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629.第628章 传教士

    PS:还有一章

    一丝阳光洒在金陵城破碎的城墙上,金色的光辉下负责修葺城墙的徭役们挥汗如雨。

    尽管已经进入秋季,但是金陵城依旧炎热,只是上工了一个时辰徭役们的衣服便湿透了。

    “斐阁老,殿下登基的消息是真的?”

    城墙前斐济负手而立,这金陵城墙因为战火损坏严重,自从到了金陵城他首先办的便是此事,毕竟这长江的对面可就是楚王的封国。

    尽管萧铭和楚王签订了盟约,但是这只是楚王了为了火器暂时行的权宜之计,所以修葺城墙在他看来倒是个紧要的事情。

    “当然,此事还能有假?先帝弥留之际亲手将遗诏交给杜蘅。”

    斐济捋着胡须面带笑意,昨日齐王登基的消息传到了金陵城,这让他高兴的一夜不曾睡着。

    对他来说萧铭一日不登基,他便是不是大渝国的皇帝,而拖得越久就越会被质疑,现在当即收复了魏地十三州,实力大增,这正是登基的最佳时候,萧铭的当机立断也让他十分赞赏。

    而且萧铭一旦登基,斐玥儿便是当朝皇后,如此一来斐家在青州地位便稳固了。

    斐济身材的人是一个穿着青色丝绸长衫的老者,年纪和斐济倒是相仿,他说道:“若是如此,我们佟家也该去一趟青州恭贺殿下登基才是,殿下仁慈宽厚,金陵城的大族对殿下俱都感恩戴德,如果斐阁老不嫌弃,佟某愿意随阁老前往青州,如何?”

    “佟员外果然是个明白人,这外面传言殿下对豪族一律杀无赦乃是谬传,不可偏信!”斐济笑眯眯地说。

    来到这金陵城之后他便插手处理豪族的事情,对于金陵城和魏王有姻亲关联的张家他是毫不留情,该杀的杀,该流放的流放,该充军的充军。

    因为此事,金陵城豪族个个忱戈待旦,随时准备起兵和他来个鱼死网破。

    只是处置了张家之后他忽然召见了佟家,一番畅谈之后,佟家的家主面露笑容走出了府衙,接着关于处置豪族的政令在豪族中间传开,本来抱着必有一战的豪族顿时丢下兵器纷纷前来拜访斐济。

    佟鸿昌闻言笑道:“若不是斐阁老我们就偏信了魏王的话铸就大错,如今为了证明金陵豪族对殿下的忠诚,佟某也该去一趟青州。”

    斐济点了点头,“其实对殿下来说最重要的事情便是十三州的稳定和税赋,空口无凭的事情殿下经历的太多,佟员外需要拿出一些有成效的东西给殿下看才是。”

    闻言,佟鸿昌露出尴尬的笑容,虽然萧铭的政令没有对豪族赶尽杀绝,但是豪族解散部曲,归还非法占据百姓土地的事情还是必须执行的,而这两条能否贯彻下去就需要佟家这些当地大族的配合了。

    “斐阁老安心,佟某一定会把这件事办妥,凡是不服从殿下政令的佟某第一个不会放过。”佟鸿昌斩钉截铁地说道。

    斐济闻言点了点头,“既然如此佟员外便回去准备吧。”

    佟鸿昌闻言,行了一礼选择离去。

    见佟鸿昌走远斐济的眼神冷了下来,正如他对萧铭说的一样,十三州的豪族根深蒂固,树大根深,即便南征军攻占了一个又一个城池,但是在民间豪族的影响力依旧巨大。

    这次若不是畏惧于南征军的凶悍,估计十三州的内乱不会这么快平息。

    只是即便如此,兵不血刃地解决豪族的部曲也需要一段时间,而为了此事他选择了一拉一打的计策,这佟鸿昌便是他拉拢的本地豪族,现在他正利用这个佟鸿昌震慑其他豪族。

    而且马上就到了秋收时节,现在府衙只是控制了金陵城及其附近的县城,还有很多村子里是没有来自青州的官员的。

    不是他不想派,而是十三州基本上已经耗尽了空闲的官员,现在的大部分县和村都得依靠着这些本地的豪族和里正来管辖。

    现在虽说魏地的百姓受了一些青州思想的熏陶,但是传统的观念不是一天两天能顾改变的,若是没有人监督赋税的征讨,今天的秋季损失会很大。

    南征军辛辛苦苦打下十三州为的就是赋税,在这个问题上斐济看的很清楚,所以他刚才才会提点一下佟鸿昌,这有成效的东西便是赋税。

    他正想着,忽然金陵刺史魏源向他走了过来。

    这魏源原本在长安不过是个六品小官,但是在博文学院的考试中笔试成绩优异,又经受住了萧铭的亲自考验,这才会被派到金陵城执掌刺史一职责。

    “阁老,江面上出现了楚王的水师。”魏源颇为紧张地说道。

    “楚王的水师?”斐济眉头紧皱,“什么时候的事情?”

    “刚才码头上的卫兵传来的消息,登州军已经登上城墙戒备。”魏源说道。

    斐济闻言立刻向南城墙走去,这楚王的水师突然出现在这里可不是一个好兆头,即便不是为了趁机在金陵城插上一脚,恐怕也是为了防备他们,正如他想的一样,楚王从未信任过让他们。

    二人到了南城,登上城墙,此时叶青云正拿着望远镜看向江面,这次楚王派来的战船都是装载着火炮的战舰,此时正从西向东移动。

    为首的战舰稍微大一些,在上面隐约可见有人在对着金陵城指指点点。

    “是个传教士。”叶青云放下望远镜对斐济说道。

    斐济拿过叶青云的望远镜看向江面,果然在为首的战舰上看见一个穿着黑色长袍,面前挂着十字架的金发男人。

    他说道:“殿下送来消息,楚王和法兰西人有接触,楚王曾经被荷兰人痛打一顿,自那之后他十分迫切想要和其他西方国家接触获得火器,说不得这就是来自法兰西的传教士。”

    “只是他们为什么来到这里呢?”叶青云眉头紧皱。

    斐济也是老谋深算的人物,他说道:“苏杭乃是天下富庶之地,如今殿下拿下金陵城,楚王必然会担心苏杭的安全,他们如此招摇而过,是有意警告我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