌由此唱来,让人感到无限的悲伤。

    “这个姑娘嗓子好啊,唱歌好空灵,可不知道为什么,这首歌我听了想哭!”

    “是啊!这歌词一点也不悲伤,就是这歌听了莫名的难受。”

    “应该是,这首歌里面蕴含了一个令人潸然泪下的故事吧!”

    林轻衣在台上唱完,也陷入久久的怅惘中,她还记得狗娃那句临死前的台词:“第一次,是阿无和老妈在田地,她们唱了这歌,让我很喜欢这样的生活和阿无。第二次,阿无因为头疼睡不着,老妈在枕边为她唱歌,阿无,到底有怎样的过去呢?第三次,阿无唱着扁担,走向了山贼们,而我们也因此离开了整整44年。而最后,在我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她的歌声,是我最后的陪伴。”

    可以说,冯宝宝是看着狗娃从小到老,然后死去的人,从最开始的青梅竹马,到后面的姐姐,到后面的启蒙老师,青年时情窦初开的对象,是成年后母亲对她的亏欠,中年时一直思念的姐姐,也是老年时让人牵挂的女儿。

    这其中的情感,实在是非常复杂。

    由此,林轻衣也想到了她自己的以后,如果她真的踏入修炼,以后也会像冯宝宝一样,青春不老,然后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衰老死去。

    主持人看到林轻衣站在台上发愣,也一时不好怎么办。

    过了一会儿,见林轻衣回过神来,他才重新走上台上:“谢谢林老师为我们深情演唱一首《黄杨扁担》,相比这歌里蕴含了一个催人泪下的故事吧?”

    林轻衣笑道:“是啊!这是一首有故事的歌,以后得闲了,我会将这个故事讲给大家!”

    “虽然这首歌歌词非常朴实,但是从旋律传递出来的悲伤,却不输于《丁香花》,我很期待林老师这个故事,大家伙呢?”

    主持人不愧是做主持人的,两句话就将现场的情绪调动了起来。

    “期待!”

    “看来,又是一个不输于《丁香花》的感人故事!”

    林轻衣唱完了歌,去后台将衣服换下,一看,已经快晚上十点了。

    于是,她向梁辉等人说道:“马上就要十点了,大家伙,是时候散场了!”

    梁辉没有忘记薛记臭豆腐的事儿,于是说道:“明天我和一哥一起去会会这个张博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