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283.第283章 远航 !

    每日奔波于博文学院和王府中,又一个新年很快过去。

    在正月初五的时候,青州的官府机构基本上恢复了正常运转。

    百姓们可以享受新年一直到中月十五,但是萧铭可不能沉醉其中,居安而思危,这是他时刻提醒自己的。

    对于海上定位这节课程,萧铭讲了一个月的时间,期间他还讲了如何测试航速。

    一个月的理论之后,萧铭决定让岳云等人进行实践。

    “殿下,舰炮现在全部上船了,我们军工坊的任务可终于完成了。”

    在小清河造船坊,陈琦望着最后一门舰炮被吊装上船,缓缓松了一口气。

    过年期间,军工坊可一直没有闲着,所有的匠人夜以继日,终于将一百五十门舰炮全部交付。

    从萧铭去沧州起开始算,这舰炮一共生产了三个月的时间,平均每个月生产五十门。

    和城头的守城炮相似,舰炮属于重型炮,在青州的火炮标准中属于三十二磅炮,而且这次上船的炮弹百分之六十是正常的实心弹,而剩下的百分之四十是葡萄弹。

    按照萧铭的说法,葡萄弹其实是海军炮弹,专门用来轰击对方船只。

    张梁望着盖伦船和舰船上的火炮对岳云说道:“岳云,你们这次出去可要仔细一点呀,这一艘盖伦船建造出来可花了三十万两白银,这不是船,这是银子。”

    陈琦补充道:“这还不止,这次上船的舰炮个个都在八九千斤,每门火炮的造价都在五千两银子上下,这一百五十门可就是七十五万两银子。”

    二人这么一说,岳云顿时脑门冒汗,他看向萧铭:“殿下,你看他们两个,这还让我怎么驾驶盖伦船出海。”

    “他们说的也是事实,这三艘盖伦船一百多万两银子,岳云,到了海上你可不能胡来,记住你的使命,不是交战,而是探索,我们的船虽然小,但是贵在灵活,要是跑基本上别人还是追不上的。”萧铭不可能一点不心疼。

    因为这海上可比大渝国危险多了,在大渝国他是个皇子,多少有人给他面子。

    这到了海上,谁管这是大渝国七皇子的战舰,到时候岳云等人能够回来,他都得烧高香。

    但是尽管如此,这件事他也不得不做。

    因为在大航海时代,谁掌握了海洋霸权,谁就掌握了贸易航线。

    如今路上的丝绸之路被奥斯曼帝国掐断,北面又有蛮族,他是不可能通过这条路进行贸易了,而海上他尚且可能利用自己的优势垄断东亚,东南亚的贸易路线。

    只要有了商品倾销地,青州的工业才能茁壮发展。

    三人都是这么说,岳云越发宝贝起自己的盖伦船,他说道:“是,殿下,岳云记住了。”

    炮舰全部上船,三艘盖伦船一切都准备妥当,这时萧铭和岳云登上了盖伦船中的旗舰青州号。

    这次他要跟着岳云沿着小清河到渤海湾的出海口,接着从出海口抵达登州,通过这条航线让岳云实践一下掌握的航海知识。

    张梁紧接着上了船,小清河造船坊将会由他的儿子负责管理,而他将会前往登州,负责登州造船坊。

    毕竟萧铭海军基地选在了登州东南方的威海卫。

    对于这个地方,很多人想必很熟悉,因为威海卫战役就是甲午海战的一部分。

    威海卫这个地方北东南三面濒临黄海,北与辽东半岛相对,东及东南与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隔海相望,地理位置十分险要。

    一旦在威海卫站稳的脚跟,萧铭就等于掐住了高丽和倭国南下的路线,而且可以直面琉球群岛。

    同时,将海军基地选址在这个地方顾名思义也是为了一段个人心情的情节,曾经在这里失去的尊严,现在他要重新找回来。

    “放风帆。”

    盖伦船上,一声嘹亮的号子的想起,桅杆上的风帆如同瀑布一般直泻而下。

    接着大风将帆布吹得鼓起来,穿上的大副立刻掌舵控制盖伦船在风里的推动下换换离开码头。

    而后面的盖伦船则紧紧跟着旗舰拔锚起航。

    小清河水面宽阔,盖伦船沿着湖面一路向东而下,不出一日的时间便抵达了出海口,看见宽阔的海洋,这时萧铭说道:“开始演练吧。”

    岳云点了点头,喊道:“开始演练。”

    这时,穿上的旗手立刻站到了盖伦船尾,对着后面的盖伦船打出一道道旗语。

    后面的盖伦船看见旗语,穿上的舰长立刻开始指挥航海士测维度,计算自己所在的位置。

    在青州号上,岳云拿出象限仪,记录下木棍在象限仪上倒影所在的位置,他立刻套公式计算起来,同时把萧铭给他的表格拿了出来。

    因为在青州的时候他已经记录了一次,这次再次计算他很快得出了自己所在的位置,“殿下,我们在北纬五十三度位置,距离青州已经走了九十七海里。”

    半个时辰之后,岳云将得到的数据告诉了萧铭。

    萧铭点了点头,在青州的时候岳云计算的纬度是北纬四十九度,现在他们是斜着走了一段路。

    接着他又计算了一下,基本上和岳云算的差不多。

    对这个结果他已经满意了,毕竟在这个时代仪器都是有误差的,不可能那么精确,能够大体得出自己的位置已经很了不起了。

    在岳云走的时候,萧铭还将自己绘制的经纬度图给了他,按照图纸,岳云基本上能够得出自己现在的地理位置。

    经纬度测完之后,萧铭说道:“航速和时间。”

    船上的船员此时立刻行动起来,这时一个海员连忙打开沙漏。

    这是玻璃坊最近交接的东西,沙子流出,开始计时,与此同时,另一名海员向海中扔入一个用绳子绑着的一块三角形木板,一只手握着绕在纺锤里的麻绳。

    这时三角木板漂在海面上,随着船只向前航行,等距离打着绳结的绳子不断从纺锤上松开,穿过海员的手心。

    “停!”等了一会儿,岳云猛然叫了一声,一个船员立刻止住沙漏。

    负责绳子的海员数了一下绳结,报出一个数字,岳云于是计算出沙漏计时这段时间里通过他手心的绳节数量。

    计算了一下,岳云说道:“殿下,现在的航速是八节。”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