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236.第236章 艰难的教学

    博文学院一间空置的学堂内,罗信和岳云带着自己人的全部落座。

    萧铭此时站在讲台上,他望着下面的众人想到,自己以后的日子恐怕就要过的和教书先生一样了。

    对他来说,现在尽可能地普及科学知识才是自己的优势所在。

    “这间学堂以后就是海军学院的学堂了,日后通知你们上课,你们就到这里集合。”萧铭对岳云等人说道。

    “是,殿下。”岳云等人神色兴奋,回答的声音格外响亮,他们这些在海上捕鱼的渔民子弟何曾能够想到自己有资格能在学堂中上课?

    小时候他们十分羡慕那些能够进入私塾读书的人,因为一旦能够读书,这就意味着以后就有希望当上大官,而不能读书就意味着他们的命运只会和祖祖辈辈一样,世世代代只会是个渔民。

    “海军学院?殿下,那么我们炮兵是不是也该有个炮兵学院?”罗信起哄。

    萧铭笑道:“当然有,隔壁那个空置的房间就是炮兵学院的学堂,等本王把火炮瞄准的方法交给你之后,以后就由你负责给炮兵们讲学。”

    “还真有呀。”罗信嘿嘿笑了起来。

    这个博文学院在外人看来是个很神秘的地方,因为身为学院,这里却有侍卫把守,和军营一样防守严密。

    而且不同于私塾的一间小房子,博文学院的面积很大,学院里的空置的学堂也很多,而且还有一部分正在建设,刚才他们路过一间学堂的时候,看见陆通正在一个学堂里讲着一些古怪的知识,而下面坐着的居然是一群书生,这让他大为讶异。

    萧铭点了点头,为了方便,萧铭准备将博文学院打造成一所综合性的学院,这也是为了方便上课,否则他只是来回跑就够呛了的。

    而且尽管不少书生考进了博文学院,但是以青州书生的基数,这个不少也不过千余人。

    加上陆通,器械司,矿山,军工坊这些技术人员,日后还有海军,陆军这些人,人数也不过两千人多人,在现代来说,基本上等于一个中学校的规模。

    所以,现在基本上一个专业只有一个学堂的人。

    将这间学堂定为海军学院的学堂之后,萧铭说道:“岳云,你说航海很简单,那么本王问你,你在海上是如何航行的?”

    “当然是沿着看得见陆地的地方走?”岳云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神色间有些得意,觉得萧铭也有不懂的东西。

    萧铭冷笑一声。

    这间学堂属于砖混结构,也就是现代的瓦房,在学堂的前面他特意嘱咐留下了黑板。

    基本上,这间学堂和现代的教师没多大区别,一开始匠人根本不懂什么是黑板,萧铭还专门过来指导了一下匠人。

    学校里的黑板其实很简单,不过是一块光面的水泥板,在水泥板上涂上黑色的涂料就可以了。

    此时,在萧铭的面前是已和粉笔,粉笔的材料是石灰石和石膏。

    为了课堂上方便教学,他特意让人使用石灰石和石膏制造了现代的粉笔,毕竟这不是什么复杂的工艺,制造的水泥的时候顺便就生产出来了。

    拿起粉笔,萧铭在学堂的黑板上划出了一个大大的椭圆形,接着在椭圆形中一笔笔勾勒,二十分钟之后,一个精确的世界地图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殿下,这是什么?地图吗?什么地方的地图?”罗信看出了这是地图,但是分不清楚这是什么地方。

    “这是世界地图,这个整体被称为地球,现在我们就生活在地球上,我再问一个问题,天圆地方这句话你们认为是对的吗?”

    罗信从小是在儒家学术的氛围中长大的,他说道:“殿下,你这是玩笑了,儒家记载,《大戴礼.曾子天圆》中,单居离问於曾子曰:天圆而地方,诚有之乎曾子曰:天圆而地方,则是四角之不揜也,可见这天圆地方无疑了。”

    这时岳云却沉默了,他没有收到过儒家教育,渔村的人都不识字,也根本无人谈及,他忽然说道:“殿下,草民不懂什么经史子集,但是每次看见渔船回来的时候,我们总是先看见船帆,再看见船身,如果地是方的,怎么会这样呢?”

    萧铭微笑点头,罗信的思想是根深蒂固,而岳云因为没读书,反而会容易怀疑。

    “你之所以看见这样的情景,那是因为我们生活的地方是圆的。”萧铭给出了结论。

    罗信闻言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像是听到了一个大笑话,“殿下,其他的我都信你,这个恕罗信无礼,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殿下可不能随口胡说。”

    在说出这个理论的时候,萧铭就明白自己会遭遇很大的阻力,改变一个时代的思想这可比他建立工业体系要难多了。

    所以,他从未想过扩大这种知识的普及,只是将这些先进的知识在博文学院里先传播开来。

    不过看罗信的样子,他基本懂了自己会有什么样的遭遇,这罗信还只是武官,若是给那些迂腐的书生说了,他们岂不是要直接炸锅。

    心中暗自叹息一声,萧铭心道这普及科学知识任重而道远,他必须得耐心,还要顶住压力。

    他说道:“罗信,你懂得很多嘛,那我问你,为什么你明明用火炮瞄准了一个目标发射之后,这炮弹的落点总会相差那么一点。”

    说道这个问题,罗信迟疑道:“殿下,这和弓箭一样,射出去的弓箭总会下落,炮弹也一样吧,多训练,熟能生巧便可以了。”

    “你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萧铭笑眯眯地说道。

    罗信挠了挠头,不解道:“还有什么所以然?”

    虽说罗信也曾经寒窗苦读,但是在萧铭眼里,他十年学的不过是语文,所以古人的文章后代人拍马不能及也正常。

    但是数理化这些东西,罗信和白痴一样没什么两样。

    这火炮的瞄准当然还有抛物线的原理,现在的火炮基本上利用的是三点一线的瞄准原理,没门火炮上都有准星和照门。

    但这些准星不过是当时为了应急,准头并不准,他之所以叫罗信过来就是为了教他计算抛物线,调整准星,这样日后准星瞄准的之处就是经过抛物线计算的落点,直接打就可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