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180.第180章 缓兵之计

    “退了,退了!”

    城头上望着如同潮水般溃散的奴隶兵,不少士兵兴奋大喊。

    牛犇嘴角扬起一抹笑意,他说道:“殿下,火炮让敌人害怕了。”

    “第一次见识这种威力无端的武器,一开始害怕很正常,不过等他们熟悉了之后,才是真正的血战。”萧铭说道。

    牛犇沉默着点了点头,不可置否。

    打到现在,他们接触的基本上是奴隶兵,还没有和蛮人真正的交手,而蛮人才是这场战争的主要力量。

    他们一直在利用奴隶兵消耗青州军的士兵,弹药,防守物资。

    “殿下,火药罐和火炮还是留在最后关头使用吧,我担心……”牛犇犹豫了一下说道。

    也是萧铭在思考的问题,到现在蛮族一直没有出动的迹象,如果这个时候火药罐和炮弹消耗一空,最后的时刻就真的艰难了。

    因为这个时候类似于田忌赛马,蛮族一直在用下等兵消耗他的上等兵。

    “停止射击!”

    这时萧铭喊道。

    正因为火炮威力兴奋的鲁飞闻言不解地走了过来,他说道:“殿下,这是为什么?好不容易让这些蛮兵吃上苦头。”

    萧铭没有理会他,而是看向罗信,“火药罐和炮弹还有多少?”

    罗信处在兴奋中,闻言,顿时背后有些发凉,他说道:“火药罐还剩下一千五百多个,炮弹还有二千三百发。”

    鲁飞这时明白了萧铭的意思,他郁闷地跺了跺脚,“这陈文龙和陈琦也是的,怎么就不能多准备一些,这下可怎么办?只是这些奴隶兵就能把火药罐和炮弹消耗一空。”

    “回回炮已经被摧毁了,从现在开始火药罐和火炮都节省着用,时间仓促,器械司也没法准备太多的弹药,现在我们要拖。”萧铭分析道。

    牛犇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蛮兵长途跋涉,这粮草后勤可比我们麻烦多了,而且他们的人数众多,只是每日吃的粮草就不计其数,这呼延陀部落非给啃得骨头都不剩下,而我们正逢麦子成熟,这大批量粮草很快就会抵达,而时间越久,我们的火炮和炮弹就会越多。”

    鲁飞和罗信点了点头,鲁飞说道:“不过这蛮族恐怕不会给我们拖延的时间呀。”

    四人正说着,忽然一只利箭从蛮族的阵营中飞了过来。

    到了城头,这只箭显然有些后续无力,牛犇动作敏捷,一下将箭只抓在了手里。

    “殿下,这上面有封信。”牛犇说道。

    萧铭望了眼转身回去的蛮族骑兵,说道:“拆开看看。”

    牛犇将信件拆了下来,扫了眼交给了萧铭:“对面的果然是蛮族的台吉贝善,他在劝殿下投降。”

    心中贝善写到:念大渝国和金帐汗国多年之友谊,不愿见沧州城生灵涂炭,若齐王愿意投降,本台吉可保证殿下及安全无虞,若是执迷不悟,沧州城定然片甲不留。

    “哈哈哈,这个贝善倒是有趣,既然如此,谁愿意出城和蛮族谈判。”萧铭忽然说道。

    鲁飞闻言顿时恼了,他怒道:“殿下要做那投降的贼子,我鲁飞第一个不答应!”

    “萧铭,我真是看错你了,亏我还千里迢迢从长安来投奔你,如今胜券在握,你却要投降,我也不答应!“罗信怒道。

    牛犇一声叹息,“你们两个蠢货,难道不懂什么叫缓兵之计吗?”

    萧铭无奈地摇了摇头,这时看见展兴昌站到他的面前,展兴昌说道:“殿下,这众人中看来也只有我适合去了。”

    “你真的要去,贝善性情善变,你此去很可能有去无回。”萧铭说道。

    展兴昌神色清淡,他说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畏首畏尾,不丈夫!”

    危难之刻才能看见一个人的品质,展兴昌瘦弱的身躯在萧铭眼睛忽然变得高大起来。

    鲁飞和罗信此时已经明白过来,他们纷纷对展兴昌投去敬佩的神色,鲁飞说道:“展司马,以前多有得罪之处,还望见谅,没想到你也是条真汉子。”

    展兴昌抱了抱拳,说道:“都是为殿下效劳,你们上阵杀敌,我不过是卖弄口舌而已。”

    他接着转向萧铭,“事不宜迟,殿下还是让我出城吧。”

    此次,萧铭不过是想忽悠一把贝善,所以这件事才会很危险,他点了点头,重重拍了拍展兴昌的肩膀。

    牛犇这时让人拿过笔墨纸砚,萧铭同样写了封信,意思是投降可以,但是需要谈判说清楚投降的条件。

    使用同样的办法,牛犇使用弓箭将这封信射了出去。

    蛮族营帐中,贝善阴沉着脸,火炮和火药罐的威力历历在目。

    这一次撤退之后,奴隶兵士气大减。

    尽管后面蛮族士兵不断射杀溃散的奴隶兵,但还是无法抵挡这溃败之势。

    这让他们不得不重新修整才能重新进攻,这时,对付西域诸国的经验让他决定劝降。

    虽然他自己也不相信在沧州守军占据优势的情况下回投降,但是闲着也是闲着,他从来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机会。

    只是当劝降信送上去之后,他忽然发现城头的炮火忽然停下来了。

    不一会儿,斥候将一封信送了过来。

    “谈判!”贝善的表情精彩纷呈,“齐王居然同意投降。”

    刘轩闻言几乎是一脸懵逼,这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他说道:“台吉,这个齐王阴险狡诈,这恐怕是缓兵之计。”

    贝善笑了笑,“是自然好,不是也无妨,大家都是缓兵之计。”

    顿了一下,他对古尔泰说道:“趁着今晚的夜色,一定要炸掉城墙。”

    “是。”古尔泰说道。

    这几番进攻,他旗下的奴隶兵损失惨重,虽然心中不愿意,但他此时也不敢违抗贝善的命令。

    在战场上因为违抗命令被这位贝善台吉斩首的旗首可不少。

    又等了一会儿,贝善看见沧州城的城墙上下来一个人,估计是派遣来的使者。

    贝善这时对刘轩说道:“你们汉人最了解汉人,这件事就你来办吧,齐王如果真的投降,你再来和找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