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594.第594章 官场风向

    士兵们训练时的呐喊声响彻青州大营。

    望了眼斗志昂扬的士兵,萧铭心中安稳了许多,枪杆子出政权这句话自古不变,只要抓住军队,眼前的任何敌人都可以被粉碎。

    自青州大营离开,萧铭回了王府,这时他开始专心撰写机械学类的书籍,蒸汽时代还刚刚开始,现在只有将这个时代的机械都生产出来他才能让青州各个行业升级。

    否则以当前青州的工业基础向内燃机和电力时代奋进阻力重重,毕竟在这个时代可没有人给他提供现成的工业品升级科技。

    趁着和魏地休战的时间,萧铭整个人都沉浸在封国的内务中,除了编写机械学书籍外,如同他答应牛犇的一样,他开始在博文学院教授基层将领识字。

    而且同时,他正式开始拆分博文学院,将博文学院的类别开始细化,于是青州正式成立了青州军事学院,青州医学院和青州政务学院。

    原本的博文学院则纯粹成了化学,物理,天学,矿业,造船等学科的综合大学。

    萧铭这样做原因很简单,就是让青州的教育走向正规化,做学问的专门搞学问,搞政治的专门搞政治,搞军事的专门搞军事。

    在这种忙碌中,时间转眼过去了三个月,青州的天气渐渐转冷,继而是大雪,接着便是又一个新年。

    不过相比以往,这次青州的新年却有些不同的韵味,以往每到新年的时候,长安的官员和皇亲国戚总会向萧文轩拜年。

    而今年来自长安的官员和皇族却纷纷趁着这个机会向萧铭拜年,王府一时间热闹了许多,当然很多官员和皇族拜访他的目的并不单纯,在博文学院学了大半年之后他们有些急于重新走马上任。

    其中他们最关注的便是内阁大臣的职位,如今九个内阁大臣只有两个任职,剩下的七个位置还有空的,谁都想进入封国这个最高权力机构。

    “殿下,现在官员们对内阁的职位议论比较多,现在内阁九辅只有下官和斐阁老两人,这剩下的七个人不知道殿下是否有了合适的人选,毕竟现在封国的事务一下多了四个州的,老臣和斐阁老担心越是往后越是无法及时处理。”

    大年夜之后,庞玉坤和斐济一同到了王府向萧铭拜年,唱过拜年词后庞玉坤首先开口。

    “是呀,殿下,内阁九辅的位置一日不定下,这官员的心便一日不能安定,平日里难免会有相互倾轧的事情发生,毕竟谁都想表现一番。”斐济附和道。

    萧铭的眼睛在二人的身上来回转了转,他说道:“你们两个什么时候穿一条裤子了,既然你们这么说了,是不是心中有了人选?”

    庞玉坤是法家学派,而斐济则是顽固的儒家学者,正因为这个原因二人虽然在政务上鼎力合作,但是私下里两人相互看不顺眼。

    当然这个不顺眼不是对个人,而是针对彼此拥护的学派,这种情况类似于文科生和理科生的对不上眼一样。

    这段时间萧铭虽然一直忙于处理内政,解决封地的一些疑难杂症,但是他时刻没有放弃对封国的监管,尤其是青州的动态在密卫的监控下他几乎是实时掌握。

    总体上来说,现在长安来的官员在适应了青州的环境之后渐渐和本地官员开始不对路子起来,这段时间往斐济府中跑的官员可不少。

    当然这种长安官员的表现也是有原因的,因为从长安这批官员抵达青州之后,本地的官员就对这些人抱着戒心。

    简单来说就是不待见这些人,正是因为相互之间的戒备氛围,现在两拨官员相互看不顺眼。

    在过年之前,他甚至收到弹劾青州东阳县县令贪污受贿的奏折。

    “殿下,老臣心中没有人选,这政务体系既然已经建立起来就需要完备起来才是。”庞玉坤说道。

    “老臣附议。”斐济说道。

    淡淡瞥了眼两人,他说道:“现在本王也没有合适的人选,反正现在的政务你们还是能够应付的来的,暂时你们就辛苦一些吧,剩下的本王会考察每一位官员的政绩,如果本王满意,会考虑擢升他们进入内阁。”

    庞玉坤和斐济对视一眼,其实他们也不想来问这件事,不过是被官员们逼问的没有办法。

    二人虽然心中对彼此的尊奉的学派相互看不顺眼,但是辅佐萧铭成就大业的目的是相同的,不过因为长安之乱导致区分出本地官员和长安官员,他们也同样很无奈。

    “是,殿下。”萧铭撂下了话,二人不再提。

    望了眼正殿外纷纷扬扬的小雪,萧铭正色道;“本王知道你们心中在想什么,也知道其他官员现在想什么,相互监督是件好事,但是勾连陷害同僚的这件事本王是不能忍的,也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庞玉坤和斐济心中顿时一沉,二人同时应了声是。

    二人离去,这时候珍妃在琉璃的搀扶下走入了正殿,回头看了眼斐济和庞玉坤,珍妃说道:“庞首辅和斐阁老同时来给你拜年倒是很罕见。”

    在珍妃面前萧铭倒是完全放松下来,他说道:“他们两个是不安好心,都想着把自己人塞进内阁。”

    “哎,官场真是一把双刃剑,没想到庞玉坤这种直脾气现在也变得老谋深算了。”珍妃伸手为萧铭整理了一下褶皱的衣服说道:“这封国官员和长安官员的事情我也听说了,不过这对殿下来说却是好事。”

    “母妃说的是,不怕这些官员相互拆台,就怕这些官员官官相护。”萧铭沉吟着说道。

    珍妃点了点头,“你父皇说过,党争是把双刃剑,用的妙则政通人和,天下安泰,用的不妙,则是内政紊乱,天下想杀,这是通还是乱只在于你的谋略。”

    “虽是如此,儿臣还是不愿意见到党争的存在。”萧铭叹了口气。

    珍妃笑道:“官员也是人,只要是人就有七情六欲,有了欲望就会吸引志趣相同者,何况官字两个口,吵吵闹闹才是朝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