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钢铁皇朝

76.第76章 审问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萎篙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这首诗出自宋代的苏轼,但是此情此景无不让萧铭感慨和此时的多么的契合。

    牵着耕牛走了一亩地的距离,萧铭将耕牛还给了那个士兵,而此时他已经累的满头大汗,没有现代机械的原始农业,春耕和秋收都是很累人的。

    鲁飞这时哈哈大笑走了过来,“殿下,末将以为殿下只会弓射犬马,没想到干起农活来也是一把好手。

    萧铭几乎一个我小时候常干这个说出口,但是反应过来说道:“这有何难?不过是学着士兵们而已。”

    回忆着自己的前世的童年,萧铭甚至有些心酸,因为从小他便不知道自己父母是谁,一直和养育自己的老奶奶在一起。

    可惜,在他工作一年之后,奶奶也是去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来这里之后倒是没有多少挂念,很快适应了这里。

    “即便如此,殿下恐怕也是大渝国第一个会耕地的王爷了。”鲁飞嘿嘿笑道,接着话锋一转,说道:“殿下,这个建设兵团农时生产是没问题了,但是这闲时也得练兵不是?这青州军的盔甲……”

    干活的时候,鲁飞一直欲言又止的,原来是说这个。

    他说道:“我答应的事情一定会办到,下个月底,第一批板甲,弩箭,陌刀就会抵达青州大营。”

    “陌刀?弩箭,为何不是弓箭?”萧铭只是答应给青州军装备,但是具体的装备鲁飞还不清楚。

    现在萧铭说出来,他不禁疑惑。

    “今天时间也早了,明天我带你去亲自看看什么是陌刀?”萧铭说道。

    鲁飞惊喜道:“谢殿下。”,青州军实在穷怕了,这见了武器装备就和狼见了肉一样兴奋。

    在小清河的河水中洗干净腿上的淤泥,萧铭起身要走,一抬眼忽然看见一条巨大的黑影窜过去。

    他仔细看去,那竟是一条巨大的鲤鱼。

    而在鲤鱼之后,又有一大群鱼游了过去,毫无污染的自然环境让这里的鱼群肆意的繁衍,这让他心中忽然升起“孤舟蓑笠翁”的田园之感。

    这段时间忙倒是忙了,不过适当的休闲也是必须的,他想着是不是让陈琦给自己打个鱼钩出来钓鱼。

    一路上想着,萧铭一边向王府走去,现在封地困窘,农耕生产自然是一部分,但是养殖同样也是农业的一部分。

    而这部分长时间被忽略,很多人说宋朝是因为丢失了养马地才会导致战马数量不足,但是宋朝混乱的马政也是难以推卸责任。

    萧铭从这次购买耕牛的事件中也同样感觉出了养殖业的重要性。

    所以在农耕之后,他下面给各州县生产队的任务就是养殖,牛羊骡马鸡鱼猪,每样都不能少。

    回到王府,萧铭简单吃了饭,正准备写一份关于养殖的政令,这时紫菀走了过来,对萧铭说道:“殿下,下午你不在的时候,魏王殿下的人下午到了王府,让奴婢禀告殿下一声,魏王五日之后回抵达青州拜会殿下?”

    “魏王拜会我?”萧铭像是听见了天大的笑话。

    这个魏皇叔从自己来到这里就没有给过他任何实质的帮助,即便是三年前,他干的也是和当地豪族一样的勾当。

    聚集了兵马在边境自卫,而没有向萧铭的封地派出一兵一卒。

    而且这耕牛的事情,他又摆了自己一道,不断抬高耕牛的价格,让自己损失了十几万两银子。

    现在他居然会屈尊来拜访他。

    仔细想了下,萧铭顿时明白过来,恐怕这魏王来的目的不单纯,鲁飞从沧州抓获的商人还在青州大牢中。

    这魏王这么快就过来了,看来这商人的肚子里的货很多,他有必要审一审才是。

    丢下纸笔,萧铭直接差人去把鲁飞找来,连夜提审这个叫周子瑜的商人。

    青州大牢。

    这是位于青州军隔壁街道的一座牢房,隶属青州府衙管辖,平时城中捕快抓到作奸犯科的人都会关押在这里。

    因为隔壁就是青州军驻地,青州大牢一向很少有人敢打主意。

    所以,鲁飞这会大胆的把这个商人关押在其中。

    “殿下,这个就是那个商人。”鲁飞说道

    青州大牢内昏黄的灯火摇曳,牢房的走道阴暗潮湿,其中散发着令人作呕的腐烂味道,已经混着馊食物,粪便恶心气味。

    周子瑜被关押在最里面,不同其他犯人的萎靡,他反倒是一副轻松自得样子,仿佛是自己随时可以离开。

    “周子瑜,你倒是自得其乐。”鲁飞吼道。

    此时正侧卧在地上的周子瑜站了起来,走到牢门前,他看了眼鲁飞,又看了眼萧铭,拱手道:“这想必就是齐王殿下吧,草民周子瑜见过殿下。”

    萧铭饶有趣味地盯着周子瑜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是齐王?”

    “这青州城能让鲁飞校尉亦步亦趋跟在身后的人,也恐怕只有齐王殿下了。”

    “你观察倒是仔细,看来你也是个聪明人,那么本王就直说了,你是不是受了魏王的指使走私战马,这魏王走私战马的用意何在?”

    周子瑜闻言哈哈大笑:“殿下,你认为我会冒着得罪魏王的下场告诉你这些吗?”

    “难道你就不怕得罪我吗?”萧铭冷冷道。

    “恕草民直言,殿下你难道自认在皇上的心中,你比魏王还要重要吗?若是在魏王和殿下之间选择一个活下来,你说皇上会选富甲一方,兵甲众多的魏王,还是守着一个破落封地,毫不价值的殿…下。”周子瑜揶揄地说道,眼中深处藏着对萧铭的轻蔑。

    周子瑜傲慢的态度激怒了鲁飞,鲁飞扬起马鞭,狠狠抽向周子瑜,一声惨叫,周子瑜捂住左脸,踉跄着后退,鲜血顺着周子瑜的左脸流了下来。

    鲁飞大怒,“大胆狗奴,凭你也敢这样同我家殿下说话,你那魏王便是三头六臂,我鲁飞也不惧。

    说罢,鲁飞扬鞭又要抽下,但是被萧铭拦了下来。

    周子瑜的话很难听,但是确实事实,萧文轩一国之君,万事以利为重。

    如果萧铭需要被抛弃,他会毫不犹豫地被抛弃,此时周子瑜提及了萧文轩,这走私战马中的猫腻,他基本上是看出来了,他说道:“走私战马之事是父皇私下授意魏王的是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