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129.第129章 朝论

    碧水阁中,萧文轩又把玩了一会儿玻璃杯。

    见珍妃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安慰道:“不过你也不必担心,蛮族南下是国之大事,朕不会儿戏,若是齐王无法撑住,朕自会让魏王出兵相助,这西面是雍王,南面是魏王,若是还抵挡不住,还有朕的禁卫军。”

    珍妃本想说魏王未必靠得住,但是这话忽然又咽了下去,这只是赵皇后的一面之词。

    此时说出来,没有切实的证据定然会触怒萧文轩,毕竟萧文轩对魏王一向十分信任。

    “若是如此,妾便安心了,只剩下的便看这天意吧,只望皇上能够多多支持铭儿。”珍妃轻声说道。

    萧文轩点了点头,似乎不愿再说这个话题,而是指着高脚杯说道:“对了,齐王有没有说这杯子是用来做什么的?难道也是摆设物?”

    “铭儿说这是饮酒用的,他说这玻璃杯才能看出醉青州的通透。”珍妃说道。

    萧文轩似乎玻璃杯十分喜欢,颇有点爱不释手,“嗯,这话说的倒是不错,的确是饮酒用的妙物,只是似乎太少。”

    “这有何难?”珍妃笑道:“妾让他再送一些来便是了。”

    “这不妥吧,青州如今面临如此险境,朕还白拿他的东西。”萧文轩说道。

    珍妃笑道:“皇上今日所言便抵得上这玻璃杯无数,又怎么是白拿。”

    萧文轩闻言哈哈大笑,这珍妃一向聪敏,说话也是极为讨喜。

    在碧水阁中逗留了一阵,萧文轩便带着玻璃杯离去。

    虽是如此,他还想着相助萧铭,这次蛮族南下毕竟不是萧铭一个人的事情,而是关系大渝国的安危。

    不过只是三天之后的一封奏折,他便清楚现在萧铭需要什么了。

    “诸位爱卿,齐王的折子你们也看了,蛮族勾结青州豪族秋季攻打沧州之事证据确凿,此事该当如何?”

    承庆殿中,萧文轩端坐皇位之上,台阶之下,大臣分列两侧。

    左侧文官,右侧武官,太子等皇子列在前侧。

    “皇上,蛮族每年的要求的岁贡逐年增加,幽州等地也割让给了蛮族,而蛮族依旧不满足,仍旧会对我大渝国虎视眈眈,可见蛮族狼子野心,亡我大渝国之心不死,此次不可再让,以战止战方能慑服蛮夷。”

    一个身穿紫袍的大臣出列,声音慷慨激昂。

    他的话音刚落,又一个大臣出列说道:“罗权大将军此言差矣,蛮族此次秣马厉兵,不过是想追加岁贡的数量,往年皆是如此,只需要给些银子便可打发了,若是大动干戈,劳民伤财实在不值,望皇上三思。”

    “崔大夫,这又是给岁贡,这些年给的岁贡还少吗?蛮夷畏威而不怀德,这些年给的岁贡不但没有让草原人感恩戴德,反倒是让草原人的兵更多,马更壮,粮草充足,刀剑锋利,只怕这岁贡越多,蛮族的大军越发无法阻挡,若干年后,大渝国亡国灭种,不只是说说,那时你崔浩必然遗臭万年。”罗权怒瞪双眼,呵斥道。

    崔浩面色涨红,同样怒道:“罗大将军真是不当家不知吃米油盐贵,这打一仗要花多少银子,你算过吗?要死伤多少士卒大将军又算过吗?最重要的是打不过吗?以赵王兵马之锋利尚且处于下风,谁可在沧州与蛮族一战。”

    “就是,若不是每年的岁贡,赵王凉州被围之时,蛮族会撤兵吗?”

    “一帮懦夫,就是你们把蛮族养成了今日之势力,杀才!”

    “愚蠢武夫!”

    “……”

    随着二人争吵,朝堂上乱成了一锅粥,大臣之间相互攻讦。

    “都不要说了!”萧文轩怒道,和以前一样,每次提到蛮族,大臣总会分为主战和主和两派。

    自他登基之后,蛮族之势越大,那时他登基未稳,蛮族趁势而来,连克幽州等地。

    失去了山海关这座重要的关隘,他不得不和蛮族绥靖商谈,以割让幽州等地城池换取稳定皇位的时间。

    同时重新修建沧州城抵挡蛮族的进一步入侵,因为他明白,即便这些城池不割让给蛮族,也无法保住,而且还要面临可能丢失青州,甚至长江以北的地区的风险。

    加之魏王那个时候又苦苦劝说,他心中又对蛮族心生恐惧,最终在主和派的谏言中答应每年向蛮族纳贡。

    本来这样倒是相安无事,只是蛮族贪心不足,即便每年拿了岁贡还是不断侵扰,多次要求加岁贡,这岁贡渐渐成了大渝国沉重的负担。

    而等到皇位稳固,他再回过头来,拿着岁贡的蛮族越发强大,而大渝国越发衰弱,朝中主和派的声音更是占据了上风。

    他了解这些大臣心中的恐惧,这也是他的恐惧,因为花些银子总比丢了荣华富贵要强的多。

    可是如今蛮族再次入侵,他已经无路可退,只能以战止战。

    大臣们被萧文轩喝了一声,全都停了下来。

    这时萧文轩说道:“齐王奏折上说的很清楚,此次蛮族勾结青州豪族意图里应外合攻下沧州,可见蛮族已是蓄谋已久,这次目的不在岁贡,而是拿下沧州威胁中原腹地,这江南之地,富庶之乡是大渝国粮食和钱财来源,若是丢了,大渝国危矣。”

    “皇上英明,这江南富庶之地不能丢。”一个大臣喊道。

    “皇上英明。”罗权抱拳说道。

    这时二皇子说道:“父皇,此事需要慎重,蛮族一向喜欢声东击西,也许这次进攻沧州只是虚晃一枪,真正的目的也许不是沧州,即便要战,也不能将全部兵力投入青州,而是应该让齐王先守沧州,而我们静待其变。”

    “让齐王守沧州?难道二哥忘了三年前齐王逃回长安的事情?”这时四皇子忽然出言讽刺。

    这话一说出,殿堂上的大臣个个露出讥诮之色。

    “这么说四弟愿意去守沧州了?”太子斜眼扫了眼四皇子,淡淡说道。

    四皇子脸色一白,“我可没有这么说,这青州毕竟是齐王的封地,外人可不方便插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