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590.第590章 政体闲叙

    寝殿被香甜的烤红薯味道包裹着。

    萧铭和斐玥儿一人拿着一个吃的很香,当然,他也没有忘了珍妃,在刚才他已经差人将部分烤红薯给珍妃送过去了。

    “殿下,这红薯如此美味,而且又高产,这可真是大渝国之福。”斐玥儿细嚼慢咽,眼中的笑意越发浓厚。

    萧铭点了点头:“如今有了土豆,又有了红薯,封国的农业本王就安心了。”

    对他来说,他主要引进的便是这两样高产作物,至于其他的经济作物他倒是不急,毕竟现在大渝国的百姓追求的不过是温饱,而不是像现代人一样奢求营养搭配。

    斐玥儿点了点头,接着她说道;“现在殿下不仅不需要担心农业,现在纺织业殿下也不必担心了,蒸汽机进入纺织坊后,纺织坊的布匹产量大增,现在从楚地送来的棉花都不够用了。”

    一边说着,斐玥儿将一匹蓝色的布匹从桌子上拿到萧铭面前。

    “这就是纺织坊纺出来的布?”萧铭将布匹摊在手上抚摸了一下,这匹布虽然经过染色,但是布料的表面很光滑,每根棉线之间十分紧密。

    拿着布匹,他又使劲拽了拽,这说明布匹十分结实,总体而言,这是萧铭在大渝国见过最精致的布匹了。

    “这还有假,也只有纺织坊的纺织机加上蒸汽机才能够生产出来这样的布匹,现在臣妾正准备使用这些布料给军队生产军装,只是现在蒸汽机让纺织坊产量大增,这棉花倒是不够用了,而且楚地的棉花价格也因为这个贵了起来。”

    说到这,斐玥儿有些不高兴,大概是责怪楚地的棉商趁机抬高价格。

    对此萧铭倒是不以为意,他说道;“其实这很简单,棉花的价格上升了,这布匹的价格也就贵了,到时候让咱们的商人高价卖到楚地,这利润也就赚回来了。”

    斐玥儿闻言顿时笑了起来,她说道:“殿下说道对,臣妾明个就让绿萝把卖给楚地商人的布料价格抬高。”

    这段时间萧铭因为魏地的战事和斐玥儿相处的时间倒是短了,现在清闲下来,斐玥儿似乎像是有说不完的话。

    说完这红薯和布匹的事情,斐玥儿忽然饶有兴趣地问道:“殿下,昨天臣妾再给女子学院讲课的时候,期间有个女学员说什么封建制度和君主立宪制度。”

    “谁说的!”闻言,萧铭的眉头皱了起来。

    斐玥儿见萧铭的神色有些郑重,不敢隐瞒,说道:”这个女学员不是别人,却是登州刺史杨承业的女儿杨诗曼,臣妾也问过她,不过她说的是荷兰商人告诉她二元制君主立宪制、议会制君主立宪制。的。”

    “荷兰商人。”萧铭点了点头,“这就不奇怪了,杨承业和荷兰人打交道的多,难免会从荷兰人口中获知一些西方的东西。”

    斐玥儿是他的枕边人,萧铭平时对她也传授了不少大渝国没有的知识,不过这些国家政体他倒是没有和斐玥儿说过。

    现在斐玥儿问起,他解释道:“荷兰人口中的封建制说的便是大渝国当前的国体,这种制度是以贵族统治阶层层层分封,占有土地和农民等财富为基础的制度,至于君主立宪制则是现在西方很多国家的政体,总体上来说君主立宪制分为二元制君主立宪制、议会制君主立宪制。”

    斐玥儿露出感兴趣的神色,在读了博文学院的书籍之后,她渐渐对世界其他地方感兴趣起来。

    喝了口茶,他继续说道:“君主制的本质是建立议会限制君主的权利,不过不同的是二元制君主立宪中皇帝的权利要高于议会,而议会制君主立宪皇帝机会失去部分权利,甚至沦为摆设。”

    “这议会又是什么?”斐玥儿问道。

    “简单的说就是代表商人利益的最高权利机构,这个机构拥有皇帝的一切权利。”萧铭解释道。

    斐玥儿眉头紧皱,她说道:“这西方国家可真奇怪,为什么代表商人利益的机构能够统治一个国家,若是如此,这个国家不就成了商人敛财的工具吗?”

    萧铭有些诧异,他看向斐玥儿问道:“你觉的这种国家制度不好吗?”

    “不好。”斐玥儿回答的斩钉截铁,“商人逐利,为了利益他们什么事情都能干的出来。”

    萧铭笑道:“只是封建****也有自己的弊端,只不过敛财的人从商人变成了权贵而已,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

    斐玥儿说道:“殿下说的也对,所以一代明君能够兴邦,一代昏君能够亡国,不过君命天授,殿下又何必受到西方国家的干扰。”

    萧铭叹了口气,对他来说真正的危机远远不是大渝国的内乱,也不是虎视眈眈的列强,最大的危机其实来自大渝国内部。

    现在为了提升文明程度,他在封国普及教育,而这导致的结果便是开民智,一旦民智开了,百姓和商贾便会积极参与国事。

    到时候大渝国会不会发生英国的光荣革命或者是法国大革命都未可知。

    正因为如此,斐玥儿提起的这件事让他心中陡然升起一阵阴霾,因为也许有一天他敌人正是曾经拥护他的百姓。

    因为他不会允许英国的光荣革命和法国大革命类似的事件在大渝国发生,也不会允许资本控制国家。

    在他看来制度不是决定一个国家兴衰的决定因素,因为无论什么制度都是人来执行的,最终的问题坏就坏在执行的人手中,正因为如此,当代中国自古以来推崇的便是贤能治国。

    不过依旧维持君命天授的封建****也是不适宜的,所以他会跟随时代的脚步让大渝国的政体发生一些改变,但是不会紧跟着效仿西方,对他来说更加倾向的中西结合,采取中庸之道,采两家之长治理国家。

    不过在大渝国还没有稳定之前谈及政体改革还太早,他现在需要一个稳定的环境集中权利来结束当前的藩王混战局面,否则一旦产生内乱,那他就等于自己断掉臂膀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