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699.第698章 国有资本

    朝堂上鸦雀无声。

    这一连串的政令让官员们有些措手不及,这时一个大臣出列问道:“皇上,官员不得经商,这官员的亲眷是否可以经商?“

    ”不能。“萧铭斩钉截铁地说道,在他看来一旦允许官员经商就等于变相让官员经商,因为到时候官员难免会自己的权利为亲眷谋私。

    大臣们一时间陷入了沉默,这皇上是要彻底杜绝他们公器私用的机会。

    环视了一眼朝堂上的大臣,这时候萧铭继续说道:”除了扶植私人工坊的建立,朝廷要重点建立一批官营工坊掌握住国家命脉,朕让庞首辅拨出这六百万两银子,其中一大半要用来建造官营工坊,这其中涉及军械,造船,盐,茶的经营。“

    庞玉坤问道:”皇上,若是如此官营工坊将不在少数,这些官营工坊又有谁来管理,是否要委派官员。“

    这次建立国营工坊对萧铭来说是一石二鸟的计划。

    私人资本的发展必然会给大渝国带来巨大的变化,若是萧铭完全将大渝国的商业交给民间资本,自己未来就会很被动,甚至如同西方一样国家命脉都被商人把持。

    所以既然大力发展资本,不如同时搞出自己的国家资本,这样他既代表官,又能代表资本,他是皇帝,也同时是最大的资本家,朝政不会因为商人的干涉而发生改变,甚至他能够利用国有资本调控市场。

    商人逐利,在当代他生活的国家发生过不少商人趁机发国难财的情况,例如某种疾病的传播因为以讹传讹导致盐价大幅上涨,民间的盐被商人囤积起来高价出售。

    这种情况下若是盐业不掌握国家手中,必然会导致这种情况恶化。

    正是因为有这些切身的体会,他鼓励资本的同时也给资本拴上一条链子。

    同时这官办工坊的第二个目的便是帮助他消化皇室宗亲,这次萧铭所谓给皇室宗亲的机会便是彻底杜绝皇室宗亲从政的野望。

    根据前些日子庞玉坤统计的数据,目前大渝国皇室宗亲的人数足有四十七万人,这还是此次北方战争以后被藩王们屠戮了很多皇族之后的数据。

    如此庞大的人数真是把萧铭给吓了一跳,这时他才真正理解为什么皇家被称为最大的豪族。

    根据萧铭的了解,这大渝国和明朝犯了同一个错误,这就是无偿供养皇族。

    只是几百年繁衍下来,这却渐渐成了大渝国一个严重的问题,现在这个问题又落在他的手中。

    如果他不是皇家,白手起家打天下自然不用管这些人,只是自己是继承皇位,若是处理不当难免又会引起一场皇族间的动荡。

    这段时间李三一直在密切关注这些皇室宗亲的动态,现在这些没有谋生能力的皇族似乎马上就要跟他闹事了。

    所以利用这次机会他准备彻底解决这个问题,将这些皇族纳入官办工坊,让他们成为官办工坊中的”职工“,给他们一个铁饭碗的待遇,用劳动换取钱粮。

    当然这铁饭碗只在他们两代之内,第三代便不会再有此等待遇,从而彻底化解这尾大不掉的问题。

    当然这只是对那些普通皇族而言,因为这些皇族和皇家的关系已经很疏远,无限接近普通百姓,他们会乐意享受这种待遇,而他们的数量也最大的。

    而对于宋国公这类人他们自然是不会甘心去当普通匠人的,所以这次萧铭准备把平阳公主纳入官商行列,不再让她在民间搞自己的私人商贸,从而杜绝皇族私自经商。

    这个道理很简单,其实就是把养猪模式变成打工模式,而与此同时获得利益的平阳公主等人还会和他成为利益捆绑者。

    有着官商的身份还能获得利润分红,他们唯有支持萧铭才能享受这一切,若是他们还是不满足,闹什么幺蛾子,他就只能动刀子了。

    想到这里,萧铭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斐济和庞玉坤静静听着,二人越听越激动,萧铭的话音一落,斐济高声说道:“皇上英明,如此一来便彻底解决了皇室宗亲的问题,自从府库将少了一笔巨大的开支,也避免了皇族宗亲的不满。”

    庞玉坤点了点头,只是他提出了一些担忧,”皇上,恕下官不敬,据臣了解,类似宋国公之类的皇亲不过是草包,若是让他们进入官办工坊,他们乱来怎么办?“

    “朕让他们进入官办工坊可没有说让他们掌权,这官办工坊的职位自然是能者居之,朕相信大部分皇族还是乐意改变的,至于冥顽不化的,朕也不会包庇,到时候该法办的就法办。”萧铭说道。

    庞玉坤点了点头,这下他就安心了,和他想的一样,萧铭的真实目的还是化解皇族的问题。

    这些皇族中有好吃懒做者,也有勤奋上进者,这次的官办工坊便如筛子一般将优劣分出。

    贤良能用之人自然比外人更加值得信任,迂腐无用之人到时候一脚踢出去便可。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些人还会因此随时处在他们的监管之内。

    今日早朝的主要任务完成,钱大富在萧铭的示意下宣布退朝。

    对这次朝堂上百官的反应萧铭很满意,不得不说在他登基之后他感到这些官员对他有些轻视。

    毕竟他年纪轻,这些老狐狸以为自己耍点手段就能左右他的决定。

    但是俞明被罢免之后这些官员忽然意识到他们面前的皇帝也是个狠角色,这时他们才收起轻慢的心思,正视君臣之分。

    “有事早奏,无事退朝!“,随着钱大富尖细的声音响起,早朝结束。

    百官高呼万岁,起身准备离去,这时萧铭把斐济和庞玉坤留了下来。

    “皇上有何吩咐?”斐济躬身道。

    改革最忌讳的便是官员阴奉阳违,政令不出皇宫,这也是萧铭把斐济和庞玉坤留下来的原因。

    登基之后他的心态也在慢慢转变,五年前他只是一个现代的普通青年,五年后他成了大渝国的皇帝。

    他的心理也在五年中渐渐发生着改变,现在他既然是皇帝,那便要唯我独尊,言出必行!

    萧文轩时期混乱的朝政不能在他身上重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