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215.第215章 暗中布置

    诗会上的氛围渐渐凝重起来。

    一众书生噤若寒蝉,生怕自己会被牵扯到这件事情来,立刻远离潘玉站着。

    蜀王的脸色难看之极,但是此时又无可奈何。

    “潘玉你还有什么话要说。”朱玉书冷笑地看着潘玉,手中的鞭子甩的“啪啪”响。

    潘玉又看了眼蜀王,见蜀王依旧无动于衷,他心中暗自恼火,若不是蜀王授意,他即便恼恨齐王,又怎会如此大胆,这一百鞭子要是打了下去,他这本条命可就没了。

    他急声道:“是蜀王指使我这么多做的。”

    此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了蜀王,萧铭冷笑练练,这长安的书生没几个有骨气的,他就清楚这点,果然这么一吓唬,潘玉立刻把幕后黑手交代了出来。

    这次的事情潘玉是小,萧铭不过是想借着这件事收拾蜀王,这才是重点。

    虽说他现在发动青州的百姓收集硝石,但是从长远看这不是个办法,毕竟日后他需要的火药量只会越来越多。

    因为不仅他要生产火药,还要把火药卖给其他藩王,如此一来,这就更不可能只能靠民间的这点硝石了。

    此次蜀王进京,肯定和蜀王在背后捣鬼的事情有关系。

    现在蜀王再次被他抓到把柄,他正可以到萧文轩面前诉苦,让萧文轩看清蜀王和他之间的矛盾,让他下旨,严令蜀王不得阻挠这硝石的开采。

    “混账,你血口喷人。”蜀王闻言大怒,抬起一脚就揣向了潘玉。

    潘玉“哎呦”一声,滚葫芦一样躺在了地上。

    接着蜀王走过去对潘玉就是拳打脚踢,似乎是要把受到的怨气撒在潘玉身上一样。

    “够了!”平阳公主愠怒的声音传来,“蜀王,你的胆子也够大,竟敢在本宫的诗会上图惹是非,哼,这次我说不得要在你父皇面前参上一本。”

    蜀王闻言,心中一颤,他还是很畏惧萧文轩,说道:“姑姑,这件事都是这个小人从中作梗,和侄儿无关呀。”

    “哼,是非对错,本宫已经了然,不需你再辩解,现在你就给我离开这个地方,等诗会结束,本宫再和你算账。”平阳公主怒道。

    “是,姑姑。”,蜀王更是怒火,但是他还敢和平阳公主闹得不愉快。

    转过身蜀王向外走了出去,经过萧铭身边的时候,蜀王几乎从牙缝里挤出话来,说道:“咱们走着瞧。”

    萧铭头也不回,只是往地上吐了口唾沫。

    “至于潘玉,你竟敢在皇子之间招惹是非,岂不是让人看轻了我们皇家,来人,将潘玉带出去,鞭笞一百!”平阳公主继续说道。

    地上的潘玉顿时面如死灰。

    雷厉风行地处理了诗会上的冲突,这时平阳公主说道:“齐王,既然你们是这次诗会上的佼佼者,便同本宫一起游湖吧,我倒是有些话要和你说。”

    事到如今,这诗会的闹剧也结束了,其他书生闻言,叹息一声纷纷离去。

    朱玉书,杜博远,秦瑞三人欣喜若狂,三人感激地看向萧铭,这一刻在他们心中,即便过了五年,这萧铭他们心中依然照顾他们的大哥。

    “是,姑姑。”萧铭轻轻松了口气。

    其实这次自己这么卖力拿着科技库的诗词也要赢,目的倒是并不是为了在诗会上逞强。

    这闲着也闲着,为了能够看见自己未来妻子的模样,这是其一。

    不过到了后来,他如此卖力可就全是为了朱玉书三人了。

    这次蛮族之战,萧铭不过是赢了一次小小的守城之战,事后王宣带来的消息更是证明贝善此次不过是借着萧铭的手打击效忠蛮族大台吉兀术骨的呼延陀部落。

    当然若是能够毁了呼延陀部落又夺下沧州城,这才是贝善完美的计划,但是这计划无法全部实现,他只能取其前者,打击呼延陀部落。

    所以在血狼卫只是损失了数千人之后,他便下令撤退,若是贝善一心死战,凭借当时萧铭的弹药数量是根本无法抵挡蛮族进入沧州的,这次战争的胜利,侥幸之处也只有自己人最清楚。

    而最重要的是这次的战役在外人看来是莫大的荣耀,但是却极大的消耗他这段时间积攒起来的财富,兵员。

    国虽大,好战必亡,何况他一个个小小的六州之地,如此再来几场战争,他就得再次喝西北风了。

    正基于此,在青州的会上,他决定了青州的两条发展战略,第一位自然是全力发展封地的,工商业,这第二条便是在长安建立对青州友好的利益集团,这两条只为了一个目的,资本积累。

    这样一来,此时他就很需要在朝中有个利益集团为青州挡灾,应付各种应急情况,二来,长安便是后世的西安,这个地方可是煤炭资源最丰富的地区,而且有很多露天煤矿,他现在就需要储备煤炭资源,为了蒸汽机的出现做准备,毕竟那时只是本地的煤矿是满足不了工业需求的。

    而第三条尤为重要,这关系到商品市场问题,若是长安中没有利益集团支持,在这个尔虞我诈之地,他的生意必然会遭到层层阻碍。

    从经济学上来说,出口受到牵制,这将严重打击本地的工业,因为赚不到钱,没有人会将钱投入工业项目的。

    这也是为什么西方即便用大炮也要打开贸易口岸,一切都是为了资本开道,即便是现代,贸易顺差同样是大国间纠纷的根源之一。

    所以,他这次如此拉拢这三人正是像其他藩王在做的一样,在长安划定自己的势力范围。

    此时这三个人就极为重要了,而之后他还要拜访几个人,如此他这次来长安的真正的任务便完成了。

    日后他会维持和这些人的往来,巩固并且扩大这个利益集团为自己所用。

    正在沉思着,这时珠帘被来开,珠帘对面的景象露了出来。

    平阳公主坐在中间,而襄城公主坐在下首,在襄城公主的对面还有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和他目光相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