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255.第255章 战果

    沧州城,当第一批战马被士兵送回来的时候,沧州城头爆发出一阵喝彩声。

    这说明鲁飞的进展不错,在草原上取得了第一个战果。

    不过短暂的欢呼之后,斥候的消息传来,多股骑兵汇聚而来,人数总共在三万人左右正在向沧州进发。”

    “殿下,该来的还是来了,不过现在蛮族似乎还没发现我们的骑兵。”展兴昌说道。

    “恐怕鲁飞这次没有留下活口。”萧铭推断道。

    干这种危险的任务,第一条就是不能留下活口,不然被发现了踪迹,这两千人还不够蛮兵塞牙缝的。

    接着他转身对陈福说道:“准备迎敌!”

    陈福应了声,立刻带着沧州军的士兵进入壕沟。

    罗信这时也对炮兵们喊道:“一个个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这次弹药充足,都给我狠狠地打!”

    “是!”一众炮兵齐声喊道。

    根据斥候的汇报,此次前来骚扰的蛮兵不过三万人,甚至没有奴隶军跟从,看来这些蛮兵只是以为和平常一样,他们骚扰一番就会破坏城墙的修建。

    所以,对这三万蛮族骑兵,萧铭倒是并不紧张,因为面对延伸五百余米的壕沟,这些蛮族骑兵冲不过来,下了马更是被屠杀的份。

    火药罐的威力这些蛮族士兵应该记忆犹新。

    果然,下午的时候蛮族骑兵抵达了壕沟的外围,望着延绵的壕沟,这些蛮族骑兵停了下来。

    “骨朵,你看,这次大渝国军队的阵容和以前大大不一样,这有些不对劲。”一个蛮兵千夫长问此次率领军队的万夫长骨朵。

    “这些卑鄙的大渝国人,又是用这种卑鄙的手段。”骨朵怒道。

    接着他说道:“旗首命令我们一定要阻止大渝国修建新的城墙,这下该如何是好?”

    “只能去调集奴隶军了。”千夫长说道。

    骨朵皱了皱眉头,他们正是为了节省时间才会派遣骑兵快速前来,此时若是在组织奴隶军,这至少也得十来天的时间。

    不过面对这纵横的沟壑,骑兵根本无法进行冲锋,何况二百米外就是投石机,那种爆炸的火药罐至今让他们很恐惧。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忽然他看见了城头的火光,他心中一寒,立刻纵马来回奔跑。

    “呼呼”,炮弹裹挟着狂风一般,一百个黑点在他们的眼中越来越大。

    “躲避。”骨朵喊道。

    这一瞬间,所有的蛮族骑兵立刻分散开来,来回奔跑。

    只是即便如此,仍旧有一些蛮兵被火炮击中。

    “可恶!”凄惨地叫声从队伍中传来,骨朵狠狠骂了一声。

    千夫长说道:“贝善台吉什么时候能够把火炮造出来,也让这些大渝国的猪也尝尝我们火炮的威力。”

    “不会太远了,所以台吉才让我们一定不能让沧州修筑新城墙,因为台吉说他的火炮一定能够将沧州城的城墙砸开。”骨朵说道。

    这时城墙上再次亮起火光,骨朵又一次进行闪避,他望着漫长的沟壑,随时准备投掷的火药罐,城墙上的火炮最终说道:“撤,回去召集奴隶军队,这次大渝国如此郑重,此次看来这道新城墙对大渝国很重要,我们需要告知察合台旗首。”

    “是。”千夫长立刻指挥着骑兵缓缓后退。

    城墙上,望着退却的蛮族骑兵,罗信撇了撇嘴,说道:“殿下,这些蛮兵肯定被我们下破了胆子。”

    “未必,你看他们撤退的秩序井然,他们只是不想白白丢了性命,此次回去一定会集结大军。”萧铭说道。

    此次修筑城墙,他也是背水一战,趁着蛮族还未掌握火炮技术建造城墙,不然等蛮族再来,那个时候可就麻烦了。

    展兴昌闻言点了点头,“所以此次殿下也是主动引战,两路出击,要让蛮族疲于奔命,为自己赢得时间。”

    此时,蛮族渐渐消失在沧州城外,到了草原深处,三万骑兵忽然分成了十几路各自回自己的部落。

    骨朵带着自己部族的五千骑兵直接向察合台所在的部落而去。

    在经过一个小部落牧区的时候,他忽然看见不远处飘着淡淡的青烟,心中有些奇怪,他说道:“派几个人过去看看。”

    几个蛮兵应声而去,不多时,几个蛮兵惊恐而回,一个蛮兵说道:“万夫长,可清部落的人都死了,他们的牛羊也全部被杀光,整个部落全被烧了!”

    “什么!”骨朵大惊失色,他立刻纵马向可清部落的驻地而去。

    到了近前,他看见了恐怖的一幕,可清部落的帐篷全部被焚烧,在黑色的灰烬中可以清晰地看见被烧焦的尸体。

    而和这些尸体在一起的是一些牛羊的尸体。

    “这是谁干的!”骨朵又惊又怒。

    “难道是呼延陀,他们一直对我们很不满。”一个蛮兵说道。

    在草原上,只有部落之间的仇杀才会如此,因此他立刻想到了呼延陀部落。

    “不可能,呼延陀部落没这个胆子。”骨朵说道:“我们去将这件事告诉察合台旗首。”

    说完,骨朵带着骑兵疾驰而去,他走了三个时辰,忽然看见千夫长库哈带着部落的骑兵向他们疾驰过来。

    库哈眼睛猩红,对他说道:“骨朵,我的部落完了,我的妻子全都死了!你要为我报仇啊。”

    “你说什么!”骨朵背后顿时起了一层凉意,他说道:“到底怎么回事儿?”

    库哈说道:“和你们分开之后,我便回了部落,但是当我回去之后,我的部落已经被烧成了一片废墟。”

    骨朵的眼睛转了起来,他说道:“库哈,我们现在必须去找察合台,可清部落同样也被屠杀殆尽,这下我们遇到麻烦了,如果不是敌对部落所为,恐怕就是大渝国的军队。”

    “大渝国的军队,这怎么可能,他们从来不敢深入草原。”库哈说道。

    骨朵想起了贝善的话,他说道:“贝善台吉说过,不能小看了大渝国的齐王,这是一个非常狡猾的大渝国藩王,他比我们西征时候遇到的任何敌人都要可怕!”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