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766.第764章 发酵

    黄炳安是柳京城左议政黄自诩之子,也是柳京城中闻名的纨绔。

    和大渝国一样,在柳京城生活的纨绔子弟平日都有赌钱的爱好,这黄炳安在柳京城是赌钱的翘楚,斗蛐蛐中的宰相。

    前两日,一个从海古城来的商人说了海古城中有了不少新奇的赌钱玩法,他就如同狗熊闻到了蜂蜜的味道,心里痒痒的难受,非要尝试一下不可。

    虽然对海古城的了解不多,但是黄炳安还是懂得一些事情的,现在高丽和大渝国签订了条约,两国之间正式休战,所以他倒是不怕在海古城中玩耍。

    毕竟这段时间不少高丽商人前往海古城,都安全的回来了。

    所以这次他干脆换了一身商人的行头前来这赌坊一看究竟,而且特意用马车拉了很多银子过来。

    到了海古城,黄炳安在酒楼吃了一顿饭,酒饱饭足便挺着圆滚滚的肚子下了楼,在侍卫的簇拥下,转了几个弯,进了海古城中央的赌坊。

    “这位贵客,请进!请进!”大赌坊的门口站着一个小二,见到黄炳安衣着华贵,还带着侍卫,心想这是遇到大户人家了,连忙招呼。

    自从这大赌坊开始营业,这生意是一天比一天火爆,现在往来海古城的商客谁不知道海古城开了一个新奇的大渝国赌坊,每每赚了点余钱,一些商人都会到这里挥霍一下。

    最主要的是这里用的都是前所未见的赌博方式,这也让那些嗜赌成性的人很快就被这种赌博方式吸引了,因为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更是可以获得全身心的娱乐放松。

    探着脑袋往里面望了眼,黄炳安看到里面挤着满满的人,此起彼伏的吆喝声不时从里面传来。每个桌子周围都是水泄不通。

    见黄炳安这副样子,小二瞬间明白了什么道:“这位贵客,你是第一回来吧,那我给你个建议,先到里面看几把,学会了再押注,否则很容易输钱的。”

    黄炳安是个极为好面子的人。在柳京城的时候他什么不会玩,到这里却被当成了土包子,他道:“本王…我只是在等仆人送钱来而已。”

    小二以前在大渝国便是赌场里仆役,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这好面子的人多了去了。

    不一会儿,安置了马匹的仆人匆匆跑了过来,在大赌坊门口找到了等待的黄炳安,把一袋一百两的碎银子给了他。

    自觉丢了面子的黄炳安故意在店小二面前晃了晃银子,然后趾高气昂地进了大赌坊,让小二感到颇为莫名其妙。

    大摇大摆地进了大赌坊,黄炳安的到来只是让那些围绕着赌桌押注的赌客回头望了他一眼他而已,接着他就被直接无视了,找不到一点在柳京城呼风唤雨的滋味。

    哼了一声,黄炳安也不打算和这些商人计较,再说这里是海古城不是柳京城,也没人认识他。

    在几个赌桌面前徘徊了一会儿,黄炳安被一种叫做********牌玩法吸引住了,站在赌桌钱目不转定地盯着庄家发牌,看的是津津有味,这时候他浑然忘记了自己是个贵族,和这些赌徒搅成了一团。

    “这个********其实就是比谁的牌大,每个人在开牌之前都要押上一点底子钱……”

    黄炳安的身边是一个大渝国商人,大赌坊运营后他几乎每天都来这里玩几把********,来的也不大,运气最差的时候一天输了一千两银子,运气好的时候还能赢几百两,他见黄炳安站在他身边一直盯着他看牌丢牌,便开始详细地给他讲解起如何玩********,这几天里像黄炳安这样的新人越来越多,他这些老手也乐意教授,毕竟来的人越多,这里就越热闹。

    黄炳安听着讲解连连点头,在基本摸透了********的玩法之后,他让仆役去买了筹码,也开始尝试着玩起来,但他毕竟是新手,不明白这********的含义,其中这种游戏比的就是看谁会骗,谁的心理素质高,但黄炳安只是按照牌的大小来押注,接到好牌他就下注大一些,小的就直接扔了,几局下来,这一桌子赌客就摸透了他的套路,每当他押注多的时候,别人就不下注,最后他是没有赢钱,竟是往里面倒贴底子钱了。

    见黄炳安越玩越入迷,一旁的大渝国商人鼓动道:“玩这个胆子就要大一些,你不会输不起银子吧。“

    黄炳安在柳京城横行霸道惯了,什么东西都是要玩就玩个尽兴,那里听得了这话,怒道:”我家的银子买下半个海古城都足够。“

    大渝国商人眼睛一亮,其实他是赌徒,也是李开元安插进来的托,为的就是让这些高丽商人和权贵多输钱。

    他说道:”在下真是鲁莽了,来,我教你如何玩。“

    黄炳安的精神越来越亢奋,渐渐地根本挪不动地方,直到黄昏开始宵禁的时候,赌坊的关门,他才依依不舍的离开。

    而第二天他匆匆吃了早饭就赶到大赌坊继续玩牌,此次他的马车里拉着数千两银子,非要玩个痛快才行。

    不过大渝国商人看见每次黄炳安都要从马车里取银子便心中一动,于是他说道;“黄公子,你这每次取银子多麻烦,不如直接将银子送到海古城青州银行去,这样一来,用银子换成银票,多方便。”

    黄炳安今天的手气不错,赢了数百两银子,他细想一下的确是这样,每次输钱过后总要等仆役去取银子,十分麻烦。

    而且这两天赌博,他看见桌子上不时出现一些银票,证明这银票可以在赌场用,于是说道:”行,这就差人去换。“

    在大渝国商人忽悠黄炳安的时候,李开元站在二楼正在审视这一切。

    赌场是小,生意是小,控制高丽的金融才是大,此次隐藏在赌场和贸易背后的便是大渝国的金融。

    在建立的赌坊的同时他也将青州银行带入了高丽,在他和萧铭的规划中,将来高丽的银子将全部在他们的银行中流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