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528.第528章 太子的下场

    热气球顺着风向飞起往北而去。

    李三望了眼天上的热气球转身顺着皇家园林的小路向长安码头而去。

    这些日子他没日没夜的筹划着撤退的路线,现在自己的辛苦没有白费,下了山,他和剩下的密卫一同赶往码头。

    这时码头上的士兵,官员,嫔妃,宫女大部分已经上了船,而一部分商船在他没有来之前就向青州而去。

    现在码头上停的是最后一艘商船。

    望了眼天上的氢气球,李三带着密卫们登上商船,在船工的号子声中,商船顺着黄河的急流向下游飘去,只要他们上了船,以黄河的宽阔赵王的骑兵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去。

    不过了防止被大规模的骑兵围追堵截,他还是让氢气球起飞,在氢气球上有密卫成员换上了珍妃的衣服,他们负责诱导赵王的追兵。

    在李三等人登船的时候,赵王的兵马已经完成了对长安城的合围,皇宫门前,赵王和赵元良骑着马从正门大摇大摆地进入了皇宫。

    “父王,没想到有一天我们可以骑着马进入皇宫。”,赵元良望着皇宫内巍峨建筑说道。

    赵王闻言开怀大笑,“哈哈哈,从今以后我们都可以骑马进出皇宫了,不仅如此,我们还可以在宫中居住。”

    “父王说的极是,不过在这皇宫中居住怎么没有美人相伴,儿臣这就为父王在这皇宫中抓几个美人过来,毕竟皇宫之内佳丽三千,可谓汇集天下美人。”

    赵王越发高兴了,他对赵元良说道:“还是你最了解我的心思,不只是美人,这长安城十分富庶,正可以为我们提供锻造火枪的钱财。”

    “是,父王。”赵元良勒马带着一对骑兵冲向了皇宫内院。

    正在这时,东宫方向一队禁卫和太子向这边走来,见到赵王,太子十分欣喜,现在他的伤口已经被把包扎过,忍着剧痛,太子说道:“赵王,你可终于来了。”

    赵王骑在马上,一点没有下来的意思,他看向石桥上萧文轩的尸体说道:“皇上被你杀了?”

    “当然,整如当初的计划一样。”太子咬着牙说道,“现在皇上已经死了,我马上也要该称朕了,这次赵王护驾有功,我一定会大大奖赏赵王的。”

    “是吗?那倒是要多谢太子了。”赵王淡淡说道,接着他对左右将领说道:“太子弑君篡位,来人,将如此狼心狗肺之人拿下。”

    太子的笑容一瞬间僵硬了,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赵王的士兵向他走来,他急声道:“舅舅,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弑君篡位乃是死罪,老臣对皇上忠心耿耿,自然是要替天行道。”赵王朗声道,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

    这一刻太子即便再傻也明白了,他吓得脸色苍白。

    “叮叮当当。”就在太子迟疑不定的时候,太子的身后响起一阵兵器落地的声音,太子身后的禁卫全都丢下了冰刃。

    为首的禁卫将领说道:“殿下,弑君之事和我等无关,这都是太子一人所为,赵王饶命。”

    “嗯,只要你们能为本王效力,本王免你们无罪。”赵王哈哈大笑。

    太子前有断臂之痛,如今又担上了弑君的罪名,这一刻他的身体剧烈地颤抖着,恐惧在他心中快速弥漫,这时他响起了萧文轩的话。

    赵王是不可能让他当上皇帝的!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一切都是赵王的阴谋。

    想到这,他完全陷入了绝望,为了求生,他涕泪横流地说道:“舅舅,我可你的外甥呀,舅舅,求你饶了我吧。”

    赵王不为所动,他对将领们说道:“还愣着干什么,将太子押入大牢等待新帝登基后裁决。”

    “是,殿下。”

    一众虎狼般的士兵立刻蜂拥上前将太子抓住向外押去,路上太子哭喊着,但是没有任何人同情他。

    这时赵王问一众禁卫说道:“皇后和十三皇子在什么地方?”

    “殿下,皇后娘娘和十三太子都在东宫之中被严加看管。”禁卫将领说道。

    “带本王过去。”赵王说道。

    禁卫们点了点头,起身带着赵王向东宫而去,在禁卫的引领下,赵王到了东宫中的一间偏殿。

    “殿下,皇后就在这里。”

    赵王点了点头,迟疑了一下,他推开了偏殿的门。

    “婉容。”

    偏殿中,赵皇后正抱着十三皇子在低低唱着一首歌曲,声音悲戚。

    门外的动静让她抬起头来,看见来人的面容,她忽然冷笑起来,“原来是赵王,恭喜赵王殿下,这么多年筹谋再今天终于实现了。”

    赵皇后的冷漠让赵王心中一阵难受,他说道:“婉容,你为何要这样对我说话,我们可是一家人。”

    “一家人?”赵皇后冷笑起来,“既然你来了想必是皇上一定死了,太子没有跟来,想必是被你以弑君之罪关押起来吧,你来这里又岂是为了我,而是为了我怀中的十三皇子吧?”

    被赵皇后全部说中,赵王的脸色有些僵硬,他说道:“婉容,你和萧文轩不过是夫妻,可是我们才是血肉骨亲,如今我们赵华得了天下,难道你不高兴吗?”

    “我该高兴吗?”赵皇后眼中带着仇恨,“我的夫君死了,儿子也马上要死了,怀中的婴儿不过沦为你的傀儡,将来同样生死未知,你却问道高兴不高兴。”

    赵王一窒,他说道:“婉容,为了这天下,一切都是值得了,我知道你失去的很多,但是你却为赵家族人换来了至高的皇权,等十三皇子大了一些,我便让他禅位于我,我保证不会杀他。”

    “你休想。”赵皇后的眼睛忽然变得赤红,她猛地举起了怀中的婴儿,“我就是摔死他也不会让你的奸计得逞。”

    赵王一惊,他立刻紧张地说道:“婉容,你这是何必,难道你真的忍心将自己的亲骨肉害死吗?我答应你,不让他禅位,辅助他为皇帝可好?”

    赵皇后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相信你,你休想得到皇位,你只会是大渝国的乱臣贼子。”

    说罢,她猛地将怀中的婴儿摔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