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456.第456章 菊花岛

    “殿下,这些俘虏怎么处理?”

    一番质询之后,高丽将领把知道的事情都说了出来,此时岳云让士兵收起刺刀。

    “他们是如何对待我们的渔民的?”萧铭神色冷峻。

    “凡是被他们抓回的都当了奴隶。”岳云恨声道,他已经知道这沿海的倭寇有很多都是高丽的士兵假扮的,此时对高丽越发痛恨。

    “本王说过“凡是被他们抓回的都当了奴隶。”岳云恨声道,他已经知道这沿海的倭寇有很多都是高丽的士兵假扮的,此时对高丽越发痛恨。为奴。”萧铭说道。

    “是。”岳云嘿嘿冷笑两声,一抬手,士兵们端着上了刺刀的燧发枪驱赶着这些高丽俘虏往盐场去了。

    稍稍解恨了一些,岳云又说道:“殿下,自从蛮族入关之后,这高丽就时常欺辱我们大渝国人,而且十分霸道地占据周边的渔场,如今舰队初步建成,也该给这些两面三刀的高丽人一点教训。”

    “这正是本王在想的,从现在开始你们要派出战舰在海上游弋,只要遭遇高丽和倭国船只皆可袭击。”萧铭神色冰冷。

    沿海倭患由来已久,这一直是大渝国头疼的一个问题,无论是真倭寇,高丽假扮的倭寇,还是大渝国商人伪装的倭寇都会沿海的城市和航线造成了严重的威胁。

    现在他和荷兰人签署了贸易协定,他的商船很快就会沿着海陆将货物运输到大渝国的南方,此时,他必须要为商船的安危着想。

    正是这个原因他才下了这个决定。

    岳云闻言兴奋地点了点头,他早就幻想着能够有这么一天,现在大渝国统治海洋的时代终于来临了。

    说道此事,二人说了一些战舰游弋的问题。

    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和现代一样,战舰的游弋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打击海盗和保护贸易航线。

    因为海洋十分广阔,所有的战舰在一起行动很不实际,所以他将战舰拆分,划分为两到三艘战舰为一个编队。

    每个编队负责在特定的海域游弋,如此一来他的目前的舰队就能够完全覆盖东亚的航线,从而将航线牢牢控制在手中。

    当然这战舰游弋还只是开始,接下来他就会垄断海上贸易,像荷兰人一样成为东亚的海上马车夫,在海上只有他的商船才能够从不同的国家转运货物,赚取利润。

    不过这个目标现在实行起来还有些困难,没有一场剧烈的战争,他恐怕无法让高丽和倭国承认他的海上霸权。

    虽然他想现在就发动战争,但是他面临的一个现实是战舰的数量还是太少。

    盖伦船不是万能的,在海上的灵活性也不是太高,面对蜂拥过的数百艘战舰还是很危险,所以他在等待今年的二十四艘三级风帆战舰下水。

    这样的话他就拥有了三十九艘战舰,这样规模的舰队才能在海战中游刃有余,也不必担心荷兰人背后捅刀子。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萧铭不会因为签了协议就相信荷兰人,国与国之间永恒的只有利益。

    商定了战舰游弋的路线,岳云准备近些日子就实施,暂时舰队的职能只是保护贸易航线。

    从军港离去,萧铭返回了行辕,一路上他开始思考接下来的东亚战略问题。

    如果还活在现代萧铭自然不会去想这么多,但是现在身为大渝国的皇子,必须为自己的封地寻找一个光明的未来。

    这次在海上遭遇高丽战舰之后更加坚定了萧铭攻打高丽,消灭其水师的决心。

    他倒不是仅仅是为了教训高丽,而是因为攻打高丽是他扼制蛮族重要的一环,因为无法消灭高丽的水师,他就无法在觉华岛上驻军直接进攻蛮族腹地。

    这个觉华岛也被称为菊花岛,正是当代辽东湾最大的岛屿,在明朝时期觉华岛的水师由游击金冠统领。

    作用一是守卫岛上的粮料、器械;二是配合陆师进图恢复辽东失地;三是策应宁远之城守,文献记载:“以筑八里者筑宁远之要害,更以守八里之四万当宁远之冲,与觉华岛相犄角。而寇窥城,则岛上之兵,旁出三岔,烧其浮桥,而绕其后,以横击之。”

    而后来金军为了争夺这个岛屿和明朝展开了华觉岛之战,由此可见这个觉华岛地理位置的重要。

    现在萧铭同样看重了这个地方,如果想要进攻蛮族腹地,配合堡垒推进战略,这个地方将会十分合适。

    如今,在陆地上北方蛮族始终是青州最大的威胁,这段时间他虽然一直在发展海军,但是针对蛮族的布置从来没有停止过。

    上次冀州之战贝善生死不知,而之后蛮族似乎偃旗息鼓,沉寂下来。

    这表面上的平静却让萧铭越来越不安,暴风雨来临前总是异常的平静,他不愿意去想象最坏的情况。

    而正是处于这种担心,设想了最坏的情况,此时海上贸易航线才尤为重要,如果他的封地失去了外来的支援,海上贸易将会是他最后的救命稻草。

    回到行辕,斐玥儿正在池塘边喂鱼,轻松的神色证明她已经平复了心情。

    “殿下。“见萧铭回来,斐玥儿笑着起身。

    萧铭走了过去,问道:“今天的事情没有把你吓着吧。”

    “殿下倒是小瞧臣妾了,臣妾不是被吓到了,而是感到晕船。”斐玥儿颇为不好意思地说说道。

    “晕船?“萧铭顿时哑然,”出海前你为何不跟本王说。“

    “臣妾是怕扰了殿下的兴致,而且臣妾久居长安,从来没有见过大海事是什么样子,很想跟着殿下去看看。”斐玥儿说道。

    萧铭拍了拍斐玥儿的脑袋,“怪不得你一路上很少说话,脸色苍白,这就好,本王以为是海战把你给吓着了。”

    斐玥儿越发不好意思,她说道:“殿下能在青州面对蛮族毫不畏惧,臣妾身为殿下之妻,又怎能让士卒们看了笑话。”

    萧铭点了点头,这斐玥儿越发有一个王妃的样子了。

    二人正在说笑,这时门外的仆役走了过来,说道:”殿下,杨刺史正在外面求见,他说捕鱼的渔船回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