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657.第656章 燕王之死

    PS:今日五更,还有两章,不过要稍晚一些。

    九月十六日。

    经过五日的行军,淮南王和崔尚安率领十万淮南军将士抵达颍城下安营扎寨。

    在经过三日的筹备之后,崔尚安命令炮兵对颍州城进行炮击,一时间颍州城大乱。

    “火炮,又是火炮,淮南王怎么会有火炮,这一定是萧铭干的,一定是他。”

    临时王府中燕王暴跳如雷,他对颍州城如此自信的原因便是城中安装了六十门火炮,这些火炮是他从青州购买火炮的一部分。

    正是自信于这些火炮守城的威力他才会对淮南王嗤之以鼻,因为他相信他的火炮一定会把淮南王的军队打的落花流水。

    但是现在一切都出了他的预料范围,淮南王不仅有火炮,而且火炮的射程远远在颍州城火炮之上。

    现在颍州城只能白白遭受淮南王火炮的轰击,而他不能却不能使用火炮还击,这让他顿时暴怒异常。

    而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是被萧铭骗了,从始至终萧铭没有将真正的火炮卖给他们。

    “父王,再这样下去我们的城墙就要倒塌了。”崔成的话音有些艰难。

    十万人围城,密密麻麻的士兵将颍州城围困的水泄不通,现在他们是打不成,又逃不了。

    “倒塌了又如何,本王的将士又岂是凭借城墙而生的。”燕王这时候猛地拔除佩剑,“此次本王要亲自率军和淮南王决一死战。”

    说罢,燕王大跨步地向南城而去,那里正是淮南王进攻的重点区域。

    崔成和崔浩这一次没有跟楚王冲上去,崔成看向崔浩说道:“如今城内豪族已起异心,他们绝不会同我们一心抗击淮南王,而父王又不听劝告向萧铭称臣,如今该当如何?”

    崔浩满脸绝望,他说道:“我在青州盘亘月余,从所见所闻中依然料到三王联军恐要溃败,只是不曾想如今溃败的如此彻底,现在萧铭势大,燕国必然首当其冲。”

    “现在提及此事又有何用?我只问你在青州的时候,萧铭是否和你说过如何他才肯饶了燕国。”崔成急切道。

    “愚弟临行前萧铭倒是的确让庞玉坤和我说过此事,他说除非燕王负荆请罪,主动放弃王爵和封国,否则他不会放过燕国。”崔浩说道。

    崔成闻言顿时沉默不语,在他看来此事是绝无可能,他深深叹了口气,抽出佩剑追向燕王。

    见崔成离去,崔浩转身向相反的方向走去,在萧铭登基之时他便看出三王联军恐怕无所建树。

    庞玉坤的确和他说过那样的话,但是也曾提到若是他肯助一臂之力,将来保他荣华富贵的话。

    他只是燕王次子,对他来说这封国的土地无论如何都不会是他的,如今这般形势下他越发担心自己的性命,而不是燕国如何。

    出了临时王府,崔浩径直向一个巷子中走去,到了一个宅院他敲了六声,这时门被打开。

    在院子里此时已经聚集了一些豪族,这些豪族都是反对燕王继续和淮南打下去的人,毕竟现在胜负已分,不是谁都愿意和燕王一起送了性命的。

    “世子,什么时候起兵?”一个豪族族长问道。

    “父王已经登城,只等淮南王的火炮轰塌城墙,这时城内必然混乱,那时便是我等起兵之时。”崔浩的眼神闪烁。

    他心道:父王,你待我不仁,休怪我无义,大哥在燕国享尽融化,你却将我派遣到青州受罪。

    众豪族闻言纷纷点头,只等城破为号。

    城外,五十门火炮对着南城门连续不断地进行炮击,脆弱的南城墙在火炮下不断出现深深的坑洞,这些坑洞不断扩大,直到“轰”的一声,整个城门轰然倒塌。

    “父王,城墙倒了。”崔尚安惊喜道,他当即准备领兵入城。

    “慢!现在还不是时候。”淮南王望着正门东侧倒塌的城门,接着又看向西侧,此时西侧城门的火炮依旧完好,他说道:“现在集中火炮轰击西城墙,一旦城墙崩塌立刻攻城。”

    崔尚安这时看向西城这才意识到了什么,他说道:“皇上给的火炮真是厉害,这燕王的火炮根本打不到我们,反倒是被我们一直打。”

    淮南王神色阴郁,他说道:“这才是皇上的厉害之处,他早就对我们这些藩王心存警惕,所以才卖了一些低劣的火炮给燕王,梁王,赵王等人。”

    “难道皇上早就看出大渝国会大乱?”崔尚安惊道。

    淮南王说道:“这谁又能知道呢?不过仅此也足以看出咱们的皇上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二人说话的时候,西城的城墙在炮击下也轰然倒塌,这时候淮南王和崔尚安同时精神一震。

    紧接着战鼓声响彻了整个战场,在士气大振的淮南军士兵吼着冲向了颍州城。

    颍州城内,燕王和亲卫狼狈地躲过倒塌的城墙,透过倒塌城墙他看见了如同潮水般涌向颍州城的士兵。

    燕王的眼睛血红一片,他拿着佩剑噶喊道:“将士们,同本王和敌人死战到底。”

    他的声音落下,除了亲卫高喝出声,其他士兵都是麻木不仁,其中一些刚刚被拉入军队的壮丁甚至吓得浑身颤抖。

    他们何时见过火炮这种威力巨大的武器,何况他们本就是被强迫参军的。

    “杀!”

    淮南军从两个崩塌处同时涌入,装备精良的士兵立刻和守城的士兵厮杀起来。

    一些拥护燕王的豪族也带着部曲同淮南军血战,一时间城墙处到处是惨嚎和厮杀声,地上不断倒下两方士兵的尸体,鲜血在地上流淌着。

    燕王率领亲卫亲自上阵,正在他杀的正浓的时候,城内忽然响起洪亮的喊杀声,只见一群额头系者红色布条的豪族部曲从大街小巷冲出。

    只是他们不同淮南军厮杀,而是和楚军,拥护他的豪族部曲血战起来,这时本来就士气地下的楚军瞬间崩溃。

    燕王这时仿佛失去了全身力气一般,就在他一个愣神间,一个淮南军将领狠狠将利剑刺入了燕王的胸口。

    吐出一口鲜血,燕王渐渐沉入黑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