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392.第392章 压榨魏王

    “贤侄!”

    王府外,魏王似乎等待多时,看见萧铭过来,魏王立刻迎向萧铭。

    这时紫菀和绿萝也同时从王府出来。

    二人立刻扑向萧铭,仔细地在萧铭身上打量了一番,见萧铭安然无恙,二人才重重松了口气,昨晚她们同样得知萧铭遭遇了刺客,一直担心到现在。

    “本王没事,你们安心吧。”萧铭对二人说道。

    接着他转向魏王:“不知道三皇叔前来找我何事?”

    魏王脸上陪着笑容,挺着大肚子,他说道:“贤侄,这里说话不方便,不如贤侄随我一同去长安城的红袖坊吃茶如何?”

    “这个就不必了吧,侄儿大婚在即,不想惹得外面都是闲言碎语。”萧铭皱了皱眉头,他也不清楚这魏王是真傻还是假傻,这个时候竟然还要带他去那种烟花之地。

    魏王似乎恍然大悟一般,他对萧铭说道:“哎呀,你看着我这脑子,我怎么都忘了这茬,对,对,既然如此还请贤侄挑个地方吧。”

    “就在王府吧。”萧铭径自向院子里走去。

    因为这刺杀的事情,他对任何人都不相信,尤其是这魏王。

    冀州之战,在如此重要的战事上他尚且能够派出山字营那样的军队,他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做?

    他一个独居青州,跟着这些混迹权谋圈里的人比起来还是太嫩了,无论是三皇子,魏王还是其他,这些人是走一步挖一个坑给他跳呀。

    自己可不想出师未捷身先死,所以,现在他只能打起百分之二百的精神,也避免去任何自己不熟悉的地方,大婚之后他就返回青州,不去管这长安的破事。

    以后谁再来招惹他,他就直接使用枪炮教他们做人。

    到了王府中,萧铭带着魏王到了正殿中,在大渝国,每个王府的设置基本上类似,因此也都有议事的正殿。

    “贤侄,这次王叔过来只是有件事想要求求贤侄。”魏王一脸的谄媚。

    萧铭冷笑一声,“王叔说的是山字营的事情吧,侄儿倒是真想和父皇说道说道,让父皇看清三皇叔的真实面目,看三皇叔是如何在战场上配合我的。”

    说话的时候,萧铭猛地将茶盏重重落在桌子上,茶水四溅。

    萧铭如此气势凌人,魏王勃然变色,他是位高权重,整个的大渝国谁见他不是毕恭毕敬,但是现在却被一个小辈羞辱。

    他心中不由一阵火起,但是想到若是萧铭真的在萧文轩面前追究此事,恐怕真的会惹恼萧文轩。

    这些年,他对这位哥哥十分了解,看似什么事情都不管,像是一个昏君,但是什么事情这位哥哥心里都学亮着。

    他心里明白,萧文轩其实早已不相信他了,之所以他不表现出来还大加封赏他只是因为北有蛮族,周遭异姓藩王环视。

    可以说以前他对萧文轩至关重要。

    但是现在不同了,萧铭强势崛起,而且此次萧铭还击退了蛮族,夺去了山海关,现在萧铭在萧文轩心中的地位要远远超过他。

    毕竟萧铭如今可掌握着北方的安危。

    而正是害怕萧铭继续壮大,他才会在冀州之战派出一支烂兵,为的就是拖萧铭的后退,希望萧铭能够实力大损,如此一来,他就越发安稳。

    只是这个计划再次失败。

    “贤侄,这件事的确是皇叔失职,只是皇叔也没有想到这山字营会如此不堪一击,毕竟这山字营可是皇叔手中的王牌呀。”魏王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说道。

    “王牌!”萧铭越发愤怒,这魏王简直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皇叔,你真当我萧铭是个傻瓜吗?山字营是魏地最烂的军队,你当我真的什么都不了解吗?”

    魏王继续狡辩道:“贤侄,这山字营是我的军队,到底战力如何自然是我清楚,你一定是误会了。”

    望着无赖嘴脸的魏王,萧铭直接说道:“三皇叔还是请回吧,既然如此,我们还是在朝堂上说此事吧,我想父皇和大臣们的眼睛是雪亮的。”

    魏王闻言,不但没有生气,反倒是继续笑着;“贤侄,只要你不说,谁又会知道这山字营里是一群老弱残兵呢?不要生气,不要生气,这次皇叔来就是和侄儿商量这件事的。”

    “既然如此,皇叔还是说些实际的吧,我可没这么多闲工夫陪着三皇叔磨牙。”

    魏王三番五次的卑鄙行径已经惹恼了他,萧铭大为光火,对他也不再客气,何况既然是谈判就不可能彬彬有礼,不让魏王难堪,他就无法得到想要的利益。

    叹息一声,魏王说道:“还是贤侄说要什么吧,皇叔认栽,大家都是藩王,都清楚在朝中吵吵闹闹不过不是为了自己的封地和地位,毕竟大渝国现在是你父皇的,未来是太子的,现在的我就是将来的你,所以何必我们争个你死我活。”

    “三皇叔终于肯说实话了,说千道万,我们不过是为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既然如此,侄儿也就不客气了,这山字营的事情在侄儿这里可大可小,只是让父皇因为此事厌恶三皇叔对我也没什么实际利益,虽说这件事三皇叔的确可恨,但是你我相互捅刀子只会让外人笑话。”萧铭淡淡说道。

    魏王闻言,顿时竖起了大拇指,“贤侄,你看的透彻呀,上次的事情是皇叔昏了头,皇叔也愿意做出补偿。”

    本来萧铭是想在朝堂上将魏王一军的,但是这次的刺杀事件让他改变了主意。

    这次刺杀即便不是太子所为,也必然和其他皇子有干系,而这背后也少不了异姓藩王的影子,现在对他来说魏王不过是他眼皮底下的一头肥猪。

    自己可以吃他的肉,但是没必要宰了他,依靠他养着自己才是正事。

    于是他笑眯眯地说道:“其实很简答,只要魏王叔答应青州商会在魏地出售的商品不征收任何赋税,而且当地府衙不得以任何形式干预商会贸易,不得擅自抓捕青州商会的商人即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