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282.第282章 地球仪

    一夜的宿醉,第二天清早起来的时候,萧铭的头还有些疼。

    今天是大年初一,按照习俗是走亲访友的时候,如果在长安,他应该到处拜访了。

    不过在大渝国如果没有要事,藩王是不得离开封地的,尤其是萧铭还担任着戍边之责,更加不能擅离职守。

    如今除夕夜过去了,对萧铭来说,这过年的第一件事便是盖伦船出海的事情。

    布置了将戏剧偷偷传播到民间的事情,他去了博文学院,在新年里其他人可以休息,但是岳云可不能休息。

    毕竟他将是三艘盖伦船的领导者。

    “殿下,今天是出海前的最后一课吗?”

    早上的时候岳云就等在了学堂中。

    萧铭点了点头,他让岳云暂时不要出海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火炮还未上船,一个则是岳云还缺少航海的最重要的一课——如何在海上定位自己的位置。

    学堂中只要三人,一个是岳云,还有两个是这次海员中学习比较优异的两个水手,萧铭给他们在海上的职位便是航海士。

    顾名思义,航海士风帆战舰上的职责就是定位舰船位置,引导盖伦船抵达正确的方向。

    在三人面前坐下,萧铭说道:“一堂课你们可学不完这些东西,记住,下面你们要学的东西很复杂,所以都给本王打起精神来,不然你们很可能会迷失在大海上永远回不来。”

    岳云三人闻言,重重点了点头,因为萧铭还从未如此在学堂上这么严肃过。

    这时萧铭对外伸了伸手,一个王府家丁走了进来,他的手里抱着一个球型的东西,在球形物体的中间还贯穿着一个根棍子,最下面则是地盘。

    “你们曾经问本王这天地是怎么样的,现在这天地就在你们面前。”萧铭指了指桌上的地球仪。

    这是过年期间他一直准备的,这个地球仪是纯木质的,外面打磨的很光滑,在地球仪上标注了地球的经纬度以及世界地图,尤其是纵横的航海路线,甚至上面还标注了什么地方有暗礁。

    在地图上还标注了每个地区的特产,不如玉米,棉花,甘蔗,黄金等等。

    “殿下,这就是你说的地球仪?”岳云三人一脸的震惊。

    这地球仪呈现出来的东西,绝对是对他们的思想上的颠覆。

    萧铭点了点头,这个地球仪直径一米,上面的足够萧铭在上面把世界地图绘制出来。

    为了绘制这个地图,他可是毁了十几个地球仪,直到这个稍微完美一点,他就直接拿来用了,不然他也不会等到现在才教岳云这些知识。

    萧铭的手在地球仪上按了一下,地球仪开始旋转,一片片海洋陆地在岳云的眼中闪过。

    “从最简单的讲起,首先你们要做到世界分为哪些海洋,哪些陆地。”萧铭开始讲四大洋,七大洲的知识灌输给岳云。

    可以说他现在的教育基本上就是填鸭式教育了,没办法,有些东西只能死记硬背,而这是他的强项。

    一边讲着,萧铭一边在地球仪上展示这些地区的位置,把世界上每块陆地的知识都说的很详尽。

    在普及了世界地理知识以后,萧铭说到了正点。

    “现在你们已经知道这个世界很大,而且有很多的国家,现在该教授你们如何在海上定位了。”萧铭说道。

    岳云三人现在变得十分谦逊。

    这段时间的学习让他们觉得自己不过如同井底之蛙一般,再也没有当初的傲然。

    “这是象限仪。”

    萧铭在地球仪之后又拿出了这个时代航海必须的一样的物品,象限仪,他手中的象限仪真正的名字叫戴维斯象限仪。

    这种象限仪是16世纪末英国航海家戴维斯发明的,用于在航海时测量地球的纬度。

    根据科技库中的记载,在十六世纪到十八世纪初期,这种象限仪是这个时期最精确的航海工具。

    而且这种象限仪操作简单,不许要像使用星盘那样拉根绳子看太阳,而是利用棍棒投射到刻度计上的影子,其影子端的位置则表明了太阳的高度,这样纬度就可以计算出来了。

    在制造这个象限仪的时候,萧铭可谓是下了大功夫,其实这个象限仪的结构很简单,就是一大一小两个圆规拼在一起,不过圆规两腿各自用一个有弧度的木条相连,而在相连的结构上各有一根木棍。

    这中象限仪最难得地方是刻度的问题。

    为了让刻度精确,萧铭手里拿的象限仪有些大,几乎有五十公分长。

    毕竟刻度间隔越大就越好画,误差也就相对小了一点。

    “殿下,就用这个计算地球维度吗?”岳云已经了解了什么是经纬度。

    萧铭点了点头,“这个只是仪器,现在你们还要学习如何计算经纬度,也就是经纬度的公式。”

    说罢,萧铭起身站到了黑板前。

    他在黑板上写下,“纬度1度=大约111km,纬度1分=大约1.85km,纬度1秒=大约30.9m,经线上跨度1度=111千米,纬线上跨经度1度=111*cosA千米,其中A是纬度,任意两点距离,d=111.12cos{1/[sinΦAsinΦB十cosΦAcosΦBcos(λB—λA)]}。”

    这个公式一出来,岳云整个脑袋都大了,他痛苦地捂着头,“殿下,能不能不学这些东西。”

    “不能,萧铭回答的很简洁。”

    岳云的等人的数学可以是说是零,现在这几个月也不可能一下学会高等数学,所以,萧铭不会教岳云其他数学知识。

    他只让岳云学会如此计算维度,也就等于他只需要学习如何使用这个公式计算经纬度就可以了。

    如此一来,他的学习量就会大大减少,只专注在这个公式上。

    而萧铭还会提供一个经纬度的计算表格给他,即便到时候他算不出来,对照经纬度计算表去找也能确定自己的位置,以至于不会在海上跑偏。

    在以前,萧铭也以为航海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但是学习了航海知识他才明白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系统知识,而在十八世纪,沿着海岸线走那不叫航海。

    现在的这个课程基本是岳云在去海上之后最后一段课程了,从此他就要走向大海,为了贸易,为了那无边财富,为了青州最原始的资本积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