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83.第83章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哈哈哈,报童怎么会是传报军情的人,就凭你们手无缚鸡之力,能受得了车马劳顿吗?”

    人群中,忽然一人大笑起来。

    一众书生看去,却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农,此时他正背着一个药篓子,欢畅大笑,像是听了极大的笑话。

    那书生闻言,顿时恼怒道:“你这老汉,你凭的嘲笑我们?”

    老汉摆了摆手,“得罪,得罪,我只有不同的见解,这告示上说招纳会识文断字的人,

    并未要求功名身在,说明此事需要识字即可,由此看来,必然是类似这城门口念告示的事情。”

    众人闻言,频频点头,那书生也说道:“有理。”

    在大渝国,告示一旦张贴出来,会有专门念告示上内容的差役负责念给百姓听。

    “如果是这样的事情,是否也太大材小用了,我等可都是苦读诗书十余年的人。”又一个书生说道。

    “没错,这也是太大材小用了。”

    “这报童就罢了,这长史倒是可以考虑。”

    “……”

    众人议论纷纷,老汉顿时摇头叹息,这些个书生个个眼高手低,正是因为这高不成,低不就,最终很多书生才一事无成,穷困潦倒一生。

    他就是如此,直到如今五十有五才悟出这个道理,可是悔之晚矣。

    “你们不去,我去!”老汉这时走到告示前,在负责告示的差役面前,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长史他自认为年龄太大,是没有机会了,但是这报童却只是一个赚银两的差事不去白不去,总比上山采药要强。

    “嗨,你在老汉,你识字吗?”有人叫道。

    其中有人仔细打量老汉,忽然嘲笑道:“我说是谁,原来是老书生范增,据说他年年参加科举考试,到现在还没个功名。”

    “这个样子少说也是一个甲子的年龄了,还真是没用。”

    “呸,刚才还有脸嘲笑我们。”刚才那个书生趁机反击。

    范增的红润的脸因为愤怒变得更红了,但是他终究一声叹息,默默背起药篓子向家走去。

    回到位于安康坊的家中,范增将药篓子狠狠摔在地上,“哼,你们等着,就是考到八十岁,我也考出个功名。”

    这时一个老妪走了出来,见撒了一地的药材,骂道:“扯你娘的臊,这药材怎么就丢地上了,还指望换钱买米的,老东西。”

    这老妪是范增的结发妻,他闻言怒道:“明天不去采药了,我要去当报童。”

    老妪更是气急,口中又是骂了几句,说道:“不去采药,喝西北风吗?报童是个什么东西,你头白齿黄的,捡粪都不要你!”

    “你…哼,妇人之见,我虽不懂报童是何物?但告示上说了,只要识文断字便可,一个月一两银子。”范增说道。

    “一两银子。”老妪的眼睛亮了起来。

    范增年轻的时候穷困潦倒,又没什么功名,只能找了十里八乡出名的泼辣户做了妻,他性格又十分柔弱,在家时常被骂。

    “对,是一两。”范增说道。

    一个月一两银子足够他们一家生活温饱了。

    老妪眼睛转了转,“那你去吧,也不枉你读了这么多年的诗书,不过若是当不上,你就老实去采药。”

    范增还是有些心虚的,但是他如今越发觉得体力无法支撑他上山采药。

    而家中困窘,儿子也在读书准备今年的科举,只是这去长安的盘缠都是个问题,想到此,他心道就是豁出面皮不要,也要去看看。

    如此想着,他晚上匆匆吃了饭,第二天天不亮便去了都督府,这时他是第一个到的。

    尽管昨天有很多书生鄙夷报童,但是和他想的一样,今天还是有不少书生前来。

    他是过来人,心知这些年轻书生十分要面子,当着众人即便心里想法不一样,也要附和一番,但是仔细想想,还是能想得通的。

    等了一个时辰,忽然一阵马蹄声吵醒了昏昏欲睡的范增,他抬起头来,只见一个丰神俊朗,身穿脸色锦袍,腰带玉佩的年轻公子纵马而来。

    年轻公子身后跟着两个虎背熊腰,面色凶悍的护卫,看起来便是身经百战的老兵。

    “齐王殿下。”

    “没错,是齐王殿下。”

    “……”

    有些书生认出了萧铭,彼此交谈。

    范增一怔,心中极为紧张,这报童之事齐王亲自到来,看来是极为重要的职位,他顿觉的自己没有了希望。

    眼见齐王到了面前,等在都督府的门前的书生激动地躬身行礼,齐声呼道:“参见齐王殿下。”

    萧铭从马上下来,对等在都督府前的众人说道:“诸位免礼,今日诸位能来,便是对本王的信任,诸位请跟本王来吧。“

    见到这么多人前来应征,萧铭还是很高兴的,这说明青州还是有些人才贮备的,至少可以急用了。

    众人跟着萧铭进入都督府,这时庞玉坤也到了,他和萧铭一主一副坐下。

    这时萧铭说道:“首先本王和诸位说说何为报童?”

    坐下之后,萧铭直接开门见山,他一向不喜欢说废话,直言道:“说起报童,就要提到报纸……”

    面对前来应征的二百余人,萧铭解释起来,在现代报童是送报的儿童,萧铭在这里延伸为送报,读报的人。

    一边说,萧铭一边拿出一张报纸,这是器械司连夜印刷出来的第一份报纸。

    “这就是报纸了,诸位可以传阅一下。”萧铭将报纸距离自己最近的一个人,顿时怔了一下,因为这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

    老者显然也注意到了萧铭惊讶的神色,顿时低下头,而是专心看起了报纸,摇头晃脑地读起来。

    庞玉坤这时候也注意到老者,但是范增念出文字的时候,他赞赏地点了点头,对萧铭说道:“倒是字正腔圆,只是这年龄……”

    范增听见关于他的讨论,顿时竖起耳朵。

    萧铭笑了笑,说道:“姜太公八十遇文王,廉颇老矣,尚能饭否?本王倒是觉得无妨。”

    范增闻言,神情亢奋,越发大声读了起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