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98.第98章 斗智斗勇

    齐王府。

    平阳公主从马车上下来,第一眼看见王府内的景色,她皱了皱眉头。

    在长安,她见惯了各种豪华的宅院,比起那些宅院,齐王府的确寒酸了一些。

    不说这王府门前没有象征祥瑞的麒麟瑞兽,这王府的匾额也不是金粉撰写,还有王府门上的锈了的门环,样样和一个皇子的身份格格不入。

    见平阳公主神色异样,萧铭问道:“姑姑,怎么了?”

    “铭儿,这在青州五年倒是苦了你了,皇上也是,怎么说你也是堂堂皇子,怎么能如此偏颇,这次回长安我定要为你说道说道。”平阳公主一副心疼萧铭的样子。

    若不是了解这位姑姑,萧铭还就真的感动了,只是这位姑姑的名声在外,逢场作戏那是手到擒来,他可不敢相信。

    “多谢姑姑,不过这倒不必了,父皇已经将那一百万两白银给侄儿送来了。”萧铭说道。

    平阳公主眼睛转了转,若不是因为这玻璃等青州商品,她倒是把这个侄儿忘在了脑门后。

    在长安,其他皇子倒是时常和她走动,不时送些厚礼,但是这萧铭不在长安不说,这娘家的势力也不行,她自然是不放在心上的。

    “是吗?听说皇上今日对你的印象有些改观,看来这是真的了。”

    “这个侄儿倒是不清楚,父皇一向不喜侄儿,但是这次送来了白银,或许是真的吧。”萧铭搪塞道。

    平阳公主娇笑道;“这倒是要恭喜你了,说不定皇上一高兴,也许会允许你回长安省亲呢,珍妃娘娘倒是很想念你。”

    “侄儿也想念母妃。”萧铭轻笑说道。

    这时二人到了正殿后面的花园里,平阳公主在凉亭中坐下,伸手示意萧铭也坐下。

    “这次我过来也是为了珍妃看看你,见你在这里生活的不错,我回去和她说说,倒是能让他安心了。”平阳公主又打起了感情牌。

    萧铭心中有些敬佩,这位平阳公主果然是个精明的人,三言两语便教人亲近了几分。

    只是他不是以前的萧铭,这层血脉关系不足以让他失去冷静,若是以前的萧铭估计已经哭天抹泪了。

    平阳公主说话的时候始终在观察萧铭的神色,见萧铭始终神色如常,不禁有些诧异,这个齐王倒是有点意思。

    “这倒是,还望姑姑告诉母妃我在这一切安好,不必挂念。”萧铭说道,“对了,这次姑姑前来是否还有其他安排,如若没有,侄儿倒是可以带着姑姑看看这青州的美景。”

    平阳公主一路走来,眼见周遭不过是穷乡僻壤,哪有什么风景可看。

    而见齐王府也如此落魄,更没了在这里长住的打算,她说道:“我只是在这里盘亘几日,过些日子还要去你魏皇叔的金陵城坐坐。”

    “那倒是个繁华之所,侄儿一直想去,但奈何政务繁忙,实在抽不开身。”萧铭给自己寻了不陪这位姑姑游玩的理由。

    “不妨,你能够勤于政务,皇上知道了也会高兴的。”平阳一番试探,见萧铭似乎有种油盐不进之感,对这位侄儿,这美色又用不上,她犹豫了一下,只得说明来意,“铭儿,这次姑姑来其实是为了玻璃而来,这次你送入宫中的玻璃器皿惊动了后宫,你父皇也是爱不释手,让我这次来青州问一问这玻璃制造之法,回去也能让匠人鼓捣出来给娘娘们用。”

    “果然来了。”萧铭心中惊呼,这位姑姑的胃口可真是不一般的大。

    本来他以为平阳公主只会索取一些玻璃器皿,这送她一些也就罢了,没想到这她倒是狮子大开口,直接索要玻璃的生产办法。

    平阳公主说这话的时候再次看向萧铭,只见萧铭依旧平静如水,可她不知道的是萧铭心中已经一万头草泥马奔过。

    “姑姑,这个恐怕不妥吧。”

    萧铭相信平阳公主的话是真的,这平阳公主在萧文轩面前吹吹耳旁风,萧文轩肯定会同意她来索要玻璃的生产方法,甚至是青州所有的商品的生产办法。

    因为这就是大渝国,权贵的贪婪是毫不遮掩的,而且在他们心中,这似乎也是一种理所当然的事情。

    平阳公主神色变幻,眼神游离,附和着说道:“姑姑也是不同意的,这都是你父皇说的,你父皇的性子你还不了解吗?他要是有了兴趣,倒是一定要得到的。”

    萧铭皱了皱眉头,这平阳公主可以说是在威胁他了。

    萧文轩野蛮霸道,冷血无情,这是整个大渝国众人皆知的事情,否则他堂堂一个皇子当初又怎么会沦落至此。

    平阳公主还在等他的回答,这是他预料到的最坏的情况。

    如果不给,萧文轩必然勃然大怒,如果给了,这就是个开头,以后什么魑魅魍魉都可以打着萧文轩的旗号跟他要东西。

    所以他这次绝对不能松口,而且还要尽量不得罪平阳公主和萧文轩。

    “父皇的性子我是了解的,只是姑姑,人无信则不立,这玻璃制造之法我实在不能说出,因为我已经和商会的商人缔结了约定,除了将来供货之外,这玻璃之法也要等他们达到会员等级的时候开放给他们,若是此时食言,这不是让我的颜面尽失,无论怎么说我也是皇子,我的颜面无所谓,丢了皇家的颜面,父皇也不会高兴的吧。”

    “哦?还有此事?”平阳公主疑惑道。

    萧铭肯定地点了点头,接着把商会之事说给平阳公主听。

    平阳公主越听神色越难看,她本想私吞这玻璃之利,但是没想到这玻璃涉及到这么多人的利益。

    其中还不乏诸多藩王。

    若是如此,这件事倒是不那么容易办了,皇室的藩王倒是简单,但是异姓藩王中可就难办了。

    身在长安,她清楚这些藩王正以为皇位之争蠢蠢欲动,像当年支持萧文轩一样再推出一位符合他们利益的皇帝。

    “正是,最主要的是侄儿已经收了他们的银两,也都用的七七八八了,若是姑姑肯为侄儿还给他们,侄儿倒是也乐意将玻璃制造之法给姑姑。”萧铭一副惋惜的样子。

    “多少银子?”平阳公主似乎感受到了希望。

    “也不多,大概一千五百多万两吧。”萧铭淡淡说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