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676.第675章 大败赵军

    大风卷起战场上的尘埃,空中被渲染成了黄色。

    由淮南军,雍军和西政军组成的联军一步一步向赵军的营寨开拔。

    邓元集中步兵五万,两翼骑兵五万,总共十万大军在营寨前摆下阵势。

    忽然,一阵急促的冲锋号声响起。

    这个声音来自居庸关,这正是对赵军发动进攻的信号。

    戚光义和白木各领兵两万保护侧翼,中间的军阵由西征军的火枪兵组成,淮南军和雍军则负责接战时候的肉搏。

    人数上占据了优势,西征军一方士气高昂,无论是西征军,淮南军还是雍军的士兵一个个都充满着必胜的信念。

    “咚咚咚……”

    赵军的战鼓擂动,十万赵军将士整齐地向西征军走来。

    罗信已经派遣出部分炮兵在城外建立炮兵阵地,在双方军队靠近的时候,这些炮兵不断将炮弹倾泻到赵军的军阵中。

    “啊……”

    赵军中不断响起惨叫声,西征军炮兵实心弹和开花弹同时在密集的赵军人马杀伤士兵。

    面对炮兵的袭击邓元没有任何办法,此时如果分散成悉数的队形必然会遭到对方密集队形的屠杀。

    战场之上战阵不能乱是每个将领都懂得的道理。

    只是对赵军来说这还只是开始,当他们之间距离四百米的时候,炮兵忽然将炮弹换成了葡萄弹。

    这种炮弹在战场上拥有大规模杀伤敌人的能力,只是射程却只有四五百米。

    “开炮!”一个炮兵将领高喝道。

    “轰轰轰……”随着一声声炮鸣声,被炮火覆盖的赵军前排士兵如同割麦子一般倒下。

    终于,面对火器犀利的杀伤能力,前面的赵军出现了混乱。

    邓元咬着牙望着这一起,他早已经预料到这场战争是绝望的,在攻城这段时间他渐渐明白在火器在西征军手中的威力。

    赵军的混乱被牛犇看在眼中,他的嘴角勾勒出一抹笑容。

    这时他拔出腰间的配剑直指赵军。

    骤然之间,冲锋号声大作,战旗在狂风中猎猎作响,戚光义和白木率领的两翼骑兵率先出动,由西征军,淮南军和雍军组成的中军则是则跨着整齐步伐,如同高山巨树一般向前推进。

    “杀!”

    “杀!”

    每当走出五步的距离,军中便大喊一声“杀”,气势如虹,从容不迫。

    双方越来越近,这时候两翼骑兵同样呼啸迎击,赵军由火绳枪组成的中军也稳步向前。

    “砰砰砰……”

    终于,两军相遇,凭借着距离上的优势,西征军首先开枪。

    赵军的火枪兵还没有来得及开火便死伤惨重,顿时阵型出现了混乱。

    虽然一部分火绳枪兵还在继续前进,但悉数的队形已经无法对西征军构成威胁。

    顶着西征军的射击向前,剩下的火枪兵抵达射击距离以后开始对西征军射击。

    零星的枪声响起,西征军只是倒下了数十个士兵。

    西征军这时继续向前走去,在距离五十米的距离,西征军再次进行一轮射击,顿时赵军又是倒下一大片。

    这一击基本上将赵军的火枪兵打残,剩下的火枪兵立刻溃散。

    “杀!”

    五十米的距离已经到了双方冲杀的距离,西征军立刻端起了刺刀,这时候赵军的刀盾手已经向他们冲来。

    隆隆沉闷的声音响彻山谷,如同怒涛拍案一般,接触的瞬间刀剑碰撞发出激烈的撞击声。

    刺刀和长矛相击,马刀和弯刀飞掠,密集的箭雨如蝗虫一般铺天盖地而来,暴怒的喊杀和死亡前的惨叫声充斥整个战场。

    “赵王练兵还是有点本事的。”牛犇瞭望整个战场,不断通过旗语指挥混战中的西征军改变进攻方向和阵法变幻。

    他的口中虽然是对赵军的称赞,但是脸上却已经出现了必胜的笑容。

    在火炮的轰击下赵军已经损失了不少兵马,加上火枪兵的射击,还没有接触赵军便损失了十分之一二的人马。

    此时交战赵军已经力不从心。

    而号称赵军精锐的玄甲铁骑此时也被戚光义和白木缠住,长时间的战争让青州的骑兵个个成了老兵油子,此时面对玄甲铁骑也是不曾多让,双方打得平分秋色,谁也占不了谁的便宜。

    只是如此一来,赵军失去了玄甲铁骑的配合,溃散的越发快了。

    中军在联军的绝对优势的进攻下很快支持不住,士兵开始溃散逃走。

    “王侍郎,这便是你想看到的吧。”邓元骑在马上,大势已去,他已经无力回天。

    王喜脸色苍白,他又惊又怒,“十万人怎么这么不经打,这都是我赵军的精锐。”

    赵王让邓元不要撤一方面一个是为了拿下居庸关,另外一方面则是对赵军的自信。

    现在眼前兵败如山的一幕让王喜有些傻眼。

    “赵军是精锐,齐王的军队也不是吃素的,本将再三提醒王侍郎,但是王侍郎却视若罔闻,执意要同他们在居庸关下作战,此次战败之责俱都是王侍郎的。”

    “胡说八道,这都是你邓元指挥不力!”王喜大怒,只是邓元已经不再理会他,而是下令吹响了撤退的号角。

    王喜这时再也不敢阻拦,上了马他和邓元一起向原州方向逃去。

    玄甲铁骑听到号角声立刻纵马撤退,只是戚光义和白木却咬住不放,一直追杀出五里才返回追击赵军中的步兵,直到夕阳落山他们才纵马回到居庸关。

    而这时淮南王,陈信然已经先一步进入居庸关,大胜之后他们见兵马驻扎在了城外,小小的居庸关容纳西征军便已经足够。

    “此番大胜让本王甚是高兴,想到赵王气急败坏的样子本王就高兴,哈哈……”牛犇的营帐中淮南王大笑不止。

    崔尚安说道:“赵王在长安的时候对父王多有轻蔑之言,此次也算是报了仇了。”

    陈信然附和着笑了起来,他对牛犇说道:“牛将军此次奉命而来,不知道皇上有什么旨意?”

    牛犇收起笑容,拿起佩剑指向长安说道:“如今当乘胜追击,攻破虎牢关,打入长安城!这便是皇上给末将的旨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