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276.第276章 户籍统计

    阁楼外的雪越来越大,道路上人和马车走过的痕迹只是很短的时间就会被覆盖。

    一阵冷风吹过,萧铭紧了紧身上的虎皮披风,这张虎皮就是鲁飞家的镇家之宝,不过在上次打赌时候输给他了。

    不过他也没让鲁飞太肉疼,给了他一些银子,倒是让他乐了不少时间,毕竟这虎皮他也得为了卖一个好价钱。

    “殿下,这雪下得这么大,看来今年蛮族的日子又要不好过了。”庞玉坤望着银白一片的青州城,心中有些担忧。

    上次绿萝的话便让萧铭想起小冰河世纪,而现在这一年比一年寒冷的冬季更是让他确信了一点。

    他说道:“王宣带来消息,和去年一样,蛮族不少牛羊被冻死,去年的时候为了生产肥皂,本王让王家拿粮食去换死去的牛羊,现在没了王家,蛮族可以难受了。”

    “可不是,这死去的牛羊顶多够蛮族吃一个冬天,但是一开春,这蛮族可就要饿肚子了,我在蛮族生活过几年,每到这个时候,蛮族部落就会深入大渝国抢掠。”

    陆通以前的身份就是蛮族奴隶,是被梁大海趁着蛮族牛羊被冻死的时候买下来的。

    想到此,萧铭说道:“王家虽然灭了,但是这和草原的商贸不能断掉,而且趁次机会,我们应该换取更多的奴隶回来,如此一来,蛮族的奴隶兵便会越来越少,而青州的劳力就会越来越多了。”

    庞玉坤点了点头,“现在封地的人口的确是个问题,这户籍重新统计,真是让人心惊。”

    去年的时候,庞玉坤只是根据以往青州的户籍记录给了萧铭一个大体的数据,但是过年之后,他便让庞玉坤重新核定封地人口,却发现青州的人口实际上只有六十万户左右。

    这是因为庞玉坤那次提供的只是多年前的数据,自从幽州失守,又加上蛮族的屠杀,很多百姓被杀或是逃离齐地。

    他终于明白萧文轩当初将齐地封给他的时候,为什么大臣们没有反对,毕竟当时的齐地虽说不是多富裕,但是也挂着一百万户人口的名头。

    现在他懂了,原来这些官员心中早就有了计较。

    早些时候,庞玉坤把重新统计的户数拿给他的时候,萧铭可以说当时的心情几乎是崩溃的,因为六十万户说明他封地的实际人口只在一百二十万到二百五十万区间,这也是这一年来,萧铭总感封地有些荒凉的原因。

    除了青州,他去任何地方都有这种荒凉感。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才会让庞玉坤推出流民政策,吸纳大渝国的流民前往他的封地定居。

    尽管这些流民可能稂莠不齐,但是他总不能讳疾忌医,毕竟真实的人口数据让他凉了半截。

    这一下几乎少了一半的人口,这件事的严重性甚至甚于当初蛮族攻打沧州,劳动力的缺乏可就基本等于工业动力的缺乏。

    为了人口,现在萧铭倒是不在乎继续和蛮族贸易,因为他对来说,他现在一切行为的目的就是壮大自己。

    而且沧州城新城墙马上就要竣工,到了那个时候沧州对蛮族来说可就是一道不可逾越地堡垒,他唯一需要担心的是蛮族会进攻冀州。

    因为一旦冀州城破,等于他的封地侧翼就会全面暴露蛮族的铁蹄之下,那时步兵对骑兵可就不能用酸爽形容了。

    即便到了那时他已经有了火枪队,到时候蛮族骑兵一旦受挫自然会逃走,他追也追不上,可是一旦火枪队被破,那时候就是全面的屠杀,一溃千里。

    只是如今冀州是雍王的王府所在,萧铭也没有任何办法去干涉,只能寄希望雍王能够不会当一个猪队友了。

    “让梁大海和李开元继续前往草原,粮食换奴隶。”

    萧铭瞬间想了很多,越发坚定了心中的想法。

    这拿粮食换奴隶,一个可以稳住蛮族几年,避免蛮族快速大举南下,二来,这也是变相地削弱蛮族,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粮食吃完就没了,但是奴隶持续减少,这对蛮族的影响在以后的时间会慢慢体现出来。

    庞玉坤点了点头,“下官回去就让李开元和梁大海筹备商队前往草原之事。”

    说完此事,三人下了楼,在院子里他看见了陆通送来的烟花。

    “殿下,这些烟花还是采用竹筒,里面填装火药,铜粉,铁粉等金属粉末,下官实验过来,这喷出来的烟花真的是五颜六色的。”陆通满脸笑容。

    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烟花。

    萧铭微笑点头,这地上的载体是一个个的竹筒,竹筒一侧被钻孔,里面有火绳,只要点燃,这里面的火药便会从烟花的一端喷出来,形成美丽的焰火。

    不过和现代的烟花不同,这些烟花里没有抛射到空中再爆炸的烟花,毕竟这种烟花就要涉及到开花弹的原理了。

    虽说不能让全城的百姓看见现代一般烟花的效果,但是这些烟花拿来自娱自乐倒是足够了。

    毕竟在大渝国这种地方能够娱乐的项目实在少的可怜。

    趁着过年,他怎么也得玩个够。

    让紫菀将烟花收下,陆通和庞玉坤纷纷告辞,这过年府衙除了正常值守的人也要放假,忙了一年,大家都可以休沐七天。

    这也是大渝国的休沐规定。

    二人走了之后,紫菀和绿萝走了过来,问道:“殿下,这纺织坊的棉袄可怎么办?这都过年了,堆积了这么多棉袄,今年奴婢可做了件赔本买卖。”

    “这个本王刚才已经给你们解决了。”萧铭笑眯眯地说道。

    也许是受到现代过年的影响,到了过年这段时间,萧铭的心态就会放松下来。

    “解决了?怎么解决的?”紫菀困惑地说道。

    萧铭仰着头望着漫天飞雪,嘴角含笑,“你让本王吃一口胭脂,本王就告诉你。”

    紫菀和绿萝顿时面色绯红。

    这大渝国自然没有亲嘴这类语言,委婉也只是用吃口胭脂这样的话,因为女子唇含胭脂,这吃一口胭脂,也就是和接吻一个意思。

    PS:纠正一下,幽州是康王的封地,可能沧州之战一激动写成了雍王,雍王是萧铭西侧的藩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