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252.第252章 游击战术

    沧州之战转眼间已经过去了三个月的时间。

    曾经被蛮族火药炸开的城门在工匠的修葺下已经恢复了原貌,只有地上依旧殷红的土壤证明着这里曾经发生过无比惨烈战争。

    城墙上,全副盔甲的沧州士兵来回巡逻,警惕地注视着来往出入城门的商贾。

    虽然大渝国和蛮族正在交战的状态,但是齐王没有下达禁止和蛮族贸易的命令,反而出入的商贾越发频繁起来。

    只是每个进入草上的商贾都必须持有青州发放的通行证,而交易的货物也受到严格的限制。

    “殿下,现在城门上已经安装了一百门火炮,这等于五米一个,弹药的数量也十分充足,现在士兵们的士气很高,都想着和蛮族打仗呢!”

    抵达沧州之后,萧铭等人先去了城楼检查军备的情况,陈福介绍的同时信心十足。

    上次沧州之战打了胜仗,这对封地的百姓来说不仅仅是一种荣誉,更是从心里改变了对蛮族的畏惧,尤其是士兵们由以前的谈蛮色变到现在主动求战,这种状态的改变才是最珍贵的。

    一只士气高昂的军队和一只随时准备逃跑的军队在打仗时候的效果是完全不一样的。

    “士兵们士气这么高,这很难得,不过从战略上要藐视敌人,但是战术上要重视敌人,不能因为上次的胜利就轻视了敌人。”萧铭抬眼望着无边的草原。

    在那看不见的尽头,贝善的血狼部落已经在这块土地上游荡,这可是大渝国曾经的故土,正是丢失了这燕云十六州的养马地,大渝国越发不能和蛮族的铁骑相抗衡,只能被动防守。

    展兴昌这两个月一直在沧州城筹备建设城墙之事,这时他说道:“殿下,现在建造城墙就怕蛮族不断地袭扰,现在蛮族似乎学聪明了,他们的骑兵不再聚集在一起,而是分散开来,这样即便是火炮也很难打中他们。”

    “此次两千骑兵到了沧州,为的便是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不能再被动防守了,要主动出击,利用望远镜能够提前发现敌人的优势反过来袭扰血狼部落。”萧铭说道。

    这是他犹豫了很长时间下的决定,青州骑兵很少,也很宝贝,但是城墙要是修建不起来,到时候更要命。

    所以,此次牛犇和鲁飞将带领骑兵进入草原,以沧州城为依托,在草原上展开对蛮族部落的烧杀抢掠,这也是以毒攻毒,以牙还牙。

    展兴昌点了点头,“殿下终于肯下这个决定了,蛮族一向视我大渝国子民为劣等人,所以残杀大渝国百姓的时候从来不手下留情,和屠杀牛羊无异,此次进入草原反击,对蛮族老幼妇孺绝对不能有任何妇人之仁,而且,血狼部落人数众多,也请牛都督绝对不能恋战,而是要采取遇强就退,遇弱就杀,打过就跑,声东西击,绝对不正面交战的法子。”

    “展刺史,这未免也太卑鄙了,如此一来,我们和蛮族有什么区别。”鲁飞不满道,“至少杀老幼妇孺的事情我鲁飞干不出来。”

    萧铭有些意外地看向展兴昌,此时展兴昌的话颇有些后世游击战的细想。

    他对鲁飞说道:“迂腐,蛮族杀我子民的时候,考虑过老幼妇孺吗?难道你忘了蛮族下马是民,上马就是战士吗?忘了沧州之战被驱使送死的八万大渝国百姓了吗?若是你抱着这样的想法,这次出击草原,你鲁飞就不要去了,滚回青州去。”

    鲁飞被萧铭骂的缩了缩脖子,讪笑道:“殿下,我听你的便是。”

    萧铭哼了一身,说道:“此次展刺史说的很对,对蛮族绝对不能有妇人之仁,而且此次进入草原务必坚壁清野并结合游击战。”

    “游击战?”牛犇等一众将领不解地问道。

    萧铭点了点头,“这游击战是敌强我弱的情况下采取的战术,坚壁清野就不多说了,此次遇到蛮族的游民部落,牛羊能带走的就带走,不能带走的就杀掉。”

    “至于这游击战,展刺史说的已经很明白了,但是本王现在要将这种战术正式列入骑兵的作战方式中,此次进入草原务必采取此种方法,不然,若是因为没有采取游击战术而导致损兵折将,本王一定会砍了他的脑袋,军中无戏言,本王的话就撂在这。”萧铭肃声道。

    在治军方面,萧铭不会讲人情,无论是牛犇,鲁飞还是罗信,都不能胡来,将令一下,万将皆从,这才是他的军队。

    牛犇和鲁飞神色变得郑重,平日里大家相互打趣没什么,但是这个时候,他们是军人。

    “是,殿下!”一众将领说道。

    萧铭接着说道:“下面我就和你们讲讲什么是游击战,以及游击战的具体运用方式,此游击之法,总纲只有一句话,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若是能背后捅冷刀子,就绝不打正面战……”

    结合科技库中的知识,萧铭将游击战的精髓传授给了牛犇等人,接着又拿出几个具体作战的事例,这些事例都是现代的,不过被他拿来改编了一下。

    而在游击战的过程中,萧铭同样让牛犇奉行和蛮族一样的战争恐怖主义——屠杀,因为只有这样,才能震慑蛮族,让蛮族为了追捕这一队骑兵疲于奔命。

    萧铭这一讲就是一个时辰,而牛犇等人也渐渐领悟。

    牛犇说道:“殿下,末将懂了,此次必不负殿下所望。”

    “老将军,此次让你亲自出马,只是因为只有你拥有在草原上和蛮族作战的经验。”萧铭说道。

    牛犇说道:“殿下这话就见外了,忠君为国,这是军人的职责,廉颇老矣,尚能饭否?何况我牛犇正值壮年,即便是为了感念殿下的恩情,此时牛犇也无可推卸。”

    萧铭拱了拱手,他看向鲁飞,这小子能打仗,也能惹事,他警告道:“鲁飞,此次不同以往,不可任性胡来,否则本王可不会客气。”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