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229.第229章 群体事件

    庞玉坤的怒火让登州府衙内氛围有些压抑。

    杨承业说道:“下官,下官也是一时情急,而且下官也掌握了这些百姓包庇盐贩的证据。”

    闻言,萧铭说道:“法不责众,若是如此鲁莽处理,只恐会生民乱,到时候……”

    他的话音未落,忽然一个捕快慌乱地跑了进来,喊道:“方刺史,不好了,大批百姓聚集在登州大牢前闹市,还要冲进牢房里要人。”

    “什么!”杨承业吃了一惊,他看向萧铭,这真是应验了萧铭的话。

    庞玉坤指着杨承业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呀你,闯了大祸了。”

    皱了皱眉头,萧铭站了起来,说道:“别跪着了,还是去看看怎么回事儿吧。”

    来到这个世界生活了一年多,萧铭对这个时代也有了些了解,百姓是很顺从,但是这种顺从只建立在让百姓们有活路,不会危害他们的利益。

    违背这两条,府衙就会明白百姓的彪悍,尽管萧铭这段时间出台了不少政令,但是因为地方操作的问题,还是导致出现了一些百姓聚集闹事的事件。

    一行人到了大牢,只见上千人聚集在一起,还有一些百姓正在和捕快推搡,大有要冲进去救人的架势。

    此次跟随萧铭出行的有五百骑兵,他们这时立刻纵马冲了过去。

    听见隆隆的马蹄上,看见身穿银色铠甲的骑兵出现,这些百姓立刻向后退了几步,声音也小了下来,而是将目光投向了在马上的萧铭等人。

    杨承业首先下了马,他看向堵在大牢门口的百姓说道:“大胆,是何人指示你们,竟然大闹登州大牢,你们是想造反吗?”

    此时,杨承业心中雪亮,这余台村的村民都被抓了起来,现在这么多人出来要人,肯定有人暗中使钱让这些百姓前来壮声势。

    “你们府衙胡乱抓人,不给我们活路,这天底下还有王法吗?”,人群里一个百姓喊道。

    这声喊过,顿时人群再次陷入了沉默,多数人还是把目光投向了杀气凌凌的五百骑兵。

    萧铭这时走上前去,说道:“我乃是齐王萧铭,这些百姓是谁找来的,是好汉就站出来,沧州一战也是不少登州的士兵,他们一个个奋勇杀敌,悍不畏死,可不似这么藏头露尾,像个孬种。”

    一道这里萧铭就察觉出这里大部分百姓不过是被钱买通过来的,因为在这些人的眼中他看不见愤怒,只看见了胆怯。

    这件事若是和他们有关?他们又何必这么战战兢兢。

    “齐王,竟然是齐王?”

    “没错了,青州军穿的都是这种盔甲。”

    “没想到齐王来了登州。”

    “……”

    一阵阵窃窃私语在人群中想起,这时人群里忽然出现异动,十来个青年走了出来。

    为首一人年纪二十余岁,皮肤黝黑,这时常年被海风吹的造成的。

    “我就是岳云,殿下,现在我可算是好汉?”岳云朗声说道。

    杨承业恨极说道:“大胆贼子,你有什么资格在殿下面前自称好汉,来人,将一等人全部给我拿下。”

    岳云身后的十来个青年立刻拔出身上的砍刀,将岳云保护在中间。

    “方刺史,慢!”萧铭这时喊道,他走到岳云的面前,说道:“这么说你便是这登州的私盐贩?”

    “殿下,私盐贩众多,我不过是其中一个。”

    “为什么贩卖私盐?”

    “海上无法捕鱼,只能贩卖私盐以谋生路,何况这海盐本是天地所生,天下苍生皆可用之,为何就只需官府贩卖,不容我们百姓贩卖?”岳云理直气壮地说道。

    “如你所说,那么本王问你,这沧州之战所用的军粮,锻造的火炮,使用的炮弹,你岳云可贡献了几两银子?”萧铭笑着说道:“但是这盐运司却每个月给府库充入万两银子,若是天下人都和你一个想法,军粮何来?火炮何来?谁来抵御蛮族,而且,你岳云贩卖的私盐难道是白送给百姓的吗?”

    刚才萧铭不过略微用了些激将法,他也没想到这岳云真的出来了,如此说来这岳云倒是个热血之辈,倒是还有救。

    “这……”岳云一时间语塞,沉默了一会儿他忽然怒道:“没错,沧州之战我没话说,殿下保的六州安宁,可是殿下可曾想过我们登州的百姓,以前我们世代在海上捕鱼,但是现在却被倭寇屠杀,丢了祖辈吃饭的行当,不去贩卖私盐,我们怎么活下去。”

    “胡说八道,难道府衙没有分给你们耕地吗?你们不思务农,反倒责怪殿下。”杨承业一直很头疼这些私盐贩子,此时只想将这些人绳之于法。

    岳云说道:“我们的手都是用来划船,撒网的,不是用来种地的,这让我们怎么种田,再说这些田亩距离村子这么远,我们怎么去?”

    杨承业还有斥责岳云,萧铭这时阻止了他,说道:“你们说本王不顾忌你们登州百姓的死活?那么好,现在本王给你们一次机会,让你们把捕鱼的地方给抢回来,你们愿不愿意?”

    “把捕鱼的地方抢回来?”岳云苦笑一声,“殿下,你可能没见过这帮倭寇,他们的船比我们的高大,更有精良的武器装备,就凭我们这十几个人,怎么把他们赶走?”

    “若是本王给你们大船,再召集上千登州渔村的青年,再给你们装备呢?”萧铭问道。

    岳云怀疑地看着萧铭说道:“殿下此话当真?”

    “当真!”萧铭说道。

    “殿下不治我们的罪吗?”

    “若是你们肯加入本王的海军,本王就免了你们的罪责。”萧铭说道。

    法律要不能外乎人情,而且自己只是提到沧州之战,这岳云等人便敢于露面,说明不是什么阴险狡诈之人。

    这次不过是为了救下乡亲,而这点看来这岳云也是有情有义。

    现在他最缺乏的是人手,身为一个藩王,一定要有招贤纳士的胸襟,不能拘于小节。

    “那从现在开始,我们的命便是殿下的了?”

    贩卖私盐本是死罪,而萧铭此时却额外开恩。

    他将私盐卖给百姓的时候早就听闻齐王大义,如今亲自见了,心中臣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