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186.第186章 军歌

    朱三四和同伴一起从城门口的尸体堆中将死去的战马拖了出来。

    这次在城头和蛮族血战的除了两万精锐的青州军还有三万余人的辅兵在战斗中为他们提供支援。

    对他们来说,这些士兵和他们一样,也应该享受胜利的成果。

    只是人多肉少,在搜罗了整个沧州城之后,牛犇带来的鸡鸭牛鹅还是远远不够吃的,于是,他们在尸体堆中翻找着战马的尸体。

    据说鲁校尉说,这马肉也非常好吃。

    从清晨得到蛮族撤离的消息之后,整个沧州城就弥漫在一种狂热的氛围中。

    这种狂热的氛围他也感同身受,不少百姓涌入城中,他们和士兵们一起欢呼着。

    而且他们还带来不少面饼,鸡蛋和水果给士兵们吃。

    在这场战争中,他们比士兵还担心沧州城的安危,因为他们的家园就在沧州城中。

    “朱三四,给。”

    一个士兵将桃子递给了朱三四。

    这是一个和朱三四同龄的士兵,叫吕子星,属于沧州军,在防卫城池的时候,朱三四在他快被一个蛮兵推下城墙的时候救下了他。

    蛮族退兵之后,吕子星感恩朱三四的救命之恩,一直喊他大哥,而在吕子星的家人来到城池之后,吕子星立刻拿出桃子给了朱三四。

    “这位郎君,多谢你救了我的儿子,我们无以为报,这些桃子你就留下吧。”吕子星的父亲在战事结束之后得知儿子还活着,心情激动。

    朱三四看了眼吕子星,又看了眼吕子星的父亲,从吕子星父亲身上褴褛的衣服上可看出吕子星一家生活并不富裕。

    他说道:“不必了,我们同为殿下效力,这救下吕子星本就是应该的,殿下说过,要把后背交给自己的战友,我在吕子星的背后,自然要救他。”

    吕子星和朱三四一样生着干练的脸孔,他说道:“殿下真的这么说的?真羡慕你在青州军中,能经常见到殿下。”

    “殿下有时候也很凶的。”朱三四忽然小声说道。

    说完,二人一起笑了起来。

    吕子星还是把桃子塞给了朱三四,“你还是拿着吃吧,这些桃子都是山桃子,我爹这次过来也是为了大家送桃子吃,这次守住了沧州城,乡亲们可都很感谢你们,我们今年收的粮食不会再给蛮族夺走。”

    朱三四接过桃子吃了一口,接着将一条马腿抗在身上向沧州军的大营走去,说道:“我也担心家里的粮食被蛮族夺取,对了,你们种了几亩地……”

    二人一边说,一边向沧州大营走去。

    此时,不少士兵从战场上扛着被炮弹打烂的马肉向大营走去。

    远远,成片的篝火在大营中亮起来,浓重的肉香远远飘来。

    大营中,罗信和鲁飞正在斗嘴,鲁飞在骂罗信不懂百姓的疾苦,把百姓家的耕牛都给买来了,正让罗信给人送回去。

    萧铭和牛犇坐在一个篝火堆的旁边看戏。

    这个时候他和牛犇都不在去管二人,也该让他们自由自在一会儿。

    “这蛮族的马肉果真是香!”

    牛犇吃着马肉的同时,一只眼盯着萧铭面前的酒壶。

    这次萧铭只带了一坛醉青州过来,战事紧迫,这酒一直放在行辕中。

    现在战事结束,他趁机拿了出来。

    上次在齐王府喝了个大醉,牛犇就一直记得这醉青州,这次又见到,不禁嘴馋起来,此时是喝着杯子里的,望着酒壶里的,馋的不行。

    见萧铭又倒出一大杯酒一饮而尽,牛犇立刻跟着喝了一杯,又给自己满上,生怕自己少喝了一杯。

    罗信和鲁飞吵完之后看见萧铭和牛犇这么喝酒,顿时回过味来。

    二人在对面坐下,鲁飞伸手就要去拿酒壶。

    “啪!”

    牛犇这时抬手就打了一下鲁飞的手。

    鲁飞急了,“殿下,老将军,你们这是在吃独食。”

    “什么吃独食,就这一壶酒,到你鲁飞的手里还能有吗?把酒杯放下,我来倒酒!”

    “让都督倒酒,这不是乱了尊卑吗?”鲁飞眼珠子乱转。

    牛犇对鲁飞的花花肠子心知肚明,懒得理他,拿着酒壶给鲁飞的酒杯倒了小半杯酒。

    鲁飞哭丧着脸,祈求地看了眼萧铭,意思这牛犇简直就是酒霸。

    萧铭装作没看见,自己径自喝着酒,这个时候他同样舍不得酒壶中的酒,在这种喜悦的氛围中谁都想多喝一杯。

    不过拧不住鲁飞可怜的眼神,他说道:“回青州之后,我派人给你送十坛子过去。”

    “嘿嘿,就等着殿下这话。”鲁飞心满意足了。

    牛犇沉默着没说话,萧铭可是答应给他二十坛酒了。

    夜色渐渐深了,城墙上除了轮换执勤的士兵,参加守城的士兵都到了。

    大营中的氛围渐渐火热起来,士兵们尽情的大声说笑宣泄这些天心中压抑的情绪。

    喝过几杯酒,萧铭忽然站了起来。

    酒意上头,战役胜利,这让他心潮澎湃,自此他的封地终于保住了,而他也站稳了脚跟。

    “将军,我觉得我们的军队应该有一首自己的军歌!”萧铭忽然说道。

    “军歌?”牛犇醉眼朦胧,他问道:“殿下,这军歌是何物?”

    鲁飞和罗信这次倒是没喝多少酒,因为想喝也没多少,他笑道:“殿下定然是醉了。”

    “本王可没醉,一只军队需要自己的军魂,而军歌则可以激荡士兵的士气,不信本王给你们唱一段。”萧铭说道。

    在大渝国贵族之间唱歌跳舞并非一件奇怪的事情,事实上在长安贵族家中的酒宴上,贵族会经常闻歌起舞,这倒是和西方贵族的舞会异曲同工了。

    鲁飞一向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他站起来大声说道:“都安静下来,殿下要为大家唱歌。”

    士兵们立刻惊讶地看向萧铭。

    在这种胜利的喜悦中,大吃大喝不过是情绪的宣泄,而真正的宣泄永远是灵魂上的共鸣。

    萧铭不是无的放矢,他要让士兵们记住这次战争,记住此次不灭的意志。

    这次他要唱的正是后世一部电视剧中歌曲,《亮剑》:

    “如果祖国遭受了侵犯,热血男儿当自强,喝干这碗家乡的酒,壮士一去不复返,滚滚黄河涛涛长江,给我生命给我力量,就让鲜血染红最美的花,洒在我的胸膛上,红旗飘飘军号响,剑已出鞘雷鸣电闪,从来是狭路相逢勇者胜,向前进向前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